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謫月》花間日和

劍謫仙x月無缺
依舊私設多。

推開店門,上頭風鈴叮呤作響,櫃台後方探出一個小小的頭,穿著蝴蝶結洋裝的小女孩用著軟軟童音招呼這時段難得的來店客人:「歡迎光臨~姊姊買花嗎~?」

聽到姊姊兩字月無缺嘴角有一絲抽動,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被誤認,但眼前孩童的笑容太真摯,將錯就錯還能省些解釋口水。他輕聲微笑:「對。」

由舒龍琴心主持的《小心心私房菜》今天臨時加錄特別節目,抽不了身的他託付月無缺幫忙替換劍謫仙辦公室裡的裝飾花束。
除了桂花以外,月無缺還真沒看過他那古板的兄長有對其它的花種上心。雖然舒龍琴心說都可以老師不會在意。但既然都讓玉人來挑了可不會隨便買個玫瑰百合就敷衍了事的。

今天沒安排任何行程放假一天的月無缺心情還不錯,他環視一圈不大但花種齊全的店面,想詢問一下小小店長,卻看見女孩抱著繪本,臉蛋紅撲撲的,眼裡滿是興奮與期待,望著就像是從繪本裡走出來的金髮藍眼公主本人:「姊姊是明星對不對!?可以幫我簽名嗎~?」

這情形雖然也不是第一次遇見,但簽名簽在繪本上倒是滿新鮮的,繪本的內容是著名的童話故事,從頁角磨損的程度來看,內容肯定很受這名小讀者喜愛。「姊姊是電影明星~~?」「只是模特兒,拍廣告的。」

哇哇模特兒耶!小女孩過於興奮而沒注意月無缺略低的聲線,還在歡天喜地的像個小粉絲般抱著畫上月亮的繪本轉圈圈,突然想起來:「啊!姊姊要買花對不對!幫妳介紹花~~媽媽都說我很會介紹唷嘿嘿~」
雖然不常來,但記得這間店的主人是位短髮的女士,女孩告知「媽媽出門買午餐今天是炸雞塊!」,熟門熟路的開始向月無缺介紹一些他自己也知曉的花種與用途,店長架勢十足,雖然還是有咬字不順的地方,但以6.7歲的小孩來說表現可圈可點了。

這時月無缺視線落向搭配好的成品花束區。「玉…我可以看看這邊的花嗎?」

「姊姊姊姊這邊的花我包的哦~~」
在一片包裝精美的百合玫瑰鬱金香為主體的中型花束旁,桌邊散落著兩三束包裝隨意、蝴蝶結也大小不一,大波斯菊與瑪格麗特參齊交放的小型花束。

「我回來啦…有客人,歡迎光臨,啊!」

看見自家女兒對著在電視牆上見過的眼熟客人推銷自己讓她練習包裝用的小作業,店主急忙拉過女兒陪笑致歉:「不好意思,這是我女兒包著玩的,您可以再看看其它的。」

「沒關係,我買這個就好。」

倒映在開心蹦跳小女孩眼裡的是,一抹讓店內群芳皆黯然失色的溫柔笑意。

剛回到辦公室,看著一身夏裝的月無缺站在自己座位後方窗台旁,午後陽光正盛,因天氣炎熱而將大部份長髮盤編成髮辮固定在後,只留下半綹馬尾,露出白皙後頸;灑落於空氣中的點點金黃,讓姣好精緻的臉龐比平時更多了層朦朧霧幻;細長手指專心整理花瓶裡的花,似乎沒留意有人走進。

他拿起待客沙發桌放置的另一把花束,舉步來到月無缺面前。

「無缺。」

低頭認真調整花距與整體感的月無缺聞聲抬頭,只見西裝筆挺的劍謫仙捧著大波斯菊,專注深情的紫眸讓他不禁征愣,清冷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重重敲在他心上,等從劍謫仙手中接過花時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你…你…」月無缺被臉上熱氣蒸得連耳尖都紅得像是能滴出水來,使勁槌了下厚實胸膛表示抗議:「借花獻佛你好意思!」這還是我買的!
哪有人這樣求…求…求婚的,戒指呢儀式呢燭光晚餐呢…太沒誠意了,邊嘟噥邊習慣性往對方懷裡蹭。「我認為時機正好,花也適合你。」頭頂上淡然語氣中似乎帶有一絲笑意,月無缺正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劍謫仙突然單膝跪下,從西裝內側口袋摸出小盒,將裡頭有著桂花造型的鑽戒,緩緩套進月無缺左手無名指,雙手捧著他視之珍寶的一生摯愛。「無論何時,我都會在你身邊守護你。還有這句話,不管幾次我都會說:無缺,我愛你。」
你願意嫁給我嗎?
大騙子劍謫仙,明明成天工作工作的丟下我。但即使如此,只要是劍謫仙開口應允他的事,從來沒有任何一次失約過,工作以外的時間也時常耗在陪伴自己身上。

