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姊妹的回憶】#12

三姐妹 三重
咖哩粉、胡椒粉、七味粉生來的基因就嗆辣。
加上時代演進下,女人必須投生產力市場,必須與男人相較高下,加上女權日益高漲,在母親小麥粉的調教,適者生存的道理之下,嗆辣是必備的一味如美式餐廳必備的TABASCO。表現得太甜,或是表現失落,會被視為弱者的表現。
咖哩粉爬觀音山時,依稀都還記得爸媽對她說:「一口氣爬上硬漢嶺,你就是條硬漢!」
一天,七歲的咖哩粉哭著從小學返家。
「怎麼了?」小麥粉問。
「同學打我」咖哩粉回答。
「同學打你?」
「嗯……」
「那明天你就去打他,打回來,知道嗎?」
「蛤?什麼?」
「同學打你,你哭著回家,表示你輸了,你怎麼可以輸?明天去打回來」
「喔……」
從15歲唸五專時期開始,咖哩粉每每講到家住三重,就被視為混幫派的大姐大,倒不是外表真有江湖味,而是有一種令人感到強勢的氣場。學生時期都還能用這樣的氣勢應付課業,能在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的圈子裡,得到前三名的頭銜。
但是,不懂得表現弱勢的女人,對職場上的生存法則而言,在咖哩粉活到中年之時,才發現這是一種有毒的基因。
#三姐妹  #三重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三姊妹的回憶】#11
  • 下一篇
  • 【三姊妹的回憶】#1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