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k2之我思

清晨五點的風,好涼爽。身體感受沁涼的風的觸感,感覺美好,彷彿每天不斷增加的新冠肺炎人數都只是假象。我讀著K2中「為了救一具屍體,卻製造了第二具」感到難過不已.....
身為雪巴,你無法要求登山者為了你身體有狀況而下撤,當你勉強下撤,也不能要求帳篷內的人願意空出位置讓快死掉的你,有位置取暖。當你的朋友死掉的時候,你還是希望他能回到家人身邊,至少到下一營。在山上,面對一具屍體仍然存在情感....有時候,你也不想意外發生,但,往往發生只有一瞬間,連思考空間都沒有。
放手的人自私嗎?放手有時候只是為了可以好好好活下去而已.....在生死交關或極端環境下,思考模式就有所不同了.....
看了《k2》想到幾個問題:
1.在山上,如果你的帳篷空間只夠一人睡,如果另外一個人進來你就必須坐著睡,你會願意讓位給失溫或是快死掉的人?(如果你是聖母峰基地營遠征隊的話?花了大把的鈔票,雇用雪巴,只要沒睡好,都可能讓狀況變得不好的情況下)
2.如果你的同伴肺水腫或是腦水腫相當嚴重,瀕臨死亡的情況下,當時你遠在很遠的基地營,天候不佳,無法快速下撤,你會放著他不管嗎?
3.如果你的同伴你發現他已經死亡了,你還是會想帶他回家嗎?或是帶到低一點的紮營處?冒著你自己也可能摔落的危險......
4.如果你和繩伴互相牽制著,但是發生滑落和墜落,無法用冰斧制動時,你會果斷的砍繩嗎?
5.在k2帳篷離的相當近,就地解決很正常。煮東西時,要確保挖到極白的雪,以免雪是包含排泄物的偽裝。在開水中加入碘片也是很正常的事,畢竟只要吃到一點點糞便,就有可能引起嚴重腹瀉。
附上最近所讀文章: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金蟬脫殼,曬太陽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