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1

或許是在年幼時承受了超乎當時年齡所能承受的,引起成長的過程中一切的跌跌撞撞與驚濤駭浪,我沒有翅膀,總是硬挺著身子去衝擊、去消化。儘管總是告訴自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卻在看著身旁朋友們的時候,仍然需要面對相對剝奪感的課題。
那不是資本主義下財富的貧富不均,而是愛的資本、愛的能力的貧富不均。從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開始,我們就開始學習愛,在家庭中、在校園中、在職場上,甚至到了人生的盡頭,一切都是愛的命題,都是愛的學習。陽光、水源、空氣、土壤,能夠讓一個人落地生根的,唯有愛而已。
一直無法發根的我,吸收養分的運輸系統十分脆弱。在世上的洋海當中搖搖晃晃,就連來到    神的殿中,也總是營養不良。看著陽光的時候,總是隱約地在心裡畫下一道界線,我不屬於光,我和光處在不一樣的世界。
「    神創造了所有人類,卻無法拯救萬民,其實也對不起非常多人吧。」儘管沒有以著第一人稱怨懟,但心裡對於苦難是非常無法原諒的。
花了很長的時間練習坦白心裡的疑惑,又花了更多時間去尋找答案。從內心當中的傷口開始,一步一步能夠面對自己、能夠告白與訴說,進而體會到    神看待我的心情,是滿滿的心疼與憐愛。後來,終於可以開口問    神:「神誕生了我,愛我不是理當的嗎?拯救我不是理當的嗎?這是創造的責任吧!」
但是受到撒旦試煉,喪失兒女和財富的約伯卻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心裡一塊僵硬的凍土好像微微鬆動了。
曾經有位牧師和我提起這個故事:有些原住民的學童要參加運動比賽,但是卻因為沒有經費購買鞋子,而必須向政府申請補助。可是,在拿到補助的運動鞋之後,這些學童們沒有因此而感謝,而是覺得理所當然、覺得這是自己的權利。
其實是能夠想像的,在長期不平等而缺乏物資的處境之中,因著比較而產生的相對剝奪感,非常容易使人走向一個只能透過主張自己的權利,來達成平衡(或說齊頭式平等)的心理狀態。只是當從這些學童的眼裡,看見自己的模樣的時候卻不免失落。
我不想變成這個樣子。我希望得到的時候會洋溢著喜悅,我希望擁有的時候會滿心地感謝;我想要看建每一個給予背後所努力的辛勞,我想要體會這些人或這位    神付出時背後所懷抱的心情;我想要感受,感受每一份愛的溫度和香氣、感受每一顆心的一跳一熱。我想要了解,隱身在宇宙之外,卻又藏匿於萬物之中的這位    神,是如何根本地了解一切,而能夠對人們付出根本的愛。
最近在種米邦塔仙人掌,是一種全株皆可食用的仙人掌,清燉、快炒、涼拌、或做沙拉皆宜,在墨西哥是非常熱烈的菜餚。帶回家的第二天,便因為照不到足夠的陽光而有點軟化。問了植物系友人,才曉得植物會從硬挺的狀態變得軟化,是為了要有足夠的延展性,伸長脖子去尋找光。
我想感謝也是如此吧。雖然    神的愛是亙古永存的,但是透過感謝,軟化心中的比較意念、軟化心中的理所當然,才能向著有光的方向生長,才能看見一花一草一木俯拾即是的愛,才能將神話流淌成永垂不朽的詩篇。
#感謝  #約伯  #苦難  #權利  #相對剝奪感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