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踏上菸酒生修行之路前的時光

by 安
離開前一份工作前,我就找好了現在這份研究護理師的工作,體力與時間精神壓力與在醫學中心急性病房工作的日子相比是輕鬆許多,雖說研究工作總有學不完的新事物等著被解決,但至少有正常作息及週休二日,從陀螺般的生活回到普通上班族作息,一開始很開心, 但放空久了,說不焦慮是騙人的,這焦慮來自於自己對現況的不滿足,總覺得目前尚無家庭照顧工作要執行的我,應該要將多出來的這些時間拿去充實自己,以應變未來的各種變化,拓展自己未來求職的廣度,因此報名參加了勞工健康服務護理人員安全衛生教育訓練課程並考取職護執照,你說我想去公司當職護嗎?其實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只是覺得玩不起錢滾錢的遊戲,不如就裝備自己吧!也好在我向來對上課讀書考試並不排斥,於是我就讓這樣的課程填滿我兩個月的週末時光。
跟著教授和醫師做研究的這段時間,為了醫生的研究我花了不少時間鑽研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向工程師朋友請教寫程式相關問題,在投注許多時間與心血後,每每在兩眼發痠腦袋放空之際,總有會閃過可惜阿!作者不是我的念頭。我自己也知道我在中間參與早已超過原本這份工作所要求的,但是當你一開始做到了95分,接下來當然不可能拿80分出來交差,這樣的日子久了,想自己去讀研究所為自己努力的念頭就越來越強烈。
也因為目前研究工作對象是情緒疾患病人的關係,與個案因研究追蹤的密集往來互動,我想是出於信任他們開始主動傾吐自己的遭遇或是近況,身為護理師的我能做的就是傾聽,或是提供健康照護相關屬於我的守備範圍的建議,那些關於原生家庭、生命故事、待被梳理人生課題是現在的我愛莫能助的,也不在我的執業專業範圍。我想要更多,希望自己有更多能力助人,希望做自己的研究,開啟自己的事業同時保有更多的彈性,又或者想知道當遇到困難或是感覺卡關了,該如何自救或救人,這種種因素引起我考取臨心所的動機,而我也因此在過去一年成為在職考生,這中間的勞累與考前的焦慮就不加以贅述了,確定有考上後,心裡只有真是大感謝!
大概在今年四月中左右,一位同屆考取心理所的同學跟我詢問有關租屋的事情時,無意間得知他七月要進Lab,我這才驚覺天啊!是我現在工作的研究團隊太安逸嗎?研究生都九月開學才進來,其實學校也是說七月才會發布註冊相關資訊,頓時焦慮指數再度爆表,爬了一下網路上過去有關找指導教授的文後,我決定還是以我自己方式去聯繫教授,可能有工作歷練有差,我基本上把找教授這件事情當作去應徵一份新工作,因為最終決並要不要進去的還是自己跟教授。成功與教授聯繫上後,確認好大概必須要進Lab的時間,接下來最要緊的就是找新人並且準備交接,我又再一次的無縫接軌,就像我離開第一份工作時一樣,沒有休息沒有假期。
在這世界上未被COVID-19肆虐時,我本來希望如果成功考上研究所,我想要離職去歐洲走Camino de Santiago,對這段旅程的嚮往是透過一部德國電影《我出去一下》(Ich bin dann mal weg),但看來我可能要把這個願望放在我考到心理師執照之後了。
歐洲 護理師 生涯規劃

Film "Ich bin dann mal weg" Foto: Warner Bros.

#歐洲  #護理師  #生涯規劃 
分類:健康

『週週褟褟米,陪伴大家刻劃出生活的軌跡,分享生命的故事。』 安與晴共同經營的週週榻榻米,在這似短暫卻漫漫的人生中,為日常畫一點色彩、多一些點綴,彰顯生活的獨特與不同。

評論
上一篇
  • 防疫新生活做些什麼?
  • 下一篇
  • 幸福遠看是美麗,近看卻千瘡百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