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山農業帶來垃圾污染

高山農業雖然能降低冷房的費用,
或者是提供冬季蔬菜,
但帶來的污染和土石流失也很恐怖,
而且那些短視近利的農夫,
種完之後,拍拍屁股走人,
卻留下未來災害的因子,
讓當地人承受...

住山上仍要到別處找水 山下水還能喝嗎? 高山農業垃圾汙染 用水亮紅燈
 更新日期:2010/04/05 02:35 廖肇祥、陳世宗/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廖肇祥、陳世宗/綜合報導】
自來水怎麼來的?是水庫。水庫的水來自何處?中央山脈。台灣主脊的環境攸關全國人民健康,但大梨山地區的水源因有農民任意傾倒含農藥垃圾,長期汙染之下,山下中彰投的都會區用水安全,因高山農業而亮紅燈。

今年三月,退輔會福壽山農場內的台中縣和平鄉垃圾轉運站爆量,垃圾堆比圍牆還高,清潔隊清了十天還是清不完。鄉公所督導員黃傑表示,轉運站很小,華岡農戶圖方便載來傾倒,因山區垃圾清運難,過去管理員多能通融。但有些華岡地區農戶垃圾幾乎不分類,劇毒農藥罐混在一般垃圾裡。

華岡高冷農作區位於合歡溪、北港溪的分水嶺,順華岡四區產業道路上行,往邊坡下探,被規模驚人的「垃圾瀑布」震撼,從產業道路綿延至溪岸三、四百公尺,整片山坡寸草不生,連昆蟲也少見。
翠巒村長張文德指出,垃圾坑無植被易崩塌,埋在枯草堆或土裡的垃圾可能數倍於表面。七二水災(敏督利颱風)後,產業道路柔腸寸斷,垃圾車上山、下山都難,脫班是常態,山上無焚化爐,農民以鄰為壑,垃圾丟棄在林班地,汙染合歡溪與北港溪。
合歡溪是大甲溪主要支流,汙染溪水流進德基水庫,再供應大台中地區民生用水,翠巒部落位於北港溪旁,當地原住民說,「小時的昆蟲玩伴都不見了,連青蛙叫聲也沒了,感覺我們快要滅村」,「我們住山上的還要到別處找水,你說山下的水還能喝嗎?」
德基水庫管理委員會工程師王煌錡說,德基水庫集水區內的水質主要受懸浮固體、總磷、生物需氧量及大腸桿菌群濃度影響;懸浮固體的產生受降雨與砂石、漂流木等因素影響。目前德基水庫區內的水庫源頭測站、南湖溪及松茂站等三處都有懸浮固體濃度過高情形。
記者採訪過程中翻到數罐農藥「加保扶」,農藥資訊服務網資料指出,加保扶為殺蟲劑,毒性高,屬急毒性,人類長期食用有農藥殘留的蔬菜或飲水,可能造成肝臟病變。
華岡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劉志斌無奈說,協會只能道德勸說,華岡垃圾坑至少五處,其中一處離華岡檢查哨約二百公尺,連警察也管不動,一般人怎麼管?設鐵絲圍籬,沒公德的農戶照丟。
張文德感嘆,大梨山的農戶多來自宜蘭、台中,不是原住民,只想「地盡其利」,錢賺飽就跑,留下光禿禿的山林和有毒垃圾。
根據《農藥廢容器回收清除處理辦法》規定,業者應執行回收,並宣導規定事項,但此法早在八十六年九月廢止。梨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賴盛功直言,「山上根本沒有農藥罐回收點啊!政府不收,有良心的人帶到山下,沒公德的就往山下丟」。
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技師黃義仁指出,大梨山地區二千五百公頃已開發土地衍生的農業垃圾量恐比中小企業驚人,但自從農地放領後,退輔會失去土地管轄權,垃圾由各鄉鎮公所清潔隊處理。
「破窗效應」下,高冷農作區小垃圾堆成了大垃圾坑,張文德無奈說,垃圾坑極陡,派人力下去清像是耍特技,居民只能卑微的盼望,「別再製造山林新的傷口,別再讓我們心痛」。
分類:登山

"綠茶先生"致力以”organic"基本精神:生態、健康、公平、關懷,來提昇生活品質;也與伙伴經營"permaculture"式之永續農場,愛護我們的土地,歡迎大家持續來"綠茶的有機生活"共同成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