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永遠的七日之都》短暫的海灘之都

  「陽光!沙灘!比基尼!啊、好痛!」
  玥煌抱著頭蹲在地上,為自己的不謹慎發言付出了代價。麗哼了一聲,將用來敲玥煌的凶器陽傘收了回來,走到了隊伍的最前端。
  「島上除了度假屋之外,別的地方都處於相對原始的狀態,你們四處逛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麗在說到最後四個字的時候,刻意看著玥煌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清楚並加重了語氣。埋在安胸前給她揉揉自己被敲得地方的玥煌,無辜的眨了眨眼,裝作不明白麗的意思。
  麗嘆了一口氣,反正這裡人這麼多,每人分一支眼,總能好好顧著這個調皮的指揮使不出事吧?船上的人一一下了船,除了搶第一的玥煌、後跟著的麗和安,還有妮維、羽彌、安托涅瓦、羅納克……
  嗯?好像有少人?
  「還有人在船上嗎?」
  剛剛快到島上時,所有人都聽到了玥煌興奮的喊叫聲,一起到甲板上看著他們的目的地,所以麗便先入為主的認為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並都已經下了船才對。
  玥煌聽到麗的疑惑,也回頭點了一下人數,隨後恍然大悟的跑回船上,竄進了船艙裡面。跑到休息室前,輕輕打開了門。
  「要下船了嗎?」
  「嗯,他還好嗎?」
  裡面的人正是幽桐,而他的腿上正趴著另一個人,兩人小聲的對話著,似乎是不想吵醒他。不過既然已經到達目的地了,待在停駛的船上會十分悶熱,所以只好搖醒他了。
  「到囉,巴裘拉。」
  巴裘拉先蹭了兩下,才不情不願的睜開眼,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但並不是因為被叫醒的緣故。事實上,巴裘拉暈船了。大夥一行人受到麗的邀請,到她幾年前買下的小島去玩。
  而聽到要玩,玥煌自然不會脫隊,超常發揮把中央庭的工作都做完,對著晏華「你要是不給我去玩,我就去媒體前大哭大鬧、去神面前大哭大鬧,你到時候自己看著辦」的模樣,難得威脅晏華成功了。
  要玩的話自然不能丟下她最、最、最喜歡的大貓咪了——不然巴裘拉發現她不在家,以為她被綁架,在交界都市裡面大鬧怎麼辦?所以威脅完晏華,她又立刻殺到巫殷家,想找他們一起去玩,然而巫殷還要忙軍隊的事,不能來。
  本來巴裘拉還有點猶豫的,不過同樣要去的幽桐知道後,居然用著無可奈何的表情,落寞地對著巴裘拉說:
  「巴裘拉也是擔心巫殷一個人寂寞嘛,雖然不能一起去玩有點失望,不過我尊重你的選擇。」
  那可憐兮兮,垂著耳朵的乖狗狗模樣,直接迷倒一群路過的婆婆媽媽、姊姊妹妹們,當然更重要的,是說服了不希望幽桐難過的巴裘拉。而且比起陪著巫殷,老是惹事的玥煌比較讓人擔心,當然,她是不會承認的。
  剛上船時,巴裘拉本來跟玥煌一樣,對於這個龐然大物要開上一望無際的海洋感到好奇與興奮,和玥煌一起趴在欄杆旁看著大船慢慢駛動。然而出行十幾分鐘後,一直跟巴裘拉說話的玥煌,就感受到大貓沒什麼在附和自己的話了。
  其他人還可能是覺得玥煌太煩了不想理她,但她的大貓咪可不會這麼做,再智障的問題他都能給玥煌回應,然後搞得旁人覺得她帶壞單純的孩子,連忙制止她。
