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屢敗屢戰的張清進

如果說屢敗屢戰要找一個代表,
我想"張清進"是蠻適合的,
畢竟歷經種菜和種蘭花之失敗,
還能再從藥草找尋機會真是不簡單,
後來健保普及,藥草市場萎縮到六分之一,
而他竟然想到過去曾學餐飲在飯店工作,
運用於做藥草料理,
因為他正符合樂活精神--勤儉,
絕不讓沒賣出去的蘆薈浪費,還因此成為模範。
遇到困難不要害怕,
反而要去尋求生機,
因為過去的遭遇,
都是為了將來的成功...
由於該篇TYBS報導並沒有連結位置,所以直接截取文章,
其來源出自TVBS-NEWS
【一步一腳印】跌跌撞撞藥草路 曾法神農今成料理手
記者:徐沛緹      攝影:陳柏華    報導    
     
蘆薈長到半人高,光是肥厚的葉子一片就重達2公斤,要把這種多肉植物養到又高又壯,當了十幾年農夫的張清進,本來以為只要土地肥沃雜草不生,更何況藥草不像蔬菜水果,不需要加化學肥料不必擔心蟲害,轉做蘆薈應該不難。  
藥草園主張清進:「它冬天怕太冷譬如說我們寒害,15度以下它會有寒害,還有夏天他怕西北雨,如果中間有雨水然後又出大太陽,它可能從中間就爛掉了。」  
太冷太熱太濕全都種不好蘆薈,張清進回首這段經歷,發現種蘆薈的過程波折不斷,和他幾次農耕創業,大起大落的遭遇很類似。  
20年前學餐飲的張清進,在五星級飯店的西點廚房工作,已經有4年,目標是出國再進修,突破當時的工作瓶頸,可惜經濟環境不許可,家人勸他父母都年紀大了,希望他早點回鄉種田。  
張清進:「3點半起床,因為我們自己要到批發市場去賣菜,要種還要賣很辛苦,後來我們出過一次車禍,睡著了,太辛苦了,如果我3點半起床,我大概10點要睡覺,如果11點睡只有4個半小時,睡眠時間會覺得好像好累。」  
剛回家種田張清進就受不了,凌晨3點半起床賣菜,下田的時候還得彎腰蹲低,風吹日曬,農人看天吃飯的宿命他更是無法接受。  
張清進:「我最大的打擊是就是颱風來,你可能不是沒有收成,是整個都損壞,還有損失,我記得79年、80年那時候,颱風很大,那簡直是曾經一個禮拜兩次颱風。」記者:「整個都沒了?」張清進:「對,整個這個都變形了。」  
幾場颱風下來,半年就損失上百萬的蔬菜收入,張清進深怕悲劇重演,決定把種菜學會的農耕基本技術,轉做高經濟價值的蘭花。張清進:「就一直說那個很辛苦,能不能賺,所以就想說要去種蘭花,那時候又因為大溪那時候很流行種國蘭。」  
張清進把家裡原有的農地,全部搭起溫室改成花房,準備迎接新來的嬌客。張清進:「國蘭就像玩股票,一棵蘭花我們最貴買到1千多萬,那時候賣一棵蘭花是名車一部,我最多蘭房,大概有好幾千萬,比這個小一點點,有2層保護,又是監視器、又是保全、又是狼狗。」  

