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

分享

被围困的贝蕾特 第三章

第三章  威严
“这东西上散发着跟我一样的味道。”艾比盖尔用扇子敲了敲那本花哨的笔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红茶。“即使它现在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我确定,它属于我的同僚。虽然我不清楚是哪位同僚的手笔,反正——反正依照上面所写的,你找到了它,它就属于你,而且不会轻易易主。魔神的所有物可是不得了的好东西,好好使用吧。”
“那,怎么使用呢?”妲利安捧着笔记本发愣。
“怎么用需要你自己发现啊,这本笔记现在的主人是你。这个世界存在不同体系魔法,每个人的天分不同,魔神的创造物使用方法更加不同,问我也白问。”艾比盖尔打了个哈哈,很显然是敷衍。
艾比盖尔今早只是粗略打扮一下,一大清早就跑来砸妲利安的门,把妲利安从壁炉前拎起来。妲利安发现,这个反复无常没耐心话多任性自作主张惯了的魔神比想象中要机灵很多:
她先让女仆们在门外候着,自己进门就指挥妲利安将染血的毯子垫子枕头睡衣统统丢进壁炉里,然后点了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之后叫女仆们进屋摆茶点,但很快就又急匆匆地把女仆们赶了出去。
艾比盖尔打着扇子,将沾了血的烛台踢到床底下——那是昨夜杀死妲利安的凶器,然后她把自己眼前的甜点推到妲利安面前,一脸漫不经心。
“这本笔记你有的是时间研究,没什么要紧的。我可是有很多事情要讲呢!”
说着,艾比盖尔清清嗓子,把系在脖子上的丝巾拉开,给妲利安展示她脖子上那一圈紫色有些发绿的勒痕:“先从我开始说起吧。我已经告诉过你,你现在看到的我并非真的我。我这副身体的前主人是个在这个地方不受宠自己也懦弱无能的软蛋。她是中了缓慢型诅咒,受不了折磨,把自己吊死了,我就被安放在这具身体里。”
妲利安咬着蛋糕,愣愣得看着艾比盖尔把丝巾系回去,又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只吊坠,啪一下甩到眼前的桌子上。吊坠上镶嵌巨大的绿色宝石,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只是,那宝石向外冒着一些说不出颜色的诡异光点。
“这是……”
“是诅咒的残留物。不错嘛~一下子就能看到!不愧是我的眷属!” 艾比盖尔从不吝惜自己的赞扬,她忽地合起扇子刮自己的脸颊,带着遗憾的语气感叹道:“难得这身体有这么一副妖冶又威严的脸,结果却这么没用,这点小小的诅咒都承受不住,真是太浪费这长相了。”
妲利安审视着艾比盖尔。这女孩要比妲利安更矮,模样也更精致娇小,举止投足自带不怒自威的气场。
毕竟,人家是个套着人类壳子的魔神,不是人类,不怒自威是理所应当的吧。妲利安这么想着,说道:“威严的是您,并不属于这副壳子。”
艾比盖尔非常喜欢听别人夸赞她,瞬间喜笑颜开:“哎呀你很聪明,我喜欢你!等我回到赫拉蒙山,提拔你当我麾下的将军怎么样?”
妲利安却不是很想接她的空头支票,目前自己搜集到的消息没有一个是好消息,她们两个都是被害死的——未来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周围危机四伏,到了晚上能不能安然入睡都是问题。
“这个,多谢您的抬爱。时间还长,我们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吧。还请您说明,您召唤我来的目的,您想要我做什么,还有我必须帮您完成的任务是……”
艾比盖尔沉吟一会儿,说道:“其实,任务的内容并不具体。简单,但很难。”
“啊?”这个回答跟没回答毫无区别。
此时窗外的钟声再次响起,这次只敲了一下。她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向窗外望去。窗外的天空一片单调的亮白,雪看起来已经停了,密集的雪云面无表情地挤在城堡的塔尖上,好像一副苍白的脸。
“这个嘛,就说来话长,要从头开始讲才行。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得先去一个地方,然后慢慢说。”艾比盖尔摇了摇桌子上的铃铛,女仆们鱼贯而入。悄无声息地立成一排,等她发号施令。
“给小姐梳妆。我要带小姐参观城堡。”她一声令下,女仆们迅速行动起来。
艾比盖尔阵仗颇大,带来的女仆有十个。有两个很快搬来一个屏风,两个端着便桶候在一边,一个给她梳头发,两个给她穿衣服戴首饰,还有一个准备鞋子的,其中一个制服稍微有点不同的女仆看起来是她们的领头,先一步出列扶妲利安站起身引她到屏风后,余下那一个规规矩矩回到艾比盖尔身后给她的茶杯里添茶倒水。过程迅速且安静,一句话都没有。她们都谦卑的低着头,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妲利安的脸。
