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勇者的夢土》第三章:史冊紀載之地,聖賢並列之一

​第三章:史冊紀載之地,聖賢並列之一
繞過校舍旁的拱門,兩人走入花團錦簇的庭園,遮蔭的樹宛若一支支撐開的傘般,錯落在綠意昂然,修剪整齊的英式混合科幻風格庭園中。石磚道兩旁的綠籬開著汪蘋從未見過的小花,閃耀虹光的花瓣宛若螺旋般交纏成一束束,垂枝而落,上上下下的彈跳著,充滿意趣。
可惜汪蘋根本無心欣賞此番美景,她的心中塞滿各種疑惑,心不在焉的走著,就這樣硬生生撞上停下腳步的忍導師。
「抱歉。」回過神的她慌亂的道歉著。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坐。」忍導師豪不在意的搖搖頭,用下巴指向旁邊的金字塔型噴泉周圍的木椅。
汪蘋乖乖的挑了一個坐下去,隨即忍導師便入坐在同一張木椅上,中間隔開約略兩人的距離。
一開始,忍導師遲遲未開口,過了好半晌,汪蘋從緊張到放鬆時,才悄然問道:「日本,元氣?」
汪蘋側頸,露出疑惑的表情。
忍導師略略低喃了一會兒,重新開口:「日本還好嗎?在西元2019年。」
儘管不懂忍導師為何忽然這麼問,但感覺到對方:話語中有一絲熱切的懷念之感地汪蘋,稍加思索後,便說道:「我不知道怎樣算好?不過,我很喜歡京都和北海道。也很愛日本的恐怖片,恐怖小說和恐怖漫畫,是我的精神食糧。每次練習練得很苦很想放鬆一下的時候,我就會看這些來消遣。」聊到熟悉的事物的她,漸漸打開話匣子。
「還有啊,日本的人口也不少,動漫超強的,我的兄弟姊妹都很喜歡日本的遊戲啦、動漫啦,我們家每年都會去日本家族旅行,日本人真的很守秩序又愛乾淨,霜淇淋和水果都超好吃。」
「動漫,那是什麼?」
汪蘋盡可能的和忍導師解釋,說那是漫畫,一種書,有很好看的故事和人物。
「浮世繪嗎?」他問。
「類似吧?不過,會切成更多格,描寫得更全面精彩,故事情節很吸引人,什麼題材都有,不過我看比較多的還是恐怖漫畫。尤其啊,最最厲害的就是伊藤潤二了,他真的超棒的,真想看看他的腦袋裡面是什麼樣子,怎麼能將人心的扭曲慾望和恐懼畫的如此淋漓盡致……」
望著熱切介紹2019年的日本的汪蘋,縈繞在忍導師周遭的肅穆氛圍漸漸舒緩,抿緊的嘴角緩緩放鬆。
「很好。」忍導師充滿感恩的說。「我等大和民族果然繁盛依舊。」
汪蘋的聲音安靜了下去,說出心中的猜想。
「忍導師,你是日本人嗎?」
「嗯,安平時代時,我與安倍晴明大人受夢土的招喚,被培育成勇者,輔佐安倍大人掃除肆虐京都的舊神遺民。」
忍導師輕描淡寫的一番話,在汪蘋的心中掀起巨滔,腦中浮現許多問題想要詢問忍導師,尤其是關於安倍晴明的事情。
但在看到對方嘴角噙的笑,不想讓這抹美好的笑消失得汪蘋,直覺地閉口不提核爆等憾事,只可惜她欲言又止的模樣早被忍導師盡覽無疑。
「想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利用了?」忍導師以為汪蘋想問的是這個,身為導師的他,當然將場內所有學生的動靜都觀察的一清二楚。
沒有其他合適的藉口可以轉移話題的汪蘋,自然只能乖乖點頭稱是。
「被利用,有這麼不舒服嗎?」
汪蘋詫異的抬起頭,注視忍導師,試圖想從他的臉看出這話的真實意思,但面部被寬帽遮掩了大半,根本無從判斷,也沒辦法藉此推測對方想聽到哪種回答,汪蘋只好依照本心說道:
「被利用不就是表示對方對我有所圖,才會對我這麼好嗎?」
「無條件對妳好的人才危險。沒有價值的人不會被利用。」和汪蘋分處不同年代的忍導師,難以理解她的邏輯。
「是這樣嗎?」汪蘋頭一次從另外一個方向想這個問題,頗有開啟新世界的新鮮感。