  所以玥煌停下喋喋不休的嘴,轉看向趴在欄杆上,失去了活力的巴裘拉。看起來很不舒服的巴裘拉眼神有點渙散,緊鎖著眉頭,臉上似乎也失去了些血色,她擔心的摸了摸大貓的頭,巴裘拉立刻靠上了玥煌,發出了惹人可憐的嗚咽聲。
  玥煌知道他不舒服,可她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所幸大家都在甲板上,很快的大家就確認了,他們的野人小哥,能在森林、城市裡蹦來跳去、來無影去無蹤的巴裘拉,暈船了。
  沒給任何人機會,幽桐立刻毛遂自薦,表示願意照顧巴裘拉到島上。聽到旁邊的人交頭接耳地說幽桐真溫柔的玥煌,只是對著笑笑的他給了一個懷疑的眼神。但還能怎麼辦呢,也只能把人交給他照顧啦。
  從房間內還有的微微香茅油味道,幽桐大概是給人擦了藥後,想辦法哄巴裘拉睡了一會吧。巴裘拉坐起身後頭靠在了幽桐肩上,比起睡前不舒服的模樣,現在比較多是剛睡起的茫然。
  「暈船的狀態還好嗎?能走動嗎?不行的話,就跟剛剛一樣,我背你下船,我們到島上去休息吧?」
  巴裘拉瞇著眼思考了好一會,先慢慢地點了點頭,又緩緩地搖了搖頭,隨後用微微沙啞的聲音回答。
  「可以、走……」
  幽桐先給人遞了杯水後,才扶著巴裘拉起身。雖然巴裘拉說自己沒問題,但幽桐還是以防萬一的牽著他的手,玥煌不甘示弱,牽起了另一隻手。當大家看到他們三個下來時,腦中只有滿滿的問號。
  現在是爸爸媽媽牽小孩嗎?小孩打了一個哈欠,然後四處張望。玥煌先放開了手,蹦到了居然在她上船之際換上了泳裝的女孩子們面前,和紅著臉的安站在一塊。安見到玥煌回來,結結巴巴地問道。
  「玥、玥煌,妳呢?妳不會也把泳裝穿在裡面吧?」
  顯然是見到大家居然直接在海灘上把衣服脫掉,嚇到安了吧。雖然就像她說的一樣,大家裡面都有穿泳衣,但還是怪怪的。玥煌聽見安的問題,嘿嘿嘿的壞笑著,手抓住了衣角有要往上掀的感覺。
  「我很想欺負妳,可惜的是我並沒有把泳裝穿在裡面。」
  「討厭!玥煌妳很壞!」
  調戲了一下可愛的安後,麗告訴還沒有換上泳裝的人可以到沙灘邊的換衣間去換泳裝。女孩子中只剩下玥煌和安沒有換上泳裝,即使方才玥煌還對自己惡作劇,安還是馬上就推著玥煌跑去換衣間了。
  「巴裘拉,你有泳衣嗎?」
  巴裘拉歪著頭,很明顯的連泳衣是什麼也不知道。幽桐心知肚明的把巴裘拉帶進了同一間換衣室,當初一起洗澡還會有點緊張、尷尬的那個少年彷彿是假的一樣。
  那邊男生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巴裘拉的緣故,所以當女生組出來時,他們都還沒好。玥煌不只個性像小朋友,連泳衣也選了一件可愛的連身泳裝,還有可愛的荷葉邊。
  安和麗她們聊了起來,玥煌在出來聽到大家說幽桐把巴裘拉推進同一間更衣室後,就默默的沉思起來了。她想著讓巴裘拉穿著自己的褲子去玩水就算了,給巴裘拉帶了好幾件衣服,這幽桐也知道的,那他現在是要做什麼?
  「不好意思,久等了。」
  「吶,幽桐你……啊?」
  只見換好泳裝的幽桐身後,跟著的是穿著顏色不同但是同款泳裝的巴裘拉。巴裘拉拉著泳褲褲腳,不知是不習慣這麼短的褲子,還是這個材質讓他不習慣。隨後又拉起薄外套的衣角,滿臉疑惑。
  「嗯?怎麼了?」
  「可愛。」
  啊啊啊!玥煌!不要瞎說大實話啊!  
  反射性就說出心裡話的玥煌在心中咆嘯著,她明明還有更想吐槽的東西好嗎?吐槽那隻笑面汪怎麼這麼懂啊!怎麼這麼瞭啊!什麼時候給她的小豹子買的泳裝啊!還同款?你丫的當你穿情侶裝啊!你該不會打的就這主意吧?
