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諮商]自費心理治療的留案率

看到網路上的匿名平台在討論自費心理治療的留案率。我覺得我的專業成長經驗對於這塊也算略懂略懂。所以可以跟大家說明與分享一下。
我需要說明一下我的背景。我是跨領域長期心理治療的學習者,從我碩二就被被當「長期心理治療心理治療師」來訓練與養成。我在這樣的訓練中,被強制要求接受長期心理治療,但經驗非常負面,負面到讓我懷疑人生。但因為我仍有心理治療的需求,在我當老師後,有接受長期心理治療,目前大約六年(同一位治療師、一年10個月,每週一次50min),預計七月中結案 。我有長期心理治療案主與受訓者的雙重身分。我也會就從受訓者與教師的經驗來做討論。另外身為案主的經驗,因為涉及隱私,就看緣分,也許有天我會比較願意說。
從長期心理治療的受訓者,到學校教師
(一) 學校教師的工作
我在接受督導的前幾次,我的前督導就說:「心理治療至少都要兩年以上見效,半年症狀緩解。」好像,心理治療要真的能夠協助到案主,就一定要走長期路線。但這樣的想法在我入社會當老師之後立刻出現了挑戰。身為代理輔導教師,我的個管學生大約三百到四百名,對於晤談時間,每間代理學校的期待不同,有些只允許中午午休與早自習,有些是大部分用午休,但緊急或嚴重狀況可以用一般上課時間,有些彈性很大,只要和學生約好都可以,但這牽涉到我有多少時間可以晤談。再者,代理老師很多都一年,我目前待最久的也大約三年。所以我實在沒那麼多時間搞「長期心理治療」。或是按照「長期心理治療」的概念,慢慢聽學生說,極低的介入,過程中想的是我要怎樣去詮釋。那我可能無法真正幫到我的學生。
在學校環境,心理評估與危機處理的能力(輔導)。引導學生思考,教導社交策略,與生活技能並類化到日常生活(特教)很重要。因此我調整了我的策略與工作方向。
1.  心理評估的部分:心理評估不只有心理,還包含了危險性、是否需要通報(性平、家防、自傷自殺、霸凌等)。了解學生目前的精神狀態(是否有發病之可能性、情緒的穩定度.....等)、系統工作 ( 社工、導師、家長、輔特合作....等)。學生的資源(家庭支持系統的狀況(父母、手足、祖父母、親戚)、同儕社交網絡 ( 在學校有沒有朋友、在班上有沒有朋友,相處與交流的對象是否同班同校....等)。學生大約每週只跟你談話一小時,但他每天生活的樣貌會是需要輔導師掌握的。
2. 危機處理的部分:
(1) 危機處理中,我會把問題解決或緩解 作為首要目標,這個問題不是他的身心症狀,而是不良的環境與突發的危機。讓當事人重新掌握對自身與環境的效能感受,也就是我可以做些甚麼事情協助我自己、我不是一個人的,而是有人可以幫我。
(2) 當身心狀況相對穩定的狀況下,在案主願意討論的狀況下,比較能去談「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發生甚麼事情,不是指客觀的人時事地物,而是案主的主觀感受。老師在這時候比較能夠較深度的同理或詮釋。把當事人內在衝突與矛盾說出來,並和他討論。
(3) 成長性的討論,我覺得這個部分自閉症學生和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的學生(許多在童年與青少年時期經歷過許多人際與學習上的挫折),或是一般生但是他過去曾遭遇過創傷或逆境,討論他是怎麼度過的?他做了什麼讓自己度過這些,以及在這個過程中,他對於自己的成長與改變有什麼發現或看法。這樣的討論可以增進學生的自我效能與掌握感,也許過去的人生有著不好的經驗,但那些不會整個佔據你的人生,你也有機會可以調整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
3. 治療我的人,專長是兒青治療與自閉症治療,取向是走動力。他對我說過,很多人找他督導都以為他一定會用動力導向來治療自閉症,但事實上不是,要選擇用什麼方式來做治療,那端看的是案主的需要。換句話說,一招半式打遍天下的模式並不存在,作為治療者,要把案主的需求放在前面,而非自己會什麼取向放前面。
心理治療 心理師 心理諮商 精神分析

Photo by Nathan Oakley on Unsplash

#心理治療  #心理師  #心理諮商  #精神分析 
分類:心靈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諮商] 疫情下的心理治療
  • 下一篇
  • [諮商]長期心理治療與漫談的差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