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NL-1

傑克沃爾頂著睡眼惺忪的神態看著螢幕。
自從他老婆堅持一定要搬家後,他就沒有好好的睡過一覺了。
沒辦法,線上拍賣房子不是太小就是太貴,想在紐約挑到空間足夠,價錢合宜的住宅根本不可能。
該死,又是一間貴的不合理的房子,還沒有三房兩廳!
傑克懊惱的咬了咬牙,「天殺的⋯⋯」他恨恨的念上一句。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可是他內心很生氣。「我不看了。」傑克自言自語。
他碰的一聲闔上筆記型電腦。
👍👍👍
「嘿!」卡特叫醒上班打盹的傑克。
「你還好嗎?」
「還好。」傑克邊說邊玩弄放在桌子前方的猶太教燈台。
卡特是傑克的好友,兩人從大學時代就已經是室友了,畢業後,兩人還到了同一家新聞台上班,就連傑克現在的老婆,都是卡特介紹的。
「最近你在忙什麼?」卡特微笑著問:「要不要下班去喝一杯?」
傑克疲倦道:「不,謝了。」他用雙手抹了抹臉,「我最近在忙著看房子。」
「你們要搬家啦!」卡特有點驚訝,因為傑克沒有告訴他
「對,因為梅爾堅持。」
「你們要搬到哪裡?」
「紐約,大蘋果。」傑克看向他說
「紐約?」卡特臉抽搐著,「紐約啊⋯⋯」他思考著。「紐約很少有房價便宜的地段耶!」他對傑克說
「是嗎?」
「對,除非你去黑人區。」卡特說:「但相信我,你不會想去那些地方的—那些地方不是黑幫就是毒品—你兒子今年才升高中,對吧!」
「對⋯⋯」傑克搖搖頭,「所以很麻煩。」
「是啊!」卡特狀似悠閒的躺在辦公椅上,「這年頭要找到便宜又大的房子根本是天方夜譚。」
傑克沒有回應,新聞直播現在正在進行預備工作,就在他的前面,用玻璃門隔開,主播站的地方一片綠油油的。
傑克有時會覺得,他們這種幕後人員根本就是廉價勞工,工作量像山一樣,好處他們沒得多少—他自己是不在乎,可是好兄弟卡特倒是一天到晚抱怨。
「⋯⋯不過如果你真的找不到房子⋯⋯」卡特突然開口,「我這裡剛好有一間⋯⋯」
「真的?」傑克猛一轉頭,眼睛發亮
「當然,」卡特回答:「而且完全符合你心目中的條件⋯⋯」
傑克迫不及待的問:「在哪裡?」
「一個在紐約市郊外的小城鎮,叫做亞伯鎮。」卡特一邊打開谷歌地圖,一邊對傑克說:「看,
就是這個。」他用鼠標在電腦螢幕上畫著圓圈。
傑克望了望螢幕,那個小城鎮從空拍圖看起來就像一個棋盤—四四方方的小鎮被一條條細線區分成一塊一塊的;在小城鎮的中間,兩條寬廣的大道形成一個十字將小城區分成四等份,如同蛋糕似的。
「怎麼樣?」卡特問
「學校在哪裡?」
「喔,在這。」卡特放大了一條大道的末端,一個典型的學校門口印入眼簾:一個鐵門,一個警衛室,還有一個對稱的教學樓。
「這環境如何?」卡特又問一次
「不錯。」傑克回應,他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這是我一個朋友老爸的屋子,」卡特關掉谷歌地圖,「那個老人最近過世了,所以他打算便宜賣⋯⋯」他接著打開二手屋的出售網站,「你看一下。」
售樓網頁非常的簡潔,但是並不會太過簡陋;大部分的資訊和一般網頁沒有什麼特別的區別—可是那個斗大的廣告卻真實的吸引了傑克的眼球:
上帝選民的團結之家,亞伯拉罕後裔堅實聯盟⋯⋯
「這是一個猶太社區啊!」傑克問
「對,」卡特一臉沒有情緒,「所以我才說適合你。」
「去你的⋯⋯」傑克苦笑回應—他的特殊身分曾讓他吃足苦頭,「我不喜歡這種玩笑。」
「抱歉,伙計。」卡特道歉說。
傑克是不介意卡特,不過這個「玩笑」倒是讓傑克想起了一些東西;「你還記得我高中時的糗事嗎?」