  然而這麼多話到了嘴邊,她只吐得出可愛了。
  「呵呵,玥煌妳的泳裝也很可愛啊,對吧?巴裘拉。」
  聽到幽桐在尋求自己的意見,巴裘拉停止對自己衣服的困惑,歪著頭看向玥煌,隨後點點頭,附和幽桐的話。唉呀,受到愛貓的稱讚,還是非常開心的!玥煌心中的咆哮便隨著這點頭啪噠啪噠的飛走了。
  之後大家各自散開去做自己的事情,安和安托涅瓦要去海之家打理一下那裡、妮維和羽彌要到島上去探險、羅納克打算到附近巡邏看看有沒有危險,麗則要到渡假屋去幫大家打理一下住宿的地方。
  巴裘拉自己沒有主意,想跟著兩個熟悉的人一起行動,於是玥煌跟幽桐互看了好一會後——
  「剪刀、石頭、布!」
  雖然只有玥煌喊,不過在布喊出來的同時,幽桐也出了拳。隨後玥煌抱著頭,很誇張的跪倒在沙灘上鬼哭神嚎。不過不愧是都習慣了,除了安跟巴裘拉以外,沒有人多看玥煌一眼。
  「那就交給我囉。」
  幽桐微笑著,晃了晃自己出著剪刀的手。其實玥煌是贏了,運氣向來很差、總是猜輸的她,出得其實是石頭。為了增加自己勝率的玥煌反其道而行,和幽桐約好了輸的那個要帶著巴裘拉。
  沒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玥煌哭啞了都換不回結果啊!所以她鬧了鬧發現沒人理她,便自己跑去抱著安蹭,決定跟著安她們去海之屋偷吃東西去。
  「巴裘拉,我們也去島上走走吧?」
  「嗚……嗯!」
  想想玥煌在那些人身邊也很安全,所以巴裘拉答應了幽桐的邀請——因為說實話,他還是比較習慣待在人少一點的地方。他們和羅納克選擇了一路,雖然沒什麼跟羅納克相處過,不過這個膚色以及氣息都感覺很親切的男人,還是很快的就讓巴裘拉感到信任而不疏遠了
  「感覺有點吃醋呀,巴裘拉你當時很提防我的。」
  在羅納克後面一段距離,幽桐忍不住小聲地抱怨了。如果現在是其他人,幽桐絕對是不會去在意的,可是這個大豹貓的一切,就算是面對玥煌,他也不想讓步。  
  巴裘拉對幽桐突然的沮喪一慌,緊張的東看看西瞧瞧,最後偷偷的蹭了蹭幽桐的肩膀當作示好——因為他還記得幽桐說過,有其他人在的時候不要做太親密的舉動。
  看著那在詢問自己「還好嗎?」的小眼神,明明是故意露出難過表情的幽桐,也覺得自己有點壞了。所以立刻又展露了笑臉,悄悄的牽起了巴裘拉的手,彷彿瞞著父母在談戀愛的小孩兒。
  三個人先是到叢林裡繞繞轉轉,彷彿回到家鄉的巴裘拉立刻就興奮得竄到了樹上,在羅納克提到一些在野外能吃的東西時,還把東西找了出來,分給了其他兩人。
  雖然巴裘拉不是沒開心過,可是幽桐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興奮的模樣,就連玥煌跟巫殷看到也會很驚訝吧?即使是自己自願留下來的,巴裘拉應該還是很懷念自己的家鄉。
  繞了幾圈海島,還去檢查了一下岩壁,他們可說是好好把整個島可能危險的地方都走了個遍了。最後只剩下海域了,羅納克說完要去水下檢查檢查後,就自己先跳下去了。
  幽桐一邊脫下小外套,一邊思考著巴裘拉不知道能不能游水,自己到底要在岸上還是跟上羅納克時,已經學著幽桐脫下小外套的巴裘拉就迫不及待的想拉著幽桐下水了。
  「咦?巴裘拉你會游泳嗎?」
  「嗯?嗯……會下水、抓魚。」
  顯然是在原住處有大河之類的地方,很熟練下水了吧?既然巴裘拉沒有問題,幽桐自然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兩人一起下了水。在海中遠遠的能瞧見羅納克的身影,不過比起那個,身邊的景象更引人注目。
  叢林的河中可沒有這麼五彩繽紛的生物,各式各樣的魚類、奇特的珊瑚礁、所有沒見過的東西都在吸引著巴裘拉的眼球。那副驚訝、興奮的模樣,多麼想讓人拍下來啊。
