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12

分享

那天,我遞了一個口罩給遊民。

那天,我遞了一個口罩給遊民。
可能是這陣子看了很多關於萬華、關於NGO、關於遊民、關於許多因著疫情而更加弱勢的人們的相關文章的緣故,總覺得有機會的話,也想做點什麼。
可惜我也因著疫情,做的是不曉得下個月還能不能續約的工作,無法做最簡單的捐款,於是只是把這個念頭放在心裡,繼續汲汲營營的過生活。
直到上週日騎車返家時看到一位遊民先生。
台灣 社會觀察 職場 散文

他背著一個大袋子,步行到一間已經關門的工廠外,好像想坐下又好像想繼續走,不知為何猶豫著。
然後,沒有戴口罩。
我想到最近有新聞說警察在發口罩給遊民,又想到隨身包包長備一片口罩,以備不時之需(其實最後都不是給自己用,都是被路人要走比較多XD),便想說要送給他。
可是,問題來了,一名單獨返家的女子,遇到遊民先生的路是大馬路隔壁條的巷弄,週日大家自肅在家,車不多。總是會擔心自己的安全。
同時,如果我貿貿然騎車過去,遊民先生也會嚇一跳吧,畢竟我全副武裝(防曬+口罩),安全帽也沒有脫,雖然身著長裙,看得出來是女生,但他也會嚇一跳吧?那該怎麼辦?
這才第一次發現,要能不給人負擔且使對方放心的去幫助人,真的不容易欸。NGO組織真的好偉大好厲害啊。
最後,我只想到一個辦法,稍微再騎靠近一點,然後把手中的口罩遞出去,遊民先生要或不要,從他的肢體動作就能看出來了,雖然被拒絕有點丟臉,但沒有去做肯定會更後悔吧。於是我就這麼做了。
遊民先生很快就看到我,他背著袋子一面碎碎念一面走過來,奇妙的是,我以為我會因為他的靠近而緊張,但等遊民先生靠近,看到他的眼睛就知道了。
那不是一雙準備欺負人的眼睛。
那是一雙掩藏在開心、不好意思後,有著深深寂寞的眼睛。
等他走得比較靠近,我才知道他在說:「我有口罩,真的,我有口罩。」然後翻找袋子,想拿口罩給我看。
這下換我不好意思了,人家有口罩啊~我是再多事什麼!
但我手沒有收回,口罩仍直直地伸出去,而遊民先生仍再翻找,找了好一會兒,他拿出兩個深顏色的,不容易髒,但明顯已經使用過的口罩給我看。
「小姐謝謝啦!我有口罩。」
我微微搖頭,手堅定的上下輕點了一下,遊民先生終於接下口罩。
他道謝,我輕輕地搖頭,微笑了一下,但戴著口罩遊民先生可能不知道,所以我彎了彎眼睛,催油門離開。
我這樣做很危險,我知道,也不是勸人效法或怎樣的,只是一股衝動就這樣做了。
所以原本並不打算寫出來,只是月蝕的昨晚,友人提醒我該寫點什麼,主耶穌也給我感覺可以寫出來,所以就寫了。
和遊民先生接觸後,我覺得他的世界離我並不會很遠。
我只是因著有神,有家人、有召會弟兄姊妹和許多朋友的照顧和幫助,得以有份工作,可以繼續租屋生活,有網路等方便的工具,也買起口罩和酒精之類的。
如果跌倒了,最後最後還有個家可以回去。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LUCKY,而我若不是萬不得已,也不打算回家住。
除此之外,我和遊民先生在寂寞這點沒啥兩樣。
我們都一人出行,一人返家,一人吃飯,周末時,可能只和便利商店和小吃店的老闆說過話而已。
我不是說這樣不好,這是我選擇的生活,只是午夜夢迴,在網路上逛到不想逛時,寂寞就會找上門,今年因著疫情尤勝,因為哪都不方便去了。
所以雖然這樣寫可能會被罵,但真的能懂那些忍不住在疫情期間跑去「人與人的連結」的大叔們的心情。
當然這不表示可以將造成自身染疫並增加社會負擔的錯誤行為合理化,而是,除了對與錯之外,是不是也可以有一點情感上的同理呢?
人生並不是只有A和B的選項。
所以,我想,有沒有能讓人不因為寂寞而做出衝動的事情?
我想,那就去幫助人吧。
減少出入公共場合和停課後,那些因著生活改變而出現的焦躁、不安、不便等,我想也能因此化解。
可以去花店消費,幫助店家至少撐過這一個月。
可以打掃自己的家,進行斷捨離,捐出去的衣物文具等都能讓個組織有效使用,尤其在這因疫情更難募款的一年。
可以捐出家中過多的食物給食物銀行,讓更需要的人能有效使用。
或是去便利商店消費時,和店員說聲「謝謝,辛苦了。」相信都能給人一個美好的一天。
至少在我做清潔員時,有人這樣對我說我都很高興。
我相信從善意出發的行為,都會幫助我們從自己窄小的天地出來,然後,這些善意會如同大氣循環再次回歸到我們身上,帶走我們的焦躁不安,轉而看向更廣大的世界。
因為沒有誰是獨自活著,相信前陣子的停電讓大家深深體會到這點了。至少我是。
是的,世界改變了,生活型態也被迫改變。
我們過得比以前的人更方便也更疏離,而我們也前所未有的需要神,因為降雨和疫情都不是我們人類的力量就足以緩解的,更不是在網路上乾乾叫就能真的幫助到什麼。
所以如果你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幫助人或是只想抒發自己的不安,禱告吧,簡單的以「主耶穌」開頭,「感謝主」結尾,中間想說祈求都可以,神不會在意你的文辭優不優美。
當你願意將自己的祈求說出口時,我相信這就是「善」的第一步。因為我們不再信靠小小的自己了,而是了解神與其他人的重要,以及眾人都缺一不可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那麼,配合疫情防治等級,忍耐並適應各種不便,都不再那麼困難。因為我們都在努力讓這個台灣變得更好,並減緩醫護人員的負擔,使真正需要的人得以受到照顧,使這許多的家不致因為疫情而崩潰,光是如此,便已足夠。
#台灣  #社會觀察  #職場  #散文 
分類:生活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二章:勇者齊聚之屋,編組成隊之三
  • 下一篇
  • 準三級疫情社會觀察之QR摳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