他與劍謫仙,在陽光下註定只能擁有一種關係,但週遭親友們長期的支持,也給了他很大的鼓勵與勇氣。當初是他主動向劍謫仙告白,而如今劍謫仙要讓他們原有的關係更加密不可分,相互支撐與扶持,直到其中一方先行離世的那刻。
他其實慶幸自己是劍謫仙的弟弟。與其讓劍謫仙像他一樣在黑夜裡,總被無止盡等待劍謫仙的惡夢驚醒,夢裡的他走遍各處皆找不回深愛的兄長,那樣漫長的痛苦與寂寞由他繼續承受就好。劍謫仙有多捨不得他受苦,他也就有多捨不得劍謫仙為了自己難過。
天資聰穎如他也得付出許多努力,才能與那從小到大注視的偉岸背影並肩而行,同時想讓他只為自己駐足,也讓他在需要有人陪伴時,第一個想到的絕對是自己,就像自己總想著他那樣。
月無缺總是習慣等待劍謫仙,也習慣等待劍謫仙的自己,但始終無法習慣的是,劍謫仙對他全心全意毫無保留的愛,讓他從孺慕之情轉為無所適從最後只想執著一生,不願放手。

美麗湛藍緩緩浮起了淚花,他咬著下唇深怕漏出一個音都能讓現下難以抑制的情緒潰堤,回勾男人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點頭。
劍謫仙起身,拭去滑落的晶瑩,一一吻過他的髮、額頭、鼻樑、臉頰,手指撫上月無缺咬得發紅的粉唇時突然被反咬一口,雖是吃痛但仍緊抱對方。
「無缺。」
「劍謫仙。」
「我在。」
「兄長、」
「我在。」
「哥哥…」
「無缺,我一直都在。」
不會離開你。
像是連呼吸都要被奪走的深吻,唇齒交纏間的誓約,順著血液回流心臟,映證比親情更加濃郁、比愛情更加熾熱,彼此生命中最密不可分的羈絆。
「我也愛你,劍謫仙。」
我願意。

《END》


補:
後來發現自己被坑的月無缺不顧自己後腰痠痛,從休息室床頭摸過劍謫仙的手機撥給舒龍琴心,按下擴音等人一接通立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張牙舞爪喵喵叫:「舒龍黑心你下次再跟劍謫仙一起瞞我我就--」「無缺?」
一向對舒龍琴心重重提起對劍風雲輕輕放下的人有點反應不過來,「…風雲?」「是我,琴心他去洗手間,我看電話響得急就先接了,沒想到是你。你還好嗎?身體是不是不舒服?」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
…總不能說他剛被劍謫仙抱去浴室清理沐浴完,現在依舊全身發軟在床上躺平吧。
「無缺只是有些累,他休息一下就好了。風雲,請你轉告琴心,晚上我跟無缺會過去吃飯。」沖澡完畢的劍謫仙越過月無缺拿起手機物歸原主。「好,琴心有說對今天的新菜單很有自信,原本也有要我通知你們的。那大哥無缺,晚上見。」
結束通話,包著月無缺內餡的芋泥捲緩緩蠕動,想遠離這個害他腰痛的兇手。
「還在生氣?」
「哼。」
雖然月無缺很認真表達被算計的不滿,但眼角尚留餘紅,看起來更像欲嗔還迎。他決定繼續用屁股對著那個看起來意氣風發的虛偽劍謫仙。
「只是想給你個驚喜。」
「用我的花太便宜你了,還有在辦公室一點都不浪漫,你要怎麼補償我?」
他的兄長依舊端著一副沉穩可靠受人敬重的冷淡撲克牌臉,「晚上回去後繼續?」
「劍謫仙!!」
抱起掙扎像在給人搔癢的氣噗噗小貓,裸著上身的男人開始給他順毛,本質上喜歡被溫柔對待的月無缺在幾個親吻之後便乖乖的窩在劍謫仙懷裡已然昏昏欲睡樣。
「睡一會吧,時間到我會叫你的。」
設好鬧鐘,劍謫仙拉過被子,懷抱著他的全世界,也一同沉入夢鄉。
不久後手機螢幕閃過一條由舒龍琴心傳來的訊息,光芒一瞬而逝前,待機畫面上出現的是表情有些害羞的月無缺捧花照。
而在花束上頭顯示的日期正是:5月21日。
《完》
#謫月  #劍謫仙  #月無缺 
分類:日記

布袋戲坑深幾許。劍謫仙x月無缺/恆山一家。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