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那股難受的感覺叫做被討債

「故此你們要順服神,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雅各書4:7)
壓力 羞愧感 焦慮 饒恕 耶穌

**I do not own this picture. Artist’s name was not listed to give credit to.**

下午,我開始覺得有些煩躁,我繼續工作,然後下班。回家路上,我感覺到壓力,在安全帽裡鬼吼鬼叫了一下。晚上吃完飯來追劇,《如蝶翩翩》很好看,一面追劇一面滑手機,明明沒什麼需要滑手機的事。看完劇,到了洗澡刷牙的時刻,我感覺非常焦慮,大量的滑起手機,忙著閱讀文章,以為讀了很多字就能充實自己;忙著玩遊戲,這個血量沒了再換另一個,明明打太多遊戲只會讓我工作累積的手痠更嚴重。該上床睡覺了,心頭沉甸甸的,那種感覺很不舒服,我不想正視,我趕快讓自己睡著。幸好我從來沒有失眠的困擾,睡著一直是我的防空洞,無論天空有什麼正在轟炸我,我總能鑽進被窩藏好。
這晚我沒有睡好,兩點醒來一次,五點醒來一次,之後一直淺眠到又要起床上班的時刻。
工作時有很多事能轉移我的注意力,但到了下午,莫名煩躁感已經累積到讓我錄音時感到吃力了。我必須分出一半的力氣來撐擋住來自天空的轟炸,另一半的力氣才能用來構思故事並錄製兒童節目。這種狀態讓我更覺煩躁!
掙扎了幾個小時,我覺得我必須要發代禱信了。我不確定我應該要發給誰或哪些群組,就是開始打字,描述我的困境。
「這幾天我時不時就感覺到羞愧、緊張、恐慌、焦慮,就連要講出我有這些感覺,我都覺得丟臉。」
當我能夠清楚的坦白的說出那些不好的感覺,我忽然發覺:被揪緊的心鬆開一些了,我能夠講出那些感覺的源頭了。那件事我從剛出生還只是個嬰兒時就知道了,我卻不知道我是如何知道的。
當我剛從醫院被抱回家時,爺爺、奶奶、爸爸、姑姑搶著抱我,媽媽成了家裡唯一與其他人無血緣關係的人。媽媽剛出生還只是個嬰兒時,曾經因為「又是個女兒」而被丟棄過,幾經轉手給那些不孕症的夫妻收養卻無果,才又被送回自己家裡長大。媽媽身體健康的長大了,心靈的傷卻隱密而深刻的留下。當媽媽看著夫家輪流抱我,她心裡很不平衡,她看著我在心裡說:「憑什麼妳一出生就得到大家的愛!憑什麼我一出生就被丟棄!我恨妳!」長大後我才知道,媽媽在生完我後患有「產後憂鬱症」。我喝配方奶長大,是因媽媽不想擠壓自己的乳房,她給自己打了退奶針,很快就再也沒有母奶了。
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當時我聽見了媽媽的心聲。因為這個心聲,我感覺自己是個討人厭的累贅與麻煩,我變得極為乖巧與安靜,像個隱形人。這讓後來接手照顧我的奶奶非常安慰,她常向人誇耀:「這個孫女最乖,她從小就不會哭,所以都不用抱。」在求學過程,當女孩們劃分小圈圈勢力範圍時,我不屬於任何圈圈卻從沒被討厭或攻擊過,因我是如此徹底的「無害」。到了該談戀愛的年紀,任何男生的示好都會引發我的焦慮感,而我總能算準對方可能會告白的時機,提前逃跑,完全不留機會。(Opps!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連同性密友,我也容易只用客氣友善卻不夠真實的樣貌來對待她們。我迴避了所有被愛而親密的關係。
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當時我聽見了媽媽的心聲。因為,媽媽其實是愛我的,在我長大以後,她再也沒有向我投射過這種愛裡藏恨的情緒,我怎麼能找她對質呢?我不想傷害母女關係。而如果我告訴媽媽以外的別人,別人會認為我是瘋子和不孝女吧!我無法解釋我到底是怎麼聽見媽媽的心聲的,更無法證明我所聽見的就是事實。
那股壓著我一天一夜的壓力,實際上是一種我無法消解的控訴:妳不配被愛!妳不配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樣是對不起辛苦把妳生下來的媽媽!妳要做個乖巧貼心的好女兒,唯一的辦法就是永遠單身守著媽媽。
這不是我的心聲,我是想要被愛的,只是我連嚮往、渴望、起心動念,都會觸發那股壓力。那股壓力就像一隻大手壓著我,逼我在羞愧、恐懼和痛苦中連連道歉:「對不起!我不應該渴望幸福。」
如果這不是我的心聲,也不可能是現在的媽媽對我的期待,那,這股壓力和權勢的源頭,就只會是魔鬼了。
我無法回到過去拯救媽媽不遭遺棄、不淪為人球,我無法藉由現在的乖巧與否、幸福與否來填滿媽媽心裡的黑洞,但我也無法假裝我從來沒有聽見並記住那個讓我異常痛苦的心聲。所以,我只能照著耶穌的教導--「饒恕七十個七次」。我含著淚喊出聲: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奉耶穌基督的名,我饒恕媽媽因自己的創傷而恨我的情緒。」
喊了七次,我明顯感覺「天開了」,那股濃厚的壓力煙消雲散。我知道這不代表以後我再也不會被媽媽又愛又恨的情緒抓住,當我再次被魔鬼追討要「為媽媽的心理創傷和不幸人生負起責任」時,我會記得,耶穌基督已在十架上替我還了一切的債。我和媽媽都信主了,我們不再欠對方了。
另外,當下次又有莫名的焦慮、畏懼、緊張、壓力籠罩我,最好不要為了逃避不舒服的感覺而「裝忙」找很多事來做,那只會讓我像頭驢子任由背上的負荷愈來愈重,坦白承認(直視老虎的眼睛)才是快狠準的解決之道。
感謝主!祂使我周圍有許多願意傾聽我的人,不給解藥,單單只是傾聽、理解、接納、代禱。好些和我一樣天生具有「高敏」+「共感」特質的基督徒姊妹,她們是不會把我憑空接收到的資訊斥為無稽之談的,還會以更多她們接收到的異象來堅固我、支持我。好些和我完全相反的「低敏」+「勇敢」特質的基督徒姊妹,她們願意理解我憑空接收到的資訊,再以她們所擁有的特質與資源來護衛我、幫助我。她們願意喜愛我真實的樣貌,我當然是可以被愛的。
#壓力  #羞愧感  #焦慮  #饒恕  #耶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樹,妳在怕什麼?
  • 下一篇
  • 沒關係是代禱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