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讀《罌粟邊城》

最近在整理書櫃,將想送的、想捐的、能賣的都處理完了,
翻出我的庫存書,找出我的荒野入門老師-----徐仁修老師的書,
當時在二手書書店買了一整套徐仁修老師的書,看了其中一本。
《罌粟邊城》是徐仁修老師到泰北金三角探險的故事。
他這次探險的主軸是採訪並拍下關於鴉片從植株、採集、提煉到吸食鴉片及販賣鴉片的過程。進入泰北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到林子裡練習使用四五手槍和手榴彈,同時身邊有五個隨行護衛。之後前往泰緬邊界,在這裡不只有土匪、製造和販賣鴉片的集團,還有撣邦革命軍(緬甸撣族反抗緬甸仰光政府爭取獨立的的武裝團體,領袖以販賣鴉片維持武裝)。如果被誤認是國際肅毒組織的傭兵,那可能隨時會被做掉,別想活著出來。
鴉片的植株長什麼樣子呢?
「如乒乓球大的壓片嫩果實,由上而下割傷果皮,立即有乳白色的汁液結集在傷口下方,第二天第三天後,會變成褐色並凝結成濃糊狀,用竹片或鐵片刮取就是生鴉片,也叫生煙。鴉片會溶於水,所以採收時天氣必須是乾燥的。一個鴉片果實可以採收3-4次。」
一轉眼之間,採收的鴉片人家逃逸無蹤,他們去通風報信了。對面山頭傳來陣陣槍響,一支武裝部隊朝他們而來,一行人約莫40-50人,只好從一個寨子逃到另一個寨子。
「鴉片被歸類在罌粟內,罌粟的種子可以炸成油,一直是土耳其阿芙蓉蓉省的主要食用油,也會在麵包或是糕點裡加上一點罌粟種子增加風味.........鴉片早期被用來治療瀉痢,明朝時,鴉片再加上一些配藥也被當時當作一種內服壯陽藥。而荷蘭占據台灣時,身受瘧疾所苦,他們靠著吸食鴉片和菸 草混合物來抵抗瘧疾發病時的痛苦。」
十公斤的生鴉片只能提煉出一公斤的嗎啡,第一道提煉出來的嗎啡是灰黃色的,壓成塊後,純度可以達到百分之九十五。粗製嗎啡之後會被運到南邊的海洛因工廠加工。
海洛因是由嗎啡精煉而來,但毒性是嗎啡的十倍以上,突然中斷不吸時,會出現脫癮狀態,噁心嘔吐,腹部劇烈疼痛,以上症狀8-12小時會重新再來一次,一次四小時,然後全身冰冷,皮膚布滿雞皮疙瘩的「冷火雞」狀態。許多乘以者很難戒斷,因為太痛苦了,乾脆一次服用過多的海洛因來自殺結束生命。
徐仁修老師後來還去看了鴉片交易,也進到鴉片館內假裝是菸癮者,他們很容易就能判斷你是否是當地人,吸鴉片的人通常眼神萎靡,不會左右張望,口水外流,他們館內的人隨時會搜身,如果你身上有美金,他們可能就認為你是國際肅毒組織,然後,你就會「壓到後面被做掉,然後丟到媚賽河漂走。」
徐仁修老師是領我進荒野領域的啟蒙師,一直很喜歡他深入荒野探險的精采人生經歷,除了荒野系列,還有他到亞馬遜河探險的書籍也相當引人入勝,有機會大家可以去翻閱徐仁修老師的書籍~~~~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