2

分享

00取向心理治療遇到的限制

我以下的部分內容是擷取某篇論文,可能會有大量吐槽人家學派的嫌疑,但我不想要引人注目,所以會盡量隱匿。粗體字的部分就是論文的內容,其他就是我的評論或是回應。
應用00取向(心理治療)遇到的限制 
當年某心理治療中心成立,已經有資深心理師私下評論要讓一群新手來直接學這個學派是否適當,因為過去國外的經驗都是已經有一定年資、經驗的人,在人生有所閱歷,相關經驗也蠻豐富的人才來學習這個學派。但後來,這個學派的某機構傳出來的流言又是,主事者偏好年輕的準心理師 (這是傳說,我無法求證,但已經聽過不只一次了 )。年輕、沒有太多的相關資歷、家裡有足夠的經濟資本(最後一個我加的) ,外加對於權威是有所崇拜的 ( 這是我的觀察,不少這個學派的實習生有深厚的白袍情結與權威崇拜 )。有上述特質的實習心理師會是這個學派的基本受眾。資深者會告訴他們,花大錢接受長期心理治療是正常的,接受督導是應當的,花大錢理所當然。也因此,從經濟層面來說,就可以刷掉一批家庭背景中沒有足夠經濟資本的實習生與學習者。
接下來就是看誰錢花得多的過程,督導和治療被視為基礎,進階的有高額的訓練課程,前面幾期的講者是業界大老級人物,後面幾期的真的只能用每下愈況來形容,有不少是前面幾期的學員,就成了後面幾期的講者。某些名單我看了真的覺得。同學,你自己組讀書會搞不好效果比較好,這些人真的不值得你花這個錢 ( 抱頭 )。但誰知道呢,也許這就是一個用經濟資本轉換為人際資本的過程。人家開心就好,我又有什麼資格可以置喙?(沒有,我完全沒有)
下面三項,根據某論文訪談整理出,在這個學派有可能遇到的困難,我給予一點回應。
1. 較高的個案流失率
治療者是否有足夠的能力,與案主建立關係,並形成心理治療同盟?也就是,我們知道心理治療的目標與療效無法一蹴可及,但案主不知道、病人不會知道。他只會覺得,我都來了,你就應該要幫我解決問題,你要讓我不憂鬱,你要讓我不難受。通常長期心理治療中症狀的緩解約半年,要說痊癒可能都要兩年以上,有些甚至四五年以上。直接坦白說這些,很可能會造成案主的無望感受。「天啊,好久喔,我放棄好了,我是不是沒救了?」可是這對治療者來說本來就是這樣。面對高度的流失率就會產生一些問題。
(1) 留得下來的人,都是自己圈內人,對這個學派有好奇或想學習的人。( 加上這個圈子強烈要求學習者接受長期心理治療。不過,這我可以再寫一篇,這邊就不贅述 )。
(2) 很吃權威性,覺得心理師、醫師講的應該是正確的、應該要服從。
如果案主不是上述兩者的狀況「與案主建立關係,並形成心理治療同盟」就是很大的學問啦。幾點 1. 我理解你的狀況2. 我們有共同目標 3. 無法立刻緩解,但至少我們是站在同一陣線。這個不容易喔。因為急於解決症狀的案主有時處於很焦躁的狀態。很容易引起治療者的反移情,例如: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不夠好或不夠資深,或認同案主的攻擊。
那個厚,年輕小朋友心理師或準心理師,喜歡一開始搞空白螢幕的,有可能會加助案主的焦慮。那流案率就高啦。那個很崇拜這個學派 什麼 冷漠 / 英式高級 /  厲害 / 全能的感覺的 / 願意思考的人。呵呵呵呵呵呵。對不起我看論文看到忍不住笑粗來。會流案率高,正常啦。這論文是好幾年前被產出的的,如果是資深心理師還這樣,真的嗯,好。
2. 環境條件使維持架構受到限制
我必須說,就對於心理學派的歷史稍微有一點了解的人,也可以知道,很多時候學派的演化都是因應時代與環境。架構是一個很玄的東西。我絕對不會說他不重要,甚至寫文章的時候,我不斷強調心理治療架構的重要性。如果絕大多數「道行」還不是很高的人,我會建議要穩住架構。這對於治療者很重要,對於案主也是。但是無論在學校與在機構,這些單位它的設立與目的終究不是為了服務特定學派(大多數啦)。如何去因應去思考架構的限制,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然後我自己超過十年的觀察是,有些已經很資深的人,強調架構是因為他自己非常沒有架構,更不用說人際界線。我很想爆名字,但我不行。一旦失了架構,他們會呈現一種到處亂投射、自由聯想外溢的狀態。意思是,他們的概念化和對於心理治療的理解,會瀰漫到他其他的人際互動中,那真的不是災難可以形容,在心裡想想也就罷了,他還會講出來。然而,在不對的關係中,講不適當的話,大概只有把關係搞砸這個下場。祝福大家這輩子都不要遇到這樣的人,也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不過假使架構不是很穩定,我會選擇把自己內在的架構穩住,因應環境做出一些彈性的調整。有些這個學派的前輩,非常不會做危機處理,但是危機處理(性平、家暴、自傷自殺....等)真的對於心理師來說很基本。基本的危機判斷與因應能力真的比如何穩定架構或是如何詮釋還要來得重要。這些看起來很基本很行政的東西。對於機構、學校來說非常非常必要。
3. 艱澀的理論與受訓歷程
可能是因為小時候受過社會學的訓練,老早習慣那種一堆翻譯成中文都已經看不懂,還要看英文的學習時光,真的還好。只要你習慣這種有看沒有懂的氛圍,如果慧根夠,持之以恆,多數有能力念到研究所的人,應當還可以克服。
比較讓我詬病的,大概就是受訓歷程中,大量的金錢投入與人脈連結,會讓我很恐懼。各位,那個不是一個坑而已,那個是一個你看不到底的錢坑,而且進入那個群體與脈絡中,多少會相互比較。你可以感受到那種,當有錢人家的孩子大把大把的錢投下去的時候,你知道自己不是和他們站在同一個社會階層水平面的感受。一種感覺自己不應當存在那個地方的感受。我會覺得,真的不要勉強自己。因為學習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要靠花大把的鈔票。
最後,我對受訪者自我形象- 「全能的感受」的期待有一些質疑,就整個讀起來,我的感受是,受訪者關注於自己大於案主( 或外在所處環境)。這是一個蠻......特別的事情。但也符合我長久以來的觀察。就是治療者很多的關心在自己的形象、樣態、期待。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沒有一位心理治療師是「全能的」,尤其我在學校工作,今天案主或學生有任何好的改變,絕對不是因為我一個人做了什麼,而是系統中所有人的努力,家長給的空間、導師的調整、科任老師的幫忙。而且,我也會犯錯,是人都有犯錯的時候,所以我不會期待自己全能,而是希望自己在反錯的時候能夠有所覺察與改進。我希望我有足夠能力能理解與貼近案主的感受,我可以當一個轉譯者,告訴系統中的其他夥伴,案主怎麼了。讓案主有機會被理解與靠近。我對於全能的感受或是什麼英式高級,真的沒有興趣。
好吧,我終究不適合這個學派。
心理師 心理治療

Photo by Marcela Rogante on Unsplash

#心理師  #心理治療 
分類:職場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高中特教] 社會技巧遠距教學材料
  • 下一篇
  • [高中特教] 疫情下的提醒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