蘭花單價高賺錢快,還不用清晨起床賣菜,張清進開始把手邊的錢都往下投。張清進:「因為人都會貪,就像買股票,譬如說我第一次買的蘭花,我記得我是買30萬,那顆大概賣了3百多萬,哇,我1年很辛苦這樣種菜,1年可能還種不到2百萬,為什麼我種一個蘭花1年的時間,我就種了2百多萬。」  
如果說養蘭花就像買股票,張清進後來就是犯了追高殺低這個大忌。張清進:「那你不曉得那個賣點跟那個停損點,你一定會想說沒關係啦,如果我今年沒有賣,我明年更多,那蘭花這個東西是物以稀為貴,它並不是愈多量,量愈多價錢愈低,當你有那個量的時候,那個價已經不在了,那你想賣也賣不出去了,因為那個是一種炒作的。」  
這次慘賠已經不像上次,蔬菜被颱風吹壞的損失是以百萬計價,高單價的蘭花賣不去,張清進最後總共賠了1千多萬。張清進:「那一波是我人生的另一個谷底,但是讓我提早體會到那種壓力,我覺得對我的人生是好的。」  
種菜養蘭接連兩次都失敗,張清進悟出創業沒那麼簡單,背了上千萬蘭花債,他急著找個加快還債的機會重新開始,雖然也曾想過離開農園,卻又覺得放心不下家裡的田,既然是農家子弟,不管是種花種菜,他還是想從這片土地東山再起,只是已經沒有錢再找資源,張清進剩下的只有養蘭的溫室。  
張清進:「因為是在我人生的谷底,因為是我從種蔬菜一路已經不平穩到種蘭花,追高然後殺低的時候,負債了1千多萬,那只有一個想法,什麼樣的工作可以讓我很努力的工作,可以趕快把這個債還掉,剛好有一個朋友他們種藥草種得很好,他說你現有的設施種藥草,雖然沒有經驗,但是你有設施,有種蔬菜的底、種蘭花的底來種藥草,一定非常好。」  
朋友的話點醒他,蘭花嬌貴他都種過,換成藥草應該相去不遠,況且藥草沒有四季之分,價格平穩,利用現有溫室遮風避雨,比起採收野生藥草,更容易賣得好價錢。張清進:「一般藥草,我們知道藥草都是野生的,它是長在外面野地野地的環境,當然是因為我們種蔬菜有設施有溫室、有網室它可以調節它的產期,譬如說冬天的東西它怕冷,我們在溫室裡面可以種,也可以有辦法採收,人家沒有我們有,夏天太熱的時候,我們用溫室用遮陰用降溫的方法讓他生產,人家沒有我們也有,所以我們就產生,在這個行業裡面有競爭力。」  
定出溫室種植藥草的競爭力,張清進專選高單價藥草栽培,急著早點賣好價錢還債。張清進:「我會去找一些一個不好栽培,一個是很少的,像石蓮花,我們在十幾年前一斤,石蓮花那時候從1斤2百元開始,現在賣到1斤30元。」  
但他心急收成,田野山間到處採種,在園子裡撒下多達2百種藥草種子,一時間又分不清,誰是藥誰是草。張清進:「因為藥草本來就是草,那如果不會用它就是雜草,會用它就是藥草。」  
張清進:「這是雜草這是散血草。」記者:「那你要怎麼分?」張清進:「其實你看就知道了,它一樣有絨毛,但是它是圓的它不是方的。」  
為了在短時間內認識藥草,張清進天天拿著圖片到園子裡對照,而且色香味都得從自己的感官去辨識。  
張清進:「像這個就是我們的藥草了,這個如果喉嚨痛咬一咬,大概3分鐘就治好了,它消炎非常好,但是很苦非常苦,這是散血草。」記者:「所以那個時候有自己嘗過嗎?」張清進:「很苦,我們常常嚐百草,藥要常常嚐,吃那個味道,吃完之後看有什麼感覺,譬如說吃完之後喉嚨會,如果說會這樣吞嚥困難,那它通常都是有毒的。」  
既然效法神農氏,所以遇到個性比較剛烈的藥草,也就特別容易讓張清進留下深刻印象。張清進:「吃到了只是苦,或是像我們有那個『火巷』,吃沒有,就是這樣碰到,滴到手之後用肥皂洗過,然後洗臉,洗完了臉又紅又腫,要大概3、4個小時,看眼睛也沒有用,看眼科也沒有用,那就是外面的中毒去刺激到皮膚,或是過敏像蘆薈刮到或是有毒的植物,會整個手腫起來。」  
幾年前藥草市場,開始流行起美白降火的蘆薈,張清進選種高單價的大型蘆薈,經過風吹日曬雨淋的教訓,發現把蘆薈也種進溫室裡,最能穩定品質,那時萬華的青草街需求量大,張清進得天天早晚搶收,蘆薈供不應求,但溫室面積又不如田地寬廣,張清進就想何不把蘆薈種密一點,讓它多多發芽,爭取空間增加產量。  
張清進:「而且又不能種得太密,你太密的話,它沒有空間舒展,它長不大,以前剛種蘆薈的時候會捨不得,因為一棵蘆薈就發了很多小苗,都捨不得去拔它,所以那個媽媽跟那個兒子,兒子養愈多媽媽就長得不好,所以我們種藥草一樣要捨得。」  
種藥草也要捨得的道理,衝擊到急著還債的張清進,而好不容易穩定的蘆薈收入,也遇到另一個難關。  
張清進:「早期很多人會去買藥草,因為我人不舒服,感冒就去買藥草來煮茶喝,或是我發炎可以這樣弄,健保普及之後,大家都去看中醫,看醫生比較方便,所以它市場一直往下掉。」  
張清進苦心栽培的藥草,市場需求量萎縮到只剩下1/6,從種菜種蘭花到種藥草,每一次看似成功卻又遭遇挫折,10年前那次藥草市場受衝擊,他又得再度突破難關。  
張清進:「會做創新,是因為本來我們中藥草就像賣菜一樣論斤計較的,那後來藥草市場因為健保的關係,市場慢慢萎縮的時候,就等於說種的東西供過於求,賣不出去,才想說回來做加工。」  
張清進:「以前我們煎那個煎餅一次要3個鍋子,老外(主廚)太慢會敲你。」  
這次張清進想起他的老本行,把他種的藥草帶進廚房。張清進:「把我原來以前種蔬菜的底,種藥草的底結合,我以前種西點心的,一些對香料植物的概念,做一個結合,所以我做的餐飲會結合一些比較美學,然後自然的元素,那我想這樣子做出來,也是自己的興趣。」  
過剩的藥草用來入菜,剛好符合養生概念,肥美的蘆薈切成薄片,正適合涼拌。張清進:「要10年工,不是不要10年功啦,切起來是不能破壞掉,而且是要薄薄的。」記者:「要10年工喔?」張清進:「沒有啦,10年要練過啦!」  
料理蘆薈的時候,張清進也捨不得不浪費擦擦雙手,手上的蘆薈汁液還有妙用。張清進:「保養一下,我們種田的手這樣算很漂亮了。」  
園子裡賣不去的藥草,張清進就把它們冰鎮成蘆薈沙拉、蔬菜手卷、香椿拌麵,各種養生料理,開設藥草餐廳,幾年下來養生料理的業績,反而比以前只賣藥草生意還要好。  
餐廳外各種藥草植物還能做生態教學,滯銷的藥草不至於荒廢,找到了新價值,把藥草創新為食材的點子,還讓張清進得到模範農民。  
從種菜養蘭到種藥草,張清進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也因為挫折遇多了,從前面對的每一個阻礙,反而都變成他現在汲取到的養分。  
分類:親子

"綠茶先生"致力以”organic"基本精神:生態、健康、公平、關懷,來提昇生活品質;也與伙伴經營"permaculture"式之永續農場,愛護我們的土地,歡迎大家持續來"綠茶的有機生活"共同成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