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人生的課題二

北港 朝天宮 (應該是吧?)

你覺得,當你陷入流沙中,有誰會冒那個險去救你?
這是我常常在對自己想的問題。 白癡喔,又遇不到流沙~(我想這是很多人會說的答案)
流沙,是一種沒有人可以幫助你,你只能任由他吞噬你,而這股流沙並不是只有在什麼非洲沼澤還是叢林中才會出現,反而在現代的社會中,鋼筋水泥的建築物中卻有一堆流沙。
當你發生事情時,大家只會看著你被吞噬,沒有人會真的伸出手拉你一把。
「不會啦!你想太多了」這就是我們最常會聽到的一句話,或是走進一個大家假裝沒事的教室或辦公室中。
這個情況,讓我回想起那個在二樓的辦公室中,我的座位在炎熱的窗戶旁,每天早上我都會把遮光簾放下。
在後期我跟老闆處不好時,大家都站在老闆那邊出一口氣(除了一個)但這不是重點,其實我也不在意,因為公司不是我的。 答案就是這麼簡單,在這段職場生活中我就是忘記自己的定位了,老闆要的是一個只要乖乖的聽她的話,他說東你就做東 ,他做錯了叫你去要錢你就去要,不能檢討他,不能告訴他他哪裡處理得不好。沒有這個討論的空間。
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人,還記得那個曾經會謙虛,不斷檢討自己是不是哪裡做不好,怎樣讓公司做得更好。
還有告訴我「如果我哪裡不對 你一定要跟我說」的那個人,被自己以為的知名度掩蔽了。
「你真的越來越有名了噎,到處都看得到你的作品,你的設計真的好豐富唷」
這種話,每個業務到每個地方都講得一模一樣。然而就有人當真了。
而我,只記得那時跟我在米蘭逛了一整天,聊工作聊感情到家庭,然後邊走邊聊走了好遠的那個他。
在他已經改變時,我沒有跟他一起改變,他認為他成長了,但卻沒看到他變成了什麼樣子。而我還笨的想告訴他他哪裡可以做得更好。
然後,我們兩個的戰爭就這樣爆發了,我就把自己推進了那個流沙當中。那個言語的流沙中,什麼話都可以產生
「他是一個很恐怖的人」「他的經濟狀況有問題」「大家都說他....」
之類的話,都出來了,不管有什麼,這個人真實的樣貌就從他的言語中出現了。
我曾經是你的朋友,現在是你的員工,講坦白的對我來說 我只要離職,就沒事了
這個流沙就產生在那個沒幾坪的辦公室中將我吞噬。 
我不奢求有誰伸出手救我,也沒什麼好救的。我就把自己被流沙吞噬,然後再重生就好
只要能放下執念,沒有什麼過不去的事情。我沒有特別堅持要這份工作,我就離開吧。
我會講幾種語言,但每一種語言他可以治癒人心,卻也可以很傷人。語言可以是祝福,卻也可以是詛咒。
如果開口只剩下詛咒的語言,那選擇安靜會是最好的解套
分類:心靈

同志生活|回憶|生活分享|昭和臭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人生的課題1
  • 下一篇
  • 不幫忙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