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二章:勇者齊聚之屋,編組成隊之四

「就算你們已經知道夢土了,但各位的前輩,也就是我的學生所帶回去的消息,絕對沒有我這位已經在夢土教導上千勇者的導師講得清楚,所以,請等我說完再發問。」
語畢,慈導師兩手虛托,一顆具體而微,約蘋果大的五彩星球憑空出現在她的掌心上方,徐徐漂浮著。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青春 米米爾

「夢土,位於宇宙黑色物質最為濃郁之處,乃數千年前舊神大戰時的最後戰場。此地蘊含著超越人們所思所想的能力。舊神大戰時的勇者在此擊敗舊神中最為強大的阿撒托斯,將之驅逐至宇宙深淵後,筋疲力竭的勇者們在夢土休養生息,安撫舊神存留下來的遺物,繼而發現並研究夢土的異能。」
慈導師手中的星球忽然從五彩變成紅色,周遭也陸續冒出其他顆漂浮的星球。
同時一隻隻形狀各異,奇形怪狀,詭異噁心或威風凜凜的超迷你舊神,紛紛在星球周圍浮現,並開始彼此攻擊。
感覺耳內似乎又出現那重擊人心的鼓聲,汪蘋不適的皺起眉心。
果不其然,鼓聲達到最高點時,所有星球和星系像是撞球桌上的球般通通被波及,四分五裂,或炸裂成黑洞,其爆炸的能量部分被舊神吸收,部分則是醞釀出新的星球或星系,宇宙的生態因而周而復返。
慈導師接續道:「其中一個最顯著的能量就是浸潤了舊神殘存能力的夢土,擁有招喚能與舊神對抗的勇者的能力。也因此,在夢土上的勇者得知儘管舊神因舊神大戰結束而陷入沉眠,遺念也深入周遭的星系。信奉舊神的遺民卻沒有因為舊神沉眠而散去,反倒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之後,故態復萌,試圖重新招換舊神,恢復往日的榮耀。」慈導師冷笑。「當然,對我們來說,是恢復那恐怖暴虐的奴役年代。」
紅色的星球旁邊一顆綠色的星球忽地放大,一片廣大的焦土由內而升,醜陋畸形的怪物形成一大片藍色的區域,正與另一群各色種族混雜的民族交戰,魔法燦爛,弓箭如雨,對方的藍血與這一方的紅血浸潤大地,殘酷慘烈,不死不休。
汪蘋覺得自己好像在看立體投影的小電影,那麼真實,卻也那麼的虛幻。
「不要!」
忽然有位熊臉人掩面痛哭,周遭的同學也心有戚戚焉的一臉哀傷。
焦土陸沉,綠色星球恢復原本的大小,慈導師的面紗無風自動。
「墮落者遺民?」她問。
熊臉人一滯,而後哽咽的點點頭。
「我的家鄉也是。」慈導師語氣感傷。
熊臉人猛然站身大吼。「導師,妳要我做什麼都好,求妳教教我,怎樣才能將這些該死的墮落者驅逐盡淨!」
語氣恢復平靜的慈導師說:「所以,夢土招妳來了,不是嗎?黑月。」
頸項有一抹黑色彎月刺青的熊臉人喃喃的問:「妳知道我的名字?」
「是夢土招你們來的,我們當然認識你們。」慈導師揮揮手,示意黑月坐下。
「夢土的能力到現在我們也只探索了不到十分之一,若是將來你們被夢土選上,也能跟隨瑪蘇米領主一同研究夢土,我們現在可是很缺人手的唷!」
慈導師恰當的微笑,緩和了凝重的氣氛。
汪蘋卻笑不出來,因為她越聽越覺得這裡恐怕真的不是夢。
還有什麼消息能比夢即是現實更詭異?