妲利安虽然忘记了自己是谁都做过什么,可从原本世界学到的知识还在她的脑子里。就艾比盖尔的架势,让她想起原本世界里一个著名的国王,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四。她的脑海中,她那个曾经在的世界有过等级森严的时代,什么位阶带多少仆人穿什么衣服衣服上绣什么而花纹都分得清清楚楚。
她由着女仆们摆弄来摆弄去。她们给她穿上漂亮的裙子,披上缝了野兽皮毛里衬的厚实披风,穿上天鹅绒做面的鞋。
艾比盖尔的仆人训练有素,妲利安打扮停当,跟着艾比盖尔出了门,来到了屋子外头。
妲利安暂住的别苑外面附带了花园,高大的花园墙将风挡在墙外,周围格外安静,只有她们踩在新下的雪里的声音。花园里的植物被大雪覆盖,目之所及白花花一片,跟什么活物都没有似的。艾比盖尔和妲利安走在前面,那几个女仆排成两队保持在十步外的距离跟着她们。这个距离很好,她们听不到主人的对话,但很容易能看到主人下达的指示。
没有下尽的零星碎雪落到艾比盖尔细嫩的皮肤上,化成细小的水珠,然后被干燥的空气收去了。她长得很好看。妲利安始终这么认为。
妲利安暂时无法估计这座城堡占地,她只知道走出别苑就花了些时间。她们在巨大的建筑里左拐右拐,沿着空荡荡的回廊,横穿空旷无人的中庭,最终在一堵石头垒的高墙下停下来。她抬头,看到巨大的石块有序的堆叠直上,不知是什么建筑。入口处有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站岗。看到艾比盖尔和妲利安,骑士赶紧行礼。
“日安,尊敬的贵女。”
“开门,我在引领贵客参观城堡。”
骑士闻言,起身拉动木门上的黑铁拉环,大木门徐徐打开。那扇门很重,是用厚实的桦木做的,上面还打了加固用的铁钉。门后的空间不大,除了一个回旋而上的石梯之外别无他物。
一行人鱼贯而入,原本就不宽阔的通道里挤满了人。艾比盖尔捞起前摆先行一步踏上石梯,她挥挥手里的扇子,那些女仆停下来,后退了几步停止跟随,并排立在底层的墙根下。
妲利安跟着她登上石阶,从下方涌上来的气流向上翻,推着她厚重的裙子。
“你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听话吗?”艾比盖尔回过头来问她。
经过艾比盖尔这么一问,妲利安忽然想到梦里那个陪着她来到这边的女仆到现在都没有现身。
是逃走了,还是玩忽职守?
妲利安体会到“刁奴欺主”的含义,想起方才艾比盖尔说的,她自己的原身在这里也不受待见的事实——这些女仆顺从又安静,应该是艾比盖尔施压震慑过了,而且效果很好。
“大概猜的到。”她回答。
“你很聪明,我喜欢你。”艾比盖尔发出满意的笑声,“那些人类胆大包天,但又懦弱胆小,她们看到大量血迹就会尖叫,会恐惧。之后才变得听话。”
艾比盖尔踏上最顶级的台阶,放下裙摆,一下一下用扇子敲着手心,继续说道:“七天之前,我刚醒来的那个清晨,服侍我的人竟胆敢粗暴地对待我的头发。我的君主告诫过我不许随意杀戮人类,我就大发慈悲没有要了她的命,只是把她的手砍掉而已。哈,她居然能发出那么大的噪音,我就索性拔了她的舌头,结果更多吵得要死的人类跑来——毕竟我不想闹大,所以最后不了了之。”
妲利安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她们来到这座建筑的顶层,妲利安向四处望望。原来,这里是这座堡垒的城墙之上,宽阔而且视野极佳,外侧是整齐的箭塔。她们继续向前走,登上城堡一侧更高一些的箭塔,在边缘停下脚步。
城墙很高,风也大。猎猎作响的寒风卷起艾比盖尔的黑发,吹散她呼出的气,也刮红了她的鼻尖。这女孩本来就长得晶莹剔透,这下更加好看了。妲利安不仅感慨,外表再怎么像人,魔神还是魔神。
“往那边看。”忽然,艾比盖尔指向某处。
妲利安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城堡外大约400码远有一处空地,空地上的雪被扫的干干净净,露出黑色的地面,空地中央立着几个粗壮木头搭 的架子。有一大群人热热闹闹地聚集在那里。妲利安盯着人群看了一会儿,即刻被骇人的惨象惊呆了。
那群人推搡着一个绑着双手,穿着破烂衣服的女人,把她推到空地中央的木架下面。几个人人冲上去,剥光她的衣服,他们有男有女,一副群情激愤的样子。之后又上来两个强壮的男人,他们两个抓起女人的脚腕,把她倒立起来两腿分开,用绳子绑在架子上。此时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搬来一把巨大的铁锯,那两个强壮的男人将那把铁锯架在倒吊的女人两腿之间,一人站在一边,抓住锯柄,用力撕扯锯条。
箭塔上的风很响,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声音,站在塔上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到。但妲利安还是感觉自己能听到女人凄厉的悲鸣。她别过脸去,哪知艾比盖尔从身后捏住她的下巴,把她压在城墙上,迫使她向人群聚集的地方看。
她的力气之大,妲利安无从挣脱。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艾比盖尔问道。
#轻小说  #穿越 
分類:藝文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