  雖然遠方的海域有黑門的氣息,不過島周圍還是很安全的。稍微在海中玩了一下後,羅納克教了他們那些魚是可以吃的食用魚,還介紹了一些觀賞魚。看著聽見食物就眼睛放光的巴裘拉,幽桐提議要來沙灘烤魚。
  於是他們便分頭去捕抓食材了。上岸時,看見了巴裘拉蹲在他們放魚的桶子旁不知道在想什麼,於是幽桐好奇地靠過去,他手中有一隻因被迫離開了水.在痛苦掙扎的觀賞魚。
  「怎麼了?」
  「給……玥煌、巫殷……」
  想給沒來下水的玥煌,還有甚至沒來的巫殷看看。不過這邊沒有另外的水桶可以裝魚,所以巴裘拉才很困擾。此刻好像能夠明白玥煌那種覺得又可愛又忌妒的心情了,原來喜歡會使人心胸狹隘是真的。
  「不然,我們快回去的時候再來抓吧?這樣魚也比較活力。」
  「嗯!」
  幽桐在漸漸沒有活力的魚身上淋了些水。巴裘拉很信任幽桐,想想他說的很有道理,所以打算把這隻魚先放回去,此時樹叢發出了騷動聲,窸窸窣窣的,他們都不禁望了過去。
  「我、我聽到我的大貓咪、在喊我!噗哇!」
  從樹叢裡面狼狽鑽出的玥煌因為被樹枝絆倒,整個人撲倒在沙灘上。她坐起身呸呸呸的吐著自己滿口的沙。巴裘拉捧著手中的魚,緊張得跑到玥煌身邊轉了兩圈,確定她有沒有受傷。
  嗚嗚,感動是感動的!其實在剛剛幽桐上岸沒多久她就到了,但那兩人的氣氛感覺打擾了會遭雷劈,玥煌只好躲在樹叢裡等到一個好時機再颯爽登場,結果一直都沒有一個好時點,害她只能這麼狼狽得登場!過分!
  「玥煌妳怎麼自己跑出來了?不是在海之家吃冰嗎?」
  「我出來走走啊!你們好難找啊,在玩野外求生嗎?」
  玥煌站起身蹦了兩下,隨後向巴裘拉比了個剪刀手,表達自己無事,然後戳了戳他手上想給自己看的觀賞魚。不過玥煌也沒有帶桶子來,所以他們把魚放回海中了。
  在羅納克上來後,幽桐向玥煌說了要在沙灘上烤魚的事情。也不知道在海之屋吃了那麼多甜點的玥煌,怎麼還有肚子說要吃魚。不過與其四個人吃,不如大家一起吃,所以他們一起將魚帶回了海之屋。
  開心的吃完了午餐,在妮維的建議下大家連同西瓜一起圍了個圈,說要玩打西瓜的遊戲——感覺就很恐怖啊。玥煌很興奮的說要當打西瓜的那個,不過妮維直接以玥煌打下去西瓜根本不會破,拒絕了她的自告奮勇。
  「羽彌妳來打吧?」
  「咦?我、我嗎?」
  最後羽彌被推上去當打西瓜的那一個了,妮維和玥煌的聲音互相影響著羽彌的行動,兩個人的聲音雜在一起就算了,那兩個一個還喊右邊一個喊左邊,搞得蒙眼布下的羽彌頭昏眼花。
  「左邊!羽彌往左邊一點!」
  「不對啦,是右邊!右邊一點!」
  「羽彌妳不要相信玥煌!她左右不分!妳要相信我,西瓜在妳的左邊!」
  「不帶人身攻擊的!我哪有左右不分?」
  其他沒說話的人憋笑著,這兩個人都左右不分,都拿自己的左右邊在指引羽彌,所以她們說的方向不但指的是同一個位置,而且還是錯的!總之羽彌還是努力總結出一個位置,高高舉起了木棒。
  「那、那麼,我失禮了!」
  赤瞳望著眼前這個遮住陽光的身影,睜大了眼。他慌張的左看看右看看,不對吧?咦?說時遲那時快,在他身邊的幽桐將西瓜塞到他懷中,他立刻反射性的就拿起西瓜抵禦了劈下來的木棒。
  「呀!你們在玩什麼啊?」
  伴隨著清脆的西瓜裂聲的是安的驚叫聲。西瓜汁淋得巴裘拉滿臉,他茫然的一手捧著一半的西瓜,伸舌舔了舔流到嘴邊的西瓜汁。
  「還好嗎?好險旁邊有西瓜,不然被打的人就是你了。」
  「沒事……嗯,甜。」
  「啊,偏了,本來想往玥煌那個方向打的!」
  「媽耶,妳想快點下個輪迴?」
  聽著他們的話語,完全搞不懂發生什麼事的羽彌擔憂的慢慢拉起眼罩,想看看自己有沒有打到,看到了巴裘拉整身的西瓜汁,不禁發出了哀鳴。