「你是說被罵『死猶太佬』嗎?」卡特嘆了口氣,「那個人是神經病,他因為那件鳥事被退學。」
「對啊⋯⋯」傑克咬咬下唇,「他為什麼這麼做?」他聳聳肩
「他是他媽的伊朗人。」卡特回答。
傑克抿抿嘴,了解的點點頭。
卡特把筆電拿回自己那邊,「不過⋯⋯你喜歡嗎?」他轉頭問。
傑克笑了,「當然。」他一邊辦公一邊說,「我覺得我的老婆會很喜歡。」
「那太棒了。」傑克的兄弟說,「如果你不滿意的話,我還可以幫你找別間⋯⋯」
「不,謝了。」卡特露出淺淺的微笑,「我想要那間,我要定了!」
「那不錯啊!」卡特一邊回答一邊敲打鍵盤,發出了「噠噠噠」的聲響,「不過⋯⋯」他又出聲了,「我那個朋友說,那個社區有一些小小的問題⋯⋯」
「問題?」傑克問。
卡特咬咬牙,「對,所以⋯⋯再考慮一下。」
傑克聽後「呵呵」笑了兩聲,「我會的。」
👍👍👍
雖然卡特建議傑克三思,然而大腦短路的情形不是說個兩句話就能夠避免的。
傑克回到家後,和老婆討論了一下,就下單付了頭期款給付了—幾乎花光了他們多年來的積蓄—數字上看起來價錢不低,但和紐約市近郊的其他地段比起來,真的是太仁慈了—傑克可能傾家蕩產還買不起一塊門板。
在那之後,他們就開始了打包傢俱的工作,花了他們兩星期將沙發、電視、冰箱等裝箱,還順便清出了將近佔總量四分之一的垃圾——除了不能用的,有一大部分其實是賣場和商城促銷活動的贈品或是換掉的家當。
這些佔空間的的東西都被梅爾用市價七八成變賣給鄰居朋友,賺了一筆小財,填補買新房子的漏洞。
時間一轉眼到了沃爾一家前往新居的日子。
「起床了!」
艾克納皺著眉頭醒來,老媽梅爾站在半開的門外面
「幹嘛?」
「我們今天要去新家了。」梅爾回應:「把東西收好,然後放到你爸的車上。」
「好啦⋯⋯」艾克納懶洋洋的回應,身子還攤在床上。
👍👍👍
「叮叮⋯⋯」門鈴不斷作響,傑克趕忙應門。
他把門一打開,愣了一下說,「⋯⋯喔,嗨,卡特!」
「嘿,伙計!」卡特笑道,順便對屋裡的女人小孩問候。
傑克打趣地問說:「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我只是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不,謝了;我們很好。」傑克謝絕了他的好意,「我今天早上已經和柯爾先生說我這星期不去上班了。」兩人走出門。
「你這幾天都請假?」卡特問
「對。」
「祝好運!」
「謝了。」傑克回應。他咬咬下唇,「最近你們在忙什麼?」他問
「你回去應該要做北京奧運的相關新聞,然後⋯⋯我又要被派出去了,在三星期後。」卡特嘆了一口氣。
「北京奧運?」傑克嘆道:「那還真是無聊又累人啊!」
「我才辛苦呢!」卡特搖搖頭,「我絕不再搞這種工作了!」他突然高亢的說。
傑克感覺到不尋常的氣息,那話聽起來就像是某種宣言一樣。
「什麼?」他問
「呵呵⋯⋯」卡特的口氣突然神秘兮兮起來,他的音量一下子壓低了好幾份倍,「其實
⋯⋯我最近在計畫著一篇獨家大新聞⋯⋯」
「獨家大新聞?」傑克越趕越怪,「多大?」
「大到可以撼動世界。」卡特興奮的低語:「大到可以改變全世界。」
傑克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卡特在計畫著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個人是沒什麼興趣,能夠領到薪水,家庭和樂就足夠了。
他可不想隨便冒險。
傑克笑著說:「好吧⋯⋯如果你拿到普利茲獎記得寄邀請函給我。」
👍👍👍
社區的入口差了一塊牌子,在牌子上有著金屬加工而形成的字,全部用大寫寫成:
「歡迎來到亞伯鎮,友好與和平之地」
看來,是一個很和諧的小城呢!
