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人生的課題1

日本 京都 清水寺 本堂舞台瞭望

還記得三十歲的那一年,我每次心煩的時候,就會跑到山上的寺廟中,坐在大雄寶殿一個下午,看著千個佛像在我前面,希望可以得到解脫。
那一種解脫不是求離開人世的解脫(好啦,也曾經有過)是指如何可以不要被語言所困擾。
如果說,每一個人生來都有一個課題,那我的應該就是如何從紛爭中解脫。
喔,不,可能還有一個要先討論,不要隨便把人當成朋友。 這件事情應該在我早先前就發現了。但還好有X的陪伴,讓我比較能夠清楚的看到這些人的樣貌。
有大概看過我文的人,應該不難察覺我以前是一個被霸凌出來的小孩,本來就比較陰柔的個性,讓我在班上比較容易被排擠。所以造就了一個很怕得罪任何人的爛個性。因為已經沒朋友了,只好什麼都好。
為了能夠跟朋友一樣,學他在書局偷東西,為了能跟朋友一樣下午去打撞球(即使自己根本就不愛)在學校你可以能會看到我上一秒跟一群校園流氓走在一起(老大的女人?)下一秒可能又是跟一群書呆子走....

不是我交友廣闊,是因為我沒有選擇,為了有朋友,只要有人找我 我都好。
沒辦法,沒朋友的人就是這樣,講難聽一點就是你沒有選擇的餘地,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在分組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可以在有人想欺負你時知道你後面有人不敢亂動你。
從那時候開始,不知不覺的自己才發現我一直被許多的語言環繞,正面的負面的,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常會有這種是非出現。
分類:心靈

跨過了兩個世代的交接,從28K撥接網路 到5G網路,寫下過往的記憶

評論
上一篇
  • 你自己看著辦
  • 下一篇
  • 人生的課題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