  「啊啊啊……巴裘拉先生、巴裘拉先生身上都是黏呼呼的西瓜汁了……」
  「沒、沒事……別、別哭……」
  看到羽彌慌張,本來差點被打有點心有餘悸的巴裘拉也跟著慌張了,兩個人互相組織不出語言,但又拼命的想安撫對方,這樣的畫面惹得旁人忍不住大笑,害得兩個當事人尷尬、害羞的低下了頭。
  「安托涅瓦、羅納克先生,你們怎麼也跟著他們一起瘋啊?受傷了怎麼辦?玥煌妳也是,得好好保護自己啊!」
  意思是神器使主持的劈西瓜,她怎麼敢坐在那啊?玥煌的腦殼可沒有西瓜硬吧?玥煌蹦起來,一把抱住安,像個孩子一樣的用頭蹭著安撒嬌著,裝著無辜的解釋著。
  「如果危險的話我就立刻像兔子一樣的蹦起來跑掉啊~而且安托涅瓦跟羅納克有注意著!」
  「嗯,我會在一旁注意的。」
  「安不要光顧著忙了,來一起玩吧?」
  安還沒回答,麗的聲音先一步響起,告訴大家房間準備好了。在看到滿身西瓜汁的巴裘拉時,她還補充了一下房間內有浴室可以沖洗。於是幽桐帶著被分配到同房的巴裘拉先一步去洗乾淨,被安喊去撿西瓜的玥煌發現時,他們早就不見蹤影了。
  幽桐先生,巴裘拉是要來保護我的吧?玥煌抽抽嘴角,在心中吐嘈完後,卻又忍不住露出謎樣的笑容,顯然還是對兩人感情好這件事感到很興奮、很高興的。
  「賭我的法式烤布蕾!大!」
  「賭玥煌的蜂蜜蛋糕,小。」
  「賭玥煌的草莓奶油蛋糕,小!」
  「賭、賭玥煌的……布朗尼蛋糕,小、小……」
  「欸!等一下!為什麼都賭我的東西啊!」  
  晚上用完餐後,玥煌和麗、妮維以及羽彌玩起了比大小,很明顯地玩到後面,大家都是鬧著玥煌在玩的——誰讓玥煌的猜運實在是說不出來的爛!玩十場只能對兩場的那種!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麗和大家說了些晚上是自由時間和注意事項,以及約好明天早上大廳集合後,大家就各自散開了。幽桐看巴裘拉和玥煌還待在客廳,便向他們搭話了。
  「玥煌跟巴裘拉,你們打算做什麼呢?」
  「嗯?到處逛逛吧!」
  「這樣啊……」
  看著沒有馬上離去的幽桐,玥煌挑了挑眉。哎呀,到底上哪找她這麼識相的好助攻啊,她都想給自己點讚。玥煌推了巴裘拉一下,把他推到幽桐身邊,笑嘻嘻地對他揮手。
  「巴裘拉你跟幽桐去散步吧~」
  「可是、晚上……」
  「沒事、沒事!我在附近繞繞而已~你們好好相處喔!」
   巴裘拉望向了幽桐,然後點了點頭,接受了玥煌的提案。其實不管是跟著玥煌還是跟著幽桐,他都可以。不過跟玥煌相處時跟和幽桐相處時感覺不太一樣,不一樣在哪,他也不是很明白。
  「我們走吧。」
  幽桐對巴裘拉伸出了手,他立刻就將手交給對方,被幽桐牽著走到了海邊。這裡的天空可以清楚的看到月與星,海浪的拍打聲讓人感到平靜,他們就這樣靜靜地走在沙灘上。
  「我很高興巴裘拉能來喔,和你在一起很自在。」
  「我……也是。」
  望向了大海,幽桐突然說起了他師父的事情,說起了師父跟他說過的,海對面那個國家的故事。生動的故事讓他們忘了散步,就地肩靠著肩,一起坐在沙灘上,說著、聽著那些奇妙的事情。
  幽桐以前很羨慕師父可以那樣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但現在他也可以了,也有一個可以放肆坦誠的對象存在了。想依靠、也想被依靠,他很喜歡說這些故事時,被那全神貫注的眼神注視著的感覺,彷彿在這個人眼中只有自己一個。
  故事說到了一個段落,話語聲都停了,只剩下大海的聲音,以及樹叢間的蟲鳴。幽桐靜靜地望著自己微笑,巴裘拉被瞧的不好意思,低下了頭。這個氛圍,似曾相似。