和諧到特別舖了兩條分開的柏油路,給不同的人進出。
初來乍到者一定滿腹疑問。
👍👍👍
艾克納吹著口哨,快著外面的街景;後座是他的天下,他把整個身體放在泡綿軟墊上,好不舒服—除了轉彎的時候。
「咻—」—「哎呦!」
老爸車子突然一個轉彎,讓艾克納撞到他的腦袋。
「狗娘養的⋯⋯」艾克納罵了一句
「不准說髒話,艾克納!」梅爾從前面對後頭說。
👍👍👍
搬家工人把一個個大箱子抬進屋裡,這些箱子裡裝著他們上一間房子的大型傢俱,就像沙發、冰箱、電視等。
傑克沃爾和他的家人看著他們工作,這些工人的樣子讓他想起以前自己對碼頭工人做過的一篇追蹤報導,當時那些人的樣子和現在眼前這批人沒什麼差別。
「嘿!伙計!」
一個人聲像是晴天的雷鳴,中正了傑克的思緒—回頭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男人。
這個男人看起來,和自己年齡相差不大,但頂上卻已經明顯斑白,鬍子刮的乾乾淨淨的,嘴巴周圍油油亮亮,像是擦啦護唇膏一般。
這個男人友好的問候:「哈囉!」他手指像傑克問:「你們是新搬來的那一家嗎?」
「對,我們是。」梅爾微笑著說
「我是傑克沃爾,」傑克和男人握手問好,「這是我老婆,梅爾;還有我兒子,艾克納。」他對男人介紹他們自己
「很高興認識你們。」男人回應說:「我叫以西結羅賓。」他遞出幾張東西,「我在我們這邊的沃爾瑪超市對面開餐廳。」
傑克看了看他接過的東西—那是三張折價券,「謝謝你的好意,但⋯⋯」他原本想還回去,但是以西結
打住他。
「沒關係,伙計。」以西結露齒微笑,「就當作是禮物吧!」
「謝謝⋯⋯」雖然不願意,但傑克還是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需要我幫忙介紹鄰居,」以西結友好的問:「你們才剛搬過來,應該沒有熟人吧!」
「呵⋯⋯」傑克笑著婉拒,「謝謝,⋯⋯但我們不需要。」他搖頭說。
以西結咬咬下唇,「好吧!」他對他們說:「⋯⋯不過,如果你們需要幫助,或是遭遇什麼困難的話,儘管來跟我講,我是我們這個猶太區互助委員會的主席。」他抿嘴微笑。
「好⋯⋯」傑克勉強笑了笑,點點頭——他還不知道,現在跟他講話的這個人,以西結羅賓,是這個社區的領導人。
👍👍👍
「他們怎麼樣?」
「他們很熱情。」梅爾說:「有一個邀請我去參加她們家的烤肉派對。」
傑克笑了一聲,他拿著啤酒走到客廳,「你有答應嗎?」
「不,我沒有。」
「為什麼不?」
「因為我太忙了!」梅爾把吃晚餐的用具一把放到水槽,「在早上。」
「我不覺得妳很忙。」傑克邊說邊打開電視新聞。
電視開始播報起晚間新聞:
~今天在俄亥俄哥倫布發生一起縱火案,一間猶太教堂遭到不明人士丟躑汽油彈,警方表示目前還在調查⋯⋯~
~愛德華哈里森的謀殺案調查還在繼續,2008年1月,哈里森在他洛杉磯的家中被人槍殺,行兇者在現場留下了「SS」的符號⋯⋯~
~華盛頓州西雅圖的一個猶太墓園今天早上被發現遭人惡意破壞,警方表示犯案動機很有可能是反猶太主義,因為現場留下了大量納粹符號⋯⋯~
「啪」,傑克關掉了電視。
根據他在電視台工作的多年經驗,9:00以後播放的電視新聞通常沒有什麼營養的內容,基本上不是犯罪就是謀殺,根本就是犯罪小說家和B級片導演的靈感來源⋯⋯
「碰!」
猛然一聲,打斷了夫婦倆的動作!
