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番外01-喬特的日本名

時間發生在彭哥列初代首領引退到日本的故事。
這是喬特第二次踏上日本國土,他將以日本人的身份在此地生活。
但剛習慣生活沒多久的他有個很大的煩惱—取日本名。
這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頭痛的事情,因為取名字跟西方國家的形式完全不同。
加上姓氏也有職業與階級的分別,真的不能亂取!
他已經想了快三個月了。
—喬特的房間—
房間裡面都是揉過的紙張,裡面都是喬特的毛筆字。
但毛筆字才剛學不到兩個月,還是不習慣握毛筆;反而懷念以前使用羽毛筆書寫的日子。
而教導喬特使用毛筆的家庭教師,正是前雨之守護者—朝利雨月。
一臉端正清秀的劍術師,文武雙全乃是基本能力;毛筆對東方人來說,就是個日常。
以前雨月前往義大利協助喬特的那段時間,也不太習慣使用羽毛筆,幸好喬特教他如何用羽毛筆來書寫。
「嗯...谷川、清秀...。」
這傢伙有點不耐煩了,他一直抓自己的頭髮,已經閉關了好幾個月,鬍子都長出來了!
「喔!完全沒有頭緒啊!!!!」他躺在被揉成紙團堆裡面。
「日本名好難啊!」喬特不斷地哀嚎著。
他躺在紙堆裡面,看著木製天花板,嘆氣的說:
「唉!我看明天去找雨月聊聊吧!」
==============================
-第二天早晨-
喬特到雨月常待的廣場見面,因為他喜歡待在有水的地方沉思。
「喂!雨月!」喬特站在遠方招呼。
「喔!是喬特啊!喂!」雨月向對方揮手。
喬特向雨月的方向跑過來。
「雨月!今天要去哪裡呢?」
雨月指向小船的方向,優雅地說:「我們搭小船遊湖吧!」
=================================
–小船上–
他們倆坐在一艄小船上,中間搭了一個草蓆的小船,由船夫掌舵。
雨月吹起笛子,在湖泊上形成一幅渲染的浮世繪。
蹲在一旁的喬特,被雨月的笛子聲給鎮住了!原本焦躁不安的情緒,被旋律所調和。
他靜靜的看著前方,濃霧仍然把前面的景色給擋住了,但這不影響到整個美感。
想到霧,就會聯想到那位背叛喬特的貴族—D。斯佩德。
喬特每次想到他,都會皺起眉頭,因為自己的猶豫而犧牲掉一個最重要的伙伴。
接著霧散了,看到眼前的涼亭與造景;他看到太陽正在升起,代表開始一天的生活。
不過令人刺眼的太陽不得不想到那位神父—奈克爾。
他因為以前不慎把對方打死,選擇放棄拳擊轉而成為神父為此贖罪。
太陽照亮一切所有的事物,就像他曾說的一句話:「一切交給神去安排!」
這時,喬特低頭看著平靜的水面,藍綠色漸層的樣子;讓水面的反光照入那雙澄黃色的眼睛。
他在倒影上看到正在飄逸的白雲,彷彿想到第一次與阿諾德相遇的畫面。
孤傲的雲,沒有固定居所,永遠漂泊在天空中。
然後喬特漸漸閉上雙眼,慢慢抬頭一看;湛藍色的天空,讓他恍然大悟。
吞噬一切,渲染一切,包容一切現象的屬性—天空。
那瞬間,喬特的眼淚從眼邊滴下來。
雨月繼續吹著笛子。
======================================
—某家菓子店—
喬特與雨月坐在某家菓子店二樓,他們以茶代酒的方式,坐在接近街道的位置。
桌上的菓子的顏色分別是橙色與白色,外型是花。
喬特看著人車經過的街道,跟以前在義大利看到的街道完全不同;因為這裡出現各種西方的元素,從馬車與人力車,到日本和服的穿搭以及穿著西裝的仕紳在街道上穿梭。
「喬特!喬特!你在看什麼呢?」雨月笑著說。
「啊!嗯...沒什麼事啦!」喬特緊張的說。
「喬特!我看你有煩心在身啊!要不說來聽聽。」雨月伸手請對方說出自己的煩惱。
喬特覺得還是被對方看破了,於是把關於取日本名的事情告訴雨月。
「喔!原來如此,是為了取名而煩惱啊!嗯,其實取名不難,但要知道取名的真正涵意。」
「真正的涵義?什麼意思?」喬特疑惑的問。
「應該這麼說吧!倒不如試著唸我的名字看看。」
「朝利(Asari)...雨月(Ugetsu)。」喬特唸出對方的名字。
「嗯!能聽出名字的涵義嗎?」雨月霞意的說。
「我只知道朝的意思是清晨......!欸?」喬特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
「怎麼了嗎?」
「雨月!我知道怎麼做了!謝啦!」說完,喬特立刻離開菓子店。
====================================
–喬特的房間–
喬特盤坐在矮桌前,他閉上雙眼回想早晨遊湖的畫面。
「濃霧壟罩在小船四周,彷彿進入幻覺;接著太陽升起,濃霧消散,開啟一天的生活;接著照映在湖面上的雲隨意漂泊,沒有所謂的定所;最後是......!」
他立刻睜開雙眼,神情認真的拿起毛筆,順著主人的意念寫出意涵很深的名字。
—隔天—
雨月撐著油傘到喬特的住所,這天剛好下起了雨。
「喬特!」雨月一邊敲門一邊往二樓大喊。
「來了!」喬特跑下樓迎接好友。
「讓你久等了!」喬特推開了門。
「名字取得如何啊?」
「已經完成囉!快點進來吧!」喬特立刻拉住雨月的手踝,跑到二樓的房間。
房間只有一張矮桌跟書櫃,在矮桌上蓋了一條宣紙。
接著,喬特拿起桌上的宣紙,晾在雨月面前。
「看好了!雨月!我的日本名是......。」
紙上寫了四個字『澤田家康』。
「澤田(sawada)...家康(leyasu)!真是好名字。」
「以後我的名字叫澤田家康,請多指教啦!」
「好!今後就稱呼你為家康吧!」
–完–
#日本  #義大利  #街道  #西方  #初代 
分類:日記

正在尋找歸屬的路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