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微醺之夢

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微醺的夢,三天像是醉酒,水蜜桃搭配鳳梨的那種雞尾酒,裡面有冰塊,讓人一口接著一口喝,不知不覺就醉了。
我在深夜迎接你的到來,高大的身軀騎著車載著我。我們在陌生的環境,一張床兩個枕頭一條棉被,分得很開。
關了燈,點燃橘黃光的夜燈。我說:「每晚我都一定要抱著一個東西睡。」只是一個開場白,你就伸出手臂回應:「想過來就過來吧。」我鑽了過去輕輕地聞著你身上的味道,是男人的汗味混合著淡淡菸草。
聊著一些話題,打破一些沉默,入睡的夜如此焦躁不安,冷氣運轉的聲音,戶外的靜謐配上馬達規律的運轉聲。擁抱開始變得溫暖,有多久沒有體會另一個人的溫度,沒聽到另一個人規律的心跳,我們都睡不太著。往上看著你長長的睫毛和眼睛,上下地打量對方。
突然,我們親吻了起來,舌頭嘴唇在攪和,手也不再安分。你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慢慢撫觸游移,親吻著我的耳朵,一邊在我耳邊說著:「可以嗎?」一邊慢慢往下探索。全身觸電般融化,無法克制自己的理智......
像兩頭渴望融合一體的野獸,希冀溫柔溫存,佔有屬於彼此的時刻。「可以嗎?」「你確定真的可以嗎?」溫柔的嗓音在身邊縈繞......
天一亮,收拾行囊,我們體驗了古城的緩慢步調,太陽很大卻是溫和的光照,你背的行囊很重,卻走得很慢,因為你來自忙碌的城市,這裡像是被撥慢的時鐘,感覺連雨滴下來都會在空中停留,但事實上,這座城市卻是烈陽高照,太陽曬得肌膚乾乾的很舒服。
醒了,但床單卻停留著淡淡的菸草味,究竟是夢還是現實,分不清彌留的界線,也許這只是一場夢,嘴角卻有淡淡的酒香餘盡。
#雞尾酒  #鳳梨  #水蜜桃  #冰塊  #身軀 
分類:藝文

喜歡思考,喜歡問為什麼?喜歡寫文字,喜歡看文章,更想要把腦中的想法記錄下來。把眼前所見的事情所見的現象寫成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評論
上一篇
  • 擁抱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