「夢土在你們睡夢之際招喚你們來,是因著殘存在夢土的舊神遺念渴望祭品,鮮血和生命的祭奠能讓它們從沉眠中甦醒。這也是為何信奉舊神的遺民在各星球不停掀起戰事的主因。舊神甦醒需要非常多的血、不凡的生命獻祭、以及依憑的舊神遺物,三者不可或缺。幸好,在舊神的心中我們就跟螻蟻無二異,信奉祂們的遺民亦然,所以殘暴的舊神極少眷顧這群盲目崇拜的遺民。」
「沉睡的舊神只會在某種因緣際會之下,拖曳的遺念降臨到某個和它心意的遺民身上,這位遺民就會成為遺民中的領頭者,他們能感知舊神的想法,厲害的甚至能繼承些許舊神的能力,一般人幾乎難以披敵。」
「此時,就需要具備舊神和舊神遺民相關知識的勇者與遺物,挺身而出,殲滅遺民及其領頭者,才能喝止遺民壯大,進而除滅整個教團,使遺民在該星球徹底滅跡,如此一來,舊神大戰的遺毒才算是完全清除,我們眾人盼望的和平和自由才能真正降臨。」
「夢土,就是培養這群勇者的處女地。在這裡你們能學到各種與舊神遺民相抗的知識和技巧,並且能招募隊員去到你們的所在處並肩作戰。對各位家鄉仍有遺民肆虐的你們來說,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有力的幫手。夢土想幫助各位做到的不是平衡戰局,也不是驅逐遺民,而是徹徹底底的殲滅,一個不留,連根拔除,這需要高超的能力和手段才能辦到,夢土絕對能提供你們學得這些能力,並去到需要幫助的星球。」
慈導師略帶激烈的語氣鼓動著眾人,使大家莫不被鼓舞了起來,兩眼發亮的注視著她。
唯獨汪蘋一個人感到退縮和害怕,她不像其他人對舊神和舊神遺民有一定程度的認識,甚至自小就與遺民相抗而長大。她僅僅從方才才初次得見勇者的能力,並一窺舊神的殘暴無敵。對她這個活在和平時代的十八歲少女來說,已經足夠震撼了。
現在又聽到慈導師說的這番話,無非是要培養她們和那些英勇殺敵的前任勇者們一樣,擁有與舊神遺民對抗的能力。汪蘋根本沒想過這些,她覺得一切都荒謬的難以置信,偏偏這群人又表現的好像真有此事,令她更覺荒唐和孤單,萌生退意。
「……相信你們的星球的勇者前輩們,已經用他們的行動和鮮血證明夢土無上的價值,甚至有的也模仿夢土,在當地培育起自己的勇者,這也是我們所支持推行的,越多的人學習如何對抗遺民,才能將舊神復起的苗子扼殺在搖籃中。」
慈導師透過面紗一一注視現場二十多名勇者,用彷彿要說到他們心坎裡的平和腔調開口道:「更重要的是,我們擁有舊神遺物。遺民用遺物招喚舊神遺念,我們則能用遺物與之相抗。」
此話一出,眾人騷動了起來,就連開始打起退堂鼓的汪蘋也被好奇起來。
「方才前屆勇者們的表現,妳們應當都看清楚了,有人能說說最後夢土勇者是怎麼獲勝的?」
壯漢猛忽然起身說道:「哈斯塔擊敗克蘇魯。」
「嗯,是怎麼佈局的?」慈導師細問。
猛猙獰的臉瞬間僵硬,浮現尷尬。他只記得勇者們打的很慘,很拚,直到哈斯塔出現,戰局的天秤才倒向夢土勇者這裡,細節上是怎麼做到的,他根本沒注意到。
竊笑聲四起,猛的臉逐漸脹紅並大吼:「有什麼好笑的,你們知道?」
笑聲嘎然止息。
「我知道!」輕飄飄舉起灰霧狀的手,用力揮舞。「我知道木木哥哥知道!」他指向位於他的下方,坐在汪蘋旁邊的烏木。
烏木闔上的箱蓋像是嘆了口氣般,打開了箱蓋,露出一到漆黑的口子。「是六保一戰術。六個梯狀小隊在前方吸引克蘇魯的注意,好讓第七梯狀小隊能專心招喚哈斯塔。主祭者為一名三眼少女,來自大麥哲倫星系劍魚座,手持遺物,高唱禱文,看不清楚遺物的樣子,但一定是哈斯塔的遺物,才能將他的遺念招喚出來對抗克蘇魯。」
「很好。」一直很沉默的忍導師讚了聲。
烏木閉上箱蓋,像一只箱子般靜止不動。
壯漢猛氣鼓鼓的瞪視著他。
「不愧是我輕飄飄的木木哥哥,超厲害!」小男孩幽靈笑嘻嘻地鼓掌。
「咒歌捧著的是哈斯塔的指甲片,封印在夢土產出的特殊晶石內,才能在眾人不被哈斯塔遺物感染的情形下使用遺物。」慈導師解釋道:「舊神雖然難以披敵,就連寄宿在遺民領頭者身上的殘念也強大無比,但只要擁有遺物,挑選相剋的屬性,破解遺民詭詐的佈局,集合團隊之力,除滅盡淨並非難事。」
「如何取得遺物?」晨星忽然開口了,而他提問的也正是大家最為關注之點;包括汪蘋。
慈導師搖頭,面紗如波浪般輕晃。
「遺物無法取得,只能獲得青睞。簡單說,就是主動權在遺物的身上,我們只能提供你們覲見遺物的機會,至於能不能被遺物選上,則看個人的造化。」
「如何取得覲見遺物的機會。」晨星繼續精闢的發問。
慈導師面紗後的臉,浮現一股朦朧的笑。
「編組成隊,贏得積分,積分最高的團隊,自然能獲得覲見遺物的機會。」
晨星不悅的抿唇,看起來正在忍著不駁斥這條與他心意相左的規定。
慈導師彷彿感覺到晨星的想法似地,抬眼望向他並說道:「除此之外,獲得特殊功績的個人,也有機會。」
晨星這才滿意的哼了一聲。
「編組的規則很簡單,不可低於兩人,其餘無上限。不得退隊,不得交換隊員。因為當日後夢土派你們前去各國試煉時,不可中途退出或更換隊員,這是讓你們提早適應彼此,並藉著在夢土的訓練,配合出只有各自的團隊才有的必殺技組合等技巧。現在,組隊開始。」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校園青春  #米米爾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準三級疫情社會觀察之QR摳篇。
  • 下一篇
  • 【黃虎眼石撥放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