  彷彿是看透了巴裘拉的想法,幽桐靠了過去,輕聲低語了一句。
  「今天月色真美。」
  月光柔柔的,照著兩人的身影。
  「各位!晚上有睡好嗎?新的一天又開始啦!」
  「玥煌!妳不要搶我台詞!」
  一大早的,大家又聚集在沙灘上。羽彌揉著眼,顯然沒有睡好的樣子,不過其他人看起來倒還精神。妮維迫不及待的公布了接下來的遊戲,寫作超微力沙灘排球,念作殺人不眨眼沙灘排球。
  由於獎品是安特製的巨無霸冰沙,就連麗這種不屑參加庶民活動的,都燃起了異常的鬥志。被妮維指定當對手的幽桐,難得的居然沒有找巴裘拉一組,反而是找了羅納克一組。
  「喔——?」
  「危險呢。」
  對玥煌的奇怪疑惑聲,幽桐也回了一句莫名的話,隨後朝巴裘拉丟了一個迷人的微笑。心臟重重跳了一下,被這奇怪的感覺嚇得一慌,他連忙低下頭,站到玥煌身邊,偷偷瞄著上場的少年。
  其實真要說,玥煌也想玩的。但是她早已看穿這個是殺人排球,而且冰沙什麼的,撒個嬌,安就會做給自己吃了,完全不需要冒著輪迴的風險下場去玩啊!看!那看不見殘影的排球!玥煌別過臉,只覺得自己會被打成蜂窩。
  幫忙安托涅瓦計分的羽彌很快就眼花撩亂了,巴裘拉倒是跟的上球速,左看右看的一直盯著球,只可惜他完全不了解計分規則,所以也是白搭。玥煌無趣的打了一個哈欠,這種她不能參加的遊戲,就顯得很無趣!
  突然在旁邊看著的巴裘拉擋到了自己面前,只見他手一揮,有個謎樣的東西咻地往別處飛走了。玥煌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個方向,腦中全是方才聽到的破空聲。
  「啊哈,打偏了,不好意思喔!玥煌!」
  「妳丫的想輪迴就直接說!我馬上去跳崖!」
  敢問剛剛幽桐那句危險是說自己嗎!妮維調皮的吐了個舌,玥煌哼了一聲,怕不是看自己有點無聊,才給她找刺激的!拍拍回頭確認自己有沒有受傷的大貓,玥煌往球的方向走去。
  「我去撿球!巴裘拉,你在這邊等吧,我很快就回來了~」
  巴裘拉也是信了來到這裡後就常常自己行動的玥煌,乖巧的在大家所在的地方等她回來。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五分鐘、十分鐘……巴裘拉開始不安的在沙灘上來回走動。
  不對,他有種不好的感覺!
  巴裘拉著急地望向幽桐,不用多說第二句話,幽桐立刻代為轉達玥煌離開了這麼久,有點奇怪的事情,讓大家分開去找找。道完,幽桐朝巴裘拉點點
頭,巴裘拉嗅了嗅空氣中逐漸淡去的玥煌的味道,循著那前進。
  兩人隨著氣息來到了一處岩洞前,玥煌的氣味消失在了這個漆黑的岩洞裡面。這裡他們也是第一次過來,雖然昨天有聽玥煌還有麗提過,裡面似乎是個迷宮,玥煌不會是在裡面迷路了吧?
  巴裘拉對自己的疏忽感到很焦躁,如果他沒有因為放心而放玥煌一個人的話,玥煌就不會走丟了!也不知道玥煌一個人會不會遇到危險……突然雙肩被拍了一下,巴裘拉顫了一下,抬起頭。
  「冷靜點,深呼吸。我們進去找玥煌,好嗎?」
  巴裘拉聽著那話語,深呼吸了一口氣。
  「……好。」
  然而進入洞口前,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巴裘拉,急忙握住了幽桐的手,握得死緊,似乎是害怕一鬆手,連幽桐都會不見。幽桐沒有請巴裘拉放手或是鬆開,而是反握回去,希望自己的舉動可以讓巴裘拉安心一點。
  打開了手電筒,幽桐的聲音在一片黑暗之中呼喚著玥煌的名字,這片幽暗彷彿要將他們也一起吞噬似的嚇人。巴裘拉給幽桐牽著,自己則閉起了眼,想捕捉在這個石穴中,有沒有他們以外的聲音。
  嘀、噠……嘀、噠……是水滴落的聲音嗎?
