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二章:勇者齊聚之屋,編組成隊之三

接下來烏木很自然的安排汪蘋和烏木該如何彼此接應,因為他看過兩人的本領,大致上知道該如何安排最能將人馬的犧牲放到最大的效果。
他們演練了一會兒,便開始各自熱身,烏木則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縮小箱子,好減輕汪蘋的負擔。
一鼓作氣地站起身,早已忘記什麼夢土不夢土,勇者之類的汪蘋,拆下皮帶,扣著環後套在胸前,好讓烏木攀抓。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青春

負責提供自己當施力點的人馬,率先走至距離此處草地懸崖的最後方,好多留點起跑的空間,衝得越遠越好,他能做的只有這個。
調整好自己的汪蘋,也揹著縮小一個尺寸的烏木來到人馬的身側,依照烏木的計畫,她得緊接著跟在人馬的後面起跑,然後在力竭時以人馬為施力點,再次騰躍而出,如果順利的話,就能抵達對岸了。
「汪蘋,不忘。」人馬歌詠道。
「不忘。」她大概明白人馬的意思是不忘記他們之間的約定。
「我的名字是山杜爾˙牧。」
不等汪蘋反應過來,牧便撒腿狂奔了。
「快跑!」
烏木催促,汪蘋一個激凌,火速跟上。
決定使出最習慣也最為輕鬆的前空翻的汪蘋,一面雙手抱胸,凌空翻越,一面將視線定準在前方不遠處的人馬身上,仔細觀察牧的飛躍軌跡,衡量著翻出的距離與動能還能支撐多遠。
計時晶已旋轉到極致,光明大放,恰似太陽,就算不清楚是怎麼計時的,同學們也有時間快到的預感,紛紛三三兩兩的放聲給他們加油鼓勵。
專注到心無旁鶩的汪蘋,心思一片清明,長期在賽場上爭競所鍛鍊出來的集中力,發揮到極致,幫助她在最恰當的時候,毅然決然地伸出雙手,搭在正開始墜落的牧的臀部。
牧下墜的速度更快了,但他的上半身仍高出一截,於是汪蘋的雙腳就這樣落在他的頭上,同時牧也兩腿掙扎的試圖停留久一點,給了汪蘋些許上翻的動力,幫助她翻的更高更遠,就在力竭之際,纖細卻有力的雙手終於搆到對岸的懸崖邊緣。
一陣歡呼聲響起,其中輕飄飄的聲音最響亮。
汪蘋卻未在第一時間爬上去,反倒往後朝下注視牧直直墜落裂縫濃霧中的身影。
她滿腦子都是疑問。
像是「克蘇魯到底是什麼」、「遺民又是什麼」、「為什麼牧能如此毅然決然的犧牲自己,成全他們,只為了他們在獲得舊神遺物時能前去幫助他的族人」、「夢土和勇者到底是什麼意思?」、「自己到底答應了什麼」。
眾多疑問,只能等到爬上懸崖,完成試煉,才能獲得解答。
「牧他……」她難以忍耐的低喃。
「先上來。」不知何時率先爬上去的烏木,伸出手拉著汪蘋往上。
等她狼狽不堪的翻上懸崖時,計時晶嘎然停止,燦亮的白光像是流星般一閃即逝。
「恭喜通過試驗,你們就是夢土最新一任的勇者。」兩位導師同聲宣布,臉上隱含一絲喜色。
「就這樣?」汪蘋詫異的問。「我們是勇者了?」
披著一頭紫紅色長髮,上半身籠罩在雪白蕾絲面紗中的女導師,輕啟紅脣的說道:「妳以為勇者什麼?」
「勇於跨越難關者都能稱之為勇者。」烏木回答。
「很好。」女導師讚許地說,隨即語氣一轉。「但難關永遠不會只有一個。」
眾人一凜,面面相覷。
「方才的試煉除了考驗你們是否擁有跨越斷崖的能力,也是藉此顯明你們的性格,以及遭遇難關時的應對,好編組成隊。在勇者的夢土,我們不僅要培養你們應付舊神及舊神遺民的一切知識和技巧,還要鍛鍊你們能夠彼此配合,成為一組隨時隨地都能擊殺各種舊神及其遺民的勇者小隊。」
「何必?我一個人就夠了。」晨星不屑的冷哼。「不需要其他人礙手礙腳。」
「團結力量大。」另一名赤裸著精實的上半身,下身則是包裹在黑色皮衣中的男導師,從宛若斗笠般壓的極低的寬大帽沿下,射出一到充滿魄力的視線,晨星蹙了蹙眉,識相地閉上嘴。
「忍說的沒錯,在舊神的面前,我們首先會感覺到的是自己的渺小與無能,方才前任勇者的震撼教育,應當讓你們都領悟到這點了。」
聽到此言,眾人莫不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了起來。
慈導師拍拍手,眾人安靜下來。
「現在,請原地就坐。」
眾人紛紛依言席地而坐,精神和身體都極其亢奮皆疲憊的汪蘋,抹了抹額汗,走去晨星射箭的大樹下,挑了一條粗壯的樹根坐下,烏木和輕飄飄也跟了過來,原本就坐在樹上的晨星瞥了他們一眼,沒有說話。
見大家都安靜下來了,慈導師開口道:「知道或是曾聽聞過勇者的夢土的人請舉手。」
明白接下來兩位導師要開始介紹夢土了,汪蘋立刻集中精神,好奇的張望著,發現場內絕大部分的同學都舉手了——或舉起類似手的部位,只有她和一名全身像螢火蟲般發光,頭上長觸角的荊棘狀岩石沒有舉手。
「請放下。」慈導師接續問:「汪蘋和荊棘光石,你們知道克蘇魯等與舊神和舊神遺民有關的歷史嗎?」
汪蘋搖頭,荊棘光石則是像是訊號燈般亮了兩次。
「汪蘋,妳從哪來的?」
感覺到大家的視線都投注在自己的身上,汪蘋不由得緊張的吞了口唾沫。
「記得我怎麼問妳的嗎?」烏木悄聲提醒。
汪蘋隨即明白該怎麼回答,組織了一下該怎麼說後,略帶遲疑的回覆:「台灣,地球,太陽系。」
「太陽系?」臉罩面紗的慈導師轉頭看向身旁的忍導師。
「銀河系。」忍導師點點頭,沉聲問。「汪蘋,妳現在所處的年代是哪一年?」
「2019年。」
儘管寬大的帽沿遮擋了忍導師絕大部分的臉,使得旁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汪蘋卻敏銳的感覺到忍導師的態度,因她的回答而變得凝重。
「等等慈導師說完後,妳跟我來。」
「喔,知道了。」
這下子,落在汪蘋身上的視線變得複雜了起來。
「為什麼忍導師這麼說啊?」汪蘋不解。
「我推測的沒錯的話,忍導師可能和妳出自同一星系。」烏木思忖著說:「至少知道妳的來歷,否則無法說出銀河系三字。」
「什麼意思?」
「等等妳就會明白了。導師們的解答會更清楚。」
「是啊,蘋蘋姊姊。」輕飄飄也笑嘻嘻的附合著。「妳耐心聽聽。」
汪蘋只得按耐下滿腹疑問,等待慈導師的解說。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青春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到底能有多尷尬?》
  • 下一篇
  • 那天,我遞了一個口罩給遊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