「那是什麼?」梅爾問。
兩人趕緊打開家門查看—
「他媽的!」傑克一打開就爆出了粗口—他們的新房子被人扔了油漆彈—白色的牆壁上出現一片醜陋的紅色印記,像是被血潑賤一樣。
「誰幹的?」梅爾睜大眼睛,驚恐的問。
此時街上一個人也沒有。
👍👍👍
才剛搬過來的第一天就遇到如此「善意」,實在是太「驚喜」了,所以他二話不說馬上去報警。
「好,你有看到任何人嗎?」
「沒有。」
「好。」那個年輕的員警漫不經心的記下—他的態度讓傑克產生用散彈槍轟掉別人腦袋的想法。
「你們有看到那個人的長相嗎?」
「沒有!」梅爾歇斯底里的吼道:「沒有沒有⋯⋯這個問題你剛剛問過了!」
「好。」那個條子這樣回答道:「我們會處理,你們可以走了!」他漫不經心的態度,讓傑克懷疑,這種事是否因為過於常見?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傑克不敢置信的問
「不是我,是你!」警察對他說:「這裡很多年不處理這種報案了!這是我們這裡的規矩?」
「規矩?」梅爾不明白的問:「什麼規矩?」
這回換那個年輕的警察驚訝了!他睜大眼睛問:「你們不知道?怎麼可能?」
「我真的不明白你說的『規矩』?」傑克回應,他覺得他的反應太怪異了。
「這⋯⋯」那個員警低頭沈思—接著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等一下——你們該不會是
以西結說的那家『新來的』吧!」
「那又怎樣?」梅爾反問
「難怪⋯⋯」警員咬咬下唇
「是怎麼⋯⋯回事?」傑克開始不安起來。
年輕員警漫不經心的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這必須從頭說起了。」
👍👍👍
員警給兩人倒了水。
「事情是這樣的,」他說:「在我們這個亞伯鎮,一共有兩個社區。」
「兩個?」傑克喝了口水
「對,然後其中一個就是我們這個猶太區。」
「那有什麼問題?」梅爾問,她並沒有碰那杯水
「我們這一區隔一條大街,就是另一個社區。」員警語重心長的表示:「另一個社區——是阿拉伯移民的社區。」
「阿拉伯移民?」夫妻倆同時張開嘴,卻說不出話——彷彿周圍的空氣禁止流動了一般。
這間小小的派出所,在一股肅殺氛圍下,顯得更有壓迫感。
「對,阿拉伯移民。」他淡淡的說:「他們都來自巴勒斯坦,另外也有些人來自難民營!」那個警察搖搖腦袋,「兩個社區的樑子很早以前就結下——像這樣互相丟油漆彈和石頭在我們這裡是家常便飯。」看到他們呆愣的神情,年輕人嘆了口氣,「現在還算好的!第二次大起義的那段期間,情況完全失控,最後我們不得不請求國民警衛隊來維持秩序!」他無奈的搖搖頭。
👍👍👍
一切就像是夢一般——或者沃爾夫婦希望這是夢。
走出警局時,他們才發現,這個派出所位於十字路口交界——剛剛好座落在那無形的邊界。
傑克朝對面一望——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對面的區域。
對面街道的電線桿掛了一幅亞希爾阿拉法特的照片,搭配著一面巴勒斯坦國旗——照片下面還有一個宣傳標語,一個令人不明所以的標語:ANL。
#混沌宇宙  #以巴衝突  #紅魚Redfish  #小說創作  #911事件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