  呼……是風聲?
  ……啪……這個是……
  巴裘拉睜開了眼,拉著幽桐往聲音的方向走去,幽桐立刻反應過來,用手電筒照著那一個方向,然後大聲喊出。
  「有誰在那裡嗎?玥煌!是妳嗎?」
  接著他們一起伸出了手,分別抓住了那個人的左右手。偏開的手電筒光線明亮的照出了他們昨天才誇獎過的小荷葉邊,其餘的光微微照出了那人的表情,她一臉呆容,彷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妳怎麼一個人跑進來呢?我們很擔心妳迷失在裡面了。」
  「我……?一個人……?」
  玥煌回過頭,自己的身後確實是一片漆黑。可是她方才明明還……甩了甩頭不去想那個,玥煌瞧了瞧兩個緊張的臉孔,終是不好意思的笑了,連忙坦然的道歉。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把玥煌平安的帶回了沙灘,大家都各自用自己的言語、行為表達了對玥煌的擔心。即使知道玥煌死了不過就是再次輪迴,然而那也不過是他們的玩笑話,出來玩要是把玥煌弄死了,回去大家怎麼看他們啊!
  ……最重要的是,連指揮使都保護不好,他們不會原諒自己的。
  感受到大家關愛的玥煌嘿嘿笑著,接受大家的罵聲。揉著從洞窟出來後就不肯離開自己身邊的巴裘拉,她不禁覺得在洞窟裡面遇到的事情太離奇了,連她自己都有點嚇傻了,不過能回到大家身邊真是太好了!
  唸得差不多了,大家又開始了遊戲,不過因為排球安托涅瓦還有玥煌不能加入,而且還給大家造成了心理陰影,所以大家選擇開始堆沙。玥煌聽到要玩沙,立刻丟棄了傻愣愣的樣子,跑去加入妮維她們。
  本來有些猶豫要不要跟上去,不過圍過去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所以巴裘拉選擇趴在桌上盯著玩得開心的少女。突然一股冰涼的感覺從臉龐傳來,巴裘拉抬頭,看到幽桐的笑容。
  他端了一杯牛奶給自己,另一手則拿著巴裘拉不認識的飲料。羽彌見到了,好奇的問道。
  「那個是……啤酒嗎?好像很少看到幽桐先生喝酒……是第一次喝嗎?」
  「嗯,是呢,不過這樣特殊的日子,師父會寬容我的。啊,羅納克先生,你要來一杯嗎?」
  「我打算下水,上來再來一杯吧。」
  和旁人寒暄完的幽桐發現巴裘拉還盯著自己,於是便在他身邊坐下,微微晃了晃酒杯。
  「很好奇這是什麼味道嗎?」
  有一點點……眼神透露出了大貓的好奇,幽桐笑了笑,觀察了一下四周,然後喝了一口啤酒……
  「……嗚!」
   豹貓的眉頭皺成了一團,被他的模樣逗樂,幽桐貼心的將給巴裘拉拿的牛奶遞給他,後者立刻咕嚕咕嚕的喝下了牛奶,想把口中那股奇怪飲料的味道蓋過去。
  「巴裘拉還是喝牛奶吧。」
  「……嗯。」
  要他再嘗試,他也不要了。而唯一注意到剛剛那一幕的只有面對他們的玥煌,玥煌哼著輕快的小曲,就像是因為堆沙很開心似的,不過她本人到底在為什麼東西高興,就不得而知了。
  回去的時候,要提醒巴裘拉要抓魚給巫殷小姐姐看呢!對了,也讓巴裘拉抓一個,讓自己帶去給神當禮物吧!
#遊戲同人  #永遠的七日之都  #耽美 
分類:藝文

【心血來潮開了一個坑,就這樣把自己埋進去了。】 ※主要寫些原創、同人,文筆不是很好,還請多多指教!搬運過來的文章似乎不會有宣傳性,所以這裡要放生囉。痞客邦(部落格跟邦邦)還是會更新,歡迎親自光臨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