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的ME TIME裡,真的有ME嗎?---「看見心理諮商」經驗分享

這幾年網路上很流行一個詞:「ME TIME」。尤其自己身在女性媒體,這個詞更是被拿來大用特用。「再忙,也要留給自己保養的ME TIME!」、「每天忙老公忙小孩,你留時間給自己了嗎?」…以此類推不勝枚舉。
雖然這詞有點氾濫,但依然是女人圈中的夯話。因為它筆直戳中了大多數女生心中的渴望:「想要愛自己多一點」。女生似乎天性為別人著想勝過於為自己出發,尤其內心深處有匱乏、想要被愛,最後卻因為愧對了自己而感到後悔的女人更是如此。所以「ME TIME」一喊出口,女人之間心領神會一聽就懂,而且絕對會舉雙手高呼響應。
我也曾是「ME TIME」的信徒,尤其身為一隻天蠍女,加上平日高壓的工作環境,對於獨處時光的需求就像螞蟻看到糖,恨不得立刻撲上去。每次逮到一個人的時光我就大肆揮霍:放空、追劇、看漫畫,有時甚至熬夜只為了多滑幾下手機。我以為自己盡情享受ME TIME了,好好寵愛自己了。
但不知為什麼,每次這樣過了一整天,我都覺得很空虛。我不是留時間給自己了嗎?不是都做自己想做的事嗎?為什麼不開心?
前陣子,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始做心理諮商。原本是為了解決其他課題去的,但心理師判斷我需要先「急救自己的情緒」。在大約第五次諮商時,她帶我做了一個「情緒陪伴」的技巧。從深呼吸開始,她請我感受自己的身體,覺察到有胸悶的狀況後,循序漸進地問我:覺得胸口是什麼顏色?什麼形狀呢?…
漸漸的,她帶我看見內心深處的「自己」:一個12歲左右的女孩,穿著我想像中的紫色衣服,並背對著我。因為以前有看過探討內在小孩的書,我一開始想著:喔,是我知道的技巧嘛。在好多年前我就知道內在小孩老是背對我啦,那這招可能沒什麼效吧。果然,隨著她引導我和我的內在說:你願意讓我陪伴你嗎?我會一直在這裡…等等,內在小孩還是沉默不語、無動於衷。我甚至有點坐不住了,但心理師還是堅持要我對話下去。
…你在生氣嗎?
…嗯。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生氣嗎?
…因為,你每次都騙人。你根本沒有在陪我。
我心頭震了一下,但也無奈覺得是預料之中的回答。隨著心理師的引導,我和我的內在說:那要怎麼做你才會不生氣呢?
…只要你願意偶爾順著我就好了。
…但,家裡狀況多,我要兼顧很多人的心情,我沒辦法順著你…
…我知道你很為難。所以我沒有要你常常順著我,只要一點點,就行了。
到了這裡,本來自認沒什麼情緒起伏的我,突然哭出來了。除了內心深處的難過和抱歉通通湧上來之外,竟還有一個「感動」的情緒。我突然感受到「她」轉過頭來看我了,有點無奈的表情中又帶著心疼。原來她一直都體諒著我,原來我不是非得要在家人和自己中做出二選一。我一直掙扎不想做個自私的人,但這不是自私,因為心理師告訴我,凡事並不是只有1和10,雖然我還是得常常幫家裡的忙,但只要偶爾順著自己的心意、有時留時間給自己,就好了。
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ME TIME,原來這才叫做「陪伴自己」、聽見內心的聲音。以前的我,雖然留時間給自己了,但卻總是和「我」之間隔著一道牆,覺察不到自己真正的情緒和心聲。難怪就算追劇了、放空了,卻還是覺得精疲力盡。
因為諮商的時間到了,心理師引導我結束和內在的對話後,帶著歉意說不好意思得結束,沒辦法做一些事後的討論。我說沒關係,很謝謝你。當時因為還沒完全平復情緒,只說得出這一句,但我事後發現這好像成為我人生的轉捩點:終於,在我往後的ME TIME裡,真正陪伴到了「ME」,而不是徒有「TIME」了。
這個神奇的經驗,我終於付諸文字記錄下來了。這中間還有個有趣插曲:諮商結束時,我突然發現那個12歲的內在小孩,好像變成了30歲的,現在的我。我覺得她是我的導師,比我更有智慧,什麼事都可以問她。原本和諮商師約定好下次來探討,可惜遇到疫情爆發,不得不暫時取消諮商,但已經足以支撐我這陣子的情緒。我很謝謝看見諮商的玉恩心理師,她溫暖但堅定的專業和女性力量,讓我能放心把自己交給她。很期待下一次的諮商,希望能一步步幫助自己更進步。
小小的諮商經驗分享給大家,也希望能夠對別人有幫助,之後再分享更多諮商的心得。你的ME TIME裡有ME嗎?我,還在繼續努力聽見自己的聲音中。
#心理諮商  #看見心理  #林玉恩  #愛自己  #心靈成長 
分類:心靈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