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火神的眼淚-回想

台灣 連續劇 火神的眼淚 ptsd

看著一個人離去,而無能為力救他的心情

最近很紅的國產連續劇「火神的眼淚」,寫出了很多台灣刁的故事。
雖然說大家總是會說現實沒這麼恐怖啦,人哪有這麼誇張!是啦,但畢竟他是才不到十集的連續劇,要詮釋出這麼多消防員的辛酸史,總是會像是一本歷史課本一樣濃縮。
張志遠的PTSD (每次都會記成PTSG 南台灣小姑娘)暴露年紀;是從他童年失去哥哥開始,而立志成為消防隊員。但他一路一直背負著各種壓力,到最後無法承受了。
讓我想起我高一的那一年九月,九二一大地震,我家隔壁的整個社區瞬間三樓變成一樓,上面有很多住戶在陽台上揮動著衣物,希望有人看到他們。但超高大樓,只有一場場的悲劇。
有人光著身體圍著一條浴巾,從二十幾樓爬著水管從外牆爬下來,腳上的血直流,也有人不斷的在陽台上哀嚎著,我跟我媽一直跪在地上大哭,另一端的埔里天空整個紅色,就像地獄般的恐怖(埔里酒廠大火)然後一陣陣的餘震,每一次餘震後哀嚎的聲音就會少一些。
我們這裡,就像是被遺忘似的,沒有什麼消防車,也沒有什麼救護車,就連新聞報導也很少。
但事實上真的很多人離開了,而我跟我媽哭的點都是,這些人就在我們眼前離開了,我們手無縛雞之力,我們只能看著一個個壓在陽台中間樑柱的人。
媽媽一直跪在地上念著佛號,而我只看在旁邊一直覺得世界末日真的來了。
九二一過後,我一直覺得自己沒事,高二那年,我就因為偏頭痛導致壓迫視覺神經,到了下午眼睛就會看不見,晚上就會哭醒。
當然,或許這一切不只是只有九二一的問題,跟我在學校的交友狀況也有關係,我的交友狀況並不順遂,十幾歲的我還處於那種覺得同儕很重要,所以一直只想要去討好別人,為別人而活但卻不斷的碰壁。
那種壓力,一層層的堆疊,但我都以為我沒事。
當然沒有像志遠這麼恐怖,還有錢小姐走出來或是他哥哥走出來講話,戲劇化了點啦,那種應該是要先帶去城隍爺收一下。
但那種恐懼是不自覺的,還記得某一年過年,台南唯冠大樓倒塌時,我整個像是崩潰一樣,看到新聞畫面時,我整個就像是被拉回去以往的記憶似的無法自拔。
我才發現原來,我自己的心中堆疊了這麼多事情。
兒時被霸凌,九二一地震,學校排擠,感情狀況 每件事情就像在心中不斷被插上一刀。
每個人只會跟你說「你別想太多」這不是自己說不想就不想了,我也不覺得我壓力很大,但我就是眼睛張開的過了每一個晚上。
六七前年,我開始正視這個問題,開始用藥物控制睡眠狀態,或許用藥物無法解決心中真正的問題,但至少我有好的睡眠品質。
至於,那些壓力是否有排解呢?我也不知道,但似乎有比較好了。
很多時候,自己都覺得沒問題的事情,卻常常不小心往自己心中去了,偏偏自己卻沒辦法控制他們離開。
「放下過往的人跟事,他們才不會成為自己的羈絆」 這是我這幾年學會的,離開的人,就離開吧。忘記的事情就忘記吧。
#台灣  #連續劇  #火神的眼淚  #ptsd 
分類:影劇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遺物整理師Move to heaven
  • 下一篇
  • 你自己看著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