「就連爸媽也不可能無條件對孩子好。」
「才不是,我爸媽最最最棒了,我說要練體操就讓我練,支持我,鼓勵我,安慰我……」想到自己沒拿到比賽資格,覺得自己讓爸媽失望地汪蘋,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整個人憋了下去。
她想家了。
「妳很幸運。」忍導師站起身,昂首望向因雲散去而浮現紫紅色星空與深邃宇宙的天空。「可惜了。」
「可惜什麼?」
「妳的來到代表遺民已然重新入侵地球,和平不再,舊神遺念又入侵了。」
汪蘋被此番話弄的一愣,滿心疑問,又沉甸甸的。
「走吧,瑪蘇米領主在等我們。」忍導師率先站起身。
「啊,喔。」汪蘋快步跟上。
穿過庭園,兩人來到一片廣芎的青草丘陵地,變化萬千的風淘氣的撥弄著及膝草浪,地平線的盡頭是夢幻瑰麗的紫紅色天空,大大小小的星星在其後隱隱閃爍,如夢似幻。
一棟洋蔥狀尖頂的建築物坐落丘陵地的頂端,四座塔樓圍繞主建築,塔頂漂浮著白霧狀、水滴狀、土砂狀、火苗狀的不知名物體,緩緩蠕動,宛若活物,使汪蘋心中那股身處夢中的感覺更加深刻。
及膝的草浪如紅海般自動分開,露出一條步道,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去,靠近入口時,黑塔狀琉璃藍色大門自動開啟,顯露裡面華美繁複的拜占庭式風格,汪蘋瞠目結舌的望向四周,從高聳的拱型頂,幾何圖形的動植物琉璃磚沿著牆面鋪展開來,流光般的夕陽餘暉在其中繚繞,使整個大廳顯得富麗堂皇,充滿特色。
最最奇特的是自鐘乳拱頂懸垂的大大小小星體,交錯分布,嚴謹的組成一片懸掛在頭頂上的星系,彷彿是一個具體而微的宇宙。
「有找到銀河系嗎?」清亮悅耳的陌生聲音響起。
汪蘋收回目光,隨著忍導師的彎腰鞠躬的方向看去,一名身穿白色無肩禮服,手捧琉璃香爐的女子,正笑意連連的看著她。
女子氣質極佳,高貴親合的像是女皇,橘紅色的頭髮挽成高雅的髻,水晶髮飾如葡萄串般垂在額際,將她乾淨可人的面容襯托的越發精巧。
「瑪蘇米領主。」忍導師恭敬的說。
汪蘋也學著他彎下腰,隨即便被一股風給托了起來。
「別學忍,他總那麼嚴肅。」瑪蘇米促狹地對汪蘋笑了笑,十分親切,引得汪蘋也忍不住彎了彎唇角。
忍導師充耳不聞,無動於衷地將汪蘋的來歷,簡潔俐落的介紹給瑪蘇米,使她的表情變得稍微嚴肅了些。
「2019年,我們前一個從地球來的勇者是貞德對吧?」
「是。」
「我記得是1428年,和汪蘋來的年代,中間隔了588年……貞德難道什麼紀錄都沒留下來?」瑪蘇米一面自問自答,一面朝虛空招招手,一本本書從她身後的巨柱長廊飛出,無人自動的停在她的面前並自動翻頁。
「不是這本。」她眼前的書隨即飛回走廊深處,新的書接替而來。
一旁的汪蘋看的頻頻眨眼,大開眼界。
「汪蘋,妳真的從未聽過舊神或舊神遺民之類的故事或傳說嗎?」瑪蘇米問。
「沒有。但等我醒來後可以用google查詢。」汪蘋說。
「估狗是什麼?」
「呃……是一款只要打關鍵字,就能從全世界的資料庫中找到相關連連結的網頁。」汪蘋沒啥把握的解釋。「簡單說就是現代的高科技產品,應該吧。」
「關鍵字我大概明白是什麼,但資料庫和網頁,高科技?」瑪蘇米饒富興趣覷著汪蘋。「看來你們的星球的發展和我所知的星球發展走上不一樣的路了,很有趣。有機會我們多多交流交流。新的星球和未知的文明,該如何對抗上千年前的舊神和其遺民,這實在太有趣了,不是嗎?」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金屬編織,黑幽靈墜飾】
  • 下一篇
  • 《安定心神的魚眼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