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龍馬天下(1)-武俠小說連載

浙南 浙江 福建 九龍 少年正


浙南的一所道觀中,兩名持劍的少年正在大殿裡比武,其身裁一高一矮,穿著同款式的水藍武服,所不同處,高瘦少年的武服胸前,繡著一幅八卦圖,矮身少年胸前,繡著一幅北斗七星圖。
高瘦少年咻得一劍刺過去,這一劍又快又急,劍上附有氣勁,噹的一聲將矮身少年的長劍振得歪向一邊,長劍向左一偏約有一寸多,矮身少年劍上也有氣勁附著,卻被高瘦少年劍氣震偏自己長劍,矮身少年自忖:「王師兄的氣功修為竟然勝我這麼多,這一場比試恐怕難以取勝。」
大殿兩旁擺著十幾張梨花木椅,坐著十幾名中年及老年男女,這些人大都是浙江福建一帶成名的武林耆宿,而大殿中央擺著兩張太師椅,坐著一名中年道姑和一名中年道士。中年道姑名辛清純,中年道士名蔡一智,兩人是浙江「天觀劍派」南宗和北宗的掌門。長瘦少年是南宗辛清純的弟子王建傑,矮身少年是北宗蔡一智的弟子馮保田。
方才王建傑以劍上的氣勁震偏馮保田的長劍,這一招取勝,既展現了氣功修為高人一等,又讓王建傑在大殿裡的武林耆宿面前露臉;更顯得天觀劍派南宗的武功高於北宗。長年清心寡慾、不苟言笑的辛清純,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王建傑一招得勝,更不饒人,快步挺劍進逼,馮保田劍上氣勁較弱,不敢和
王建傑劍身硬碰,只有揮動長劍,邊檔邊退,馮保田突然左腳踩到右腳後,身體順著腳步轉了個半圓,他這樣一踩一轉,已經斜身欺到王建傑身後。
王建傑轉身揮了一劍,馮保田手上長劍又被震偏,這時馮保田剛轉身過來,腳步未穩,又被王建傑劍氣震動,腳上一個踉蹌,竟爾跌倒在地。
馮保田被劍氣震倒在地,左邊晌梨花木椅後的觀戰人群,竟傳來嗤的一聲偷笑。馮保田被劍氣震倒,又聽到觀戰人群中有人嘲笑,頓時滿臉通紅,這時王建傑一劍指向馮保田脖子側邊,只見馮保田忽然把長劍拋向半空,王建傑被這莫名其妙的拋劍舉動吸引,動作竟爾停了下來,比武之際,豈容片刻分心,就在王建傑停頓的瞬間,馮保田一個掃堂腿掃向王建傑的小腿,這一招偷襲得手,對方隨即跌倒,馮保田趁機點他麻穴,王建傑不能動彈,這一場比武已然輸了。
王建傑本來氣功修為勝於馮保田,卻被馮保田使出拋劍的欺敵招式打敗,恨恨的罵了一聲粗口。王建傑的師父辛清純也為徒弟抱不平,她倏地站起身來。大聲說道:「蔡師兄,你的徒弟使詐,勝之不武,有失公平!」
蔡一智也站起身,向在場的武林耆宿拱拱手,微笑說道:「今日小徒馮保田,以一招自創招式,僥倖勝過辛師妹的高徒王建傑,在場各位觀戰的朋友可看得清清楚楚,馮保田既未使詐,也談不上甚麼勝之不武,有那一位朋友對比武有異議的,請站出來說話!」
蔡一智見師妹辛清純對比武不服,就藉著在場的武林耆宿們說「場面話」,並且故意要在場覺得比武不公的人,可以提出意見。那些觀戰的武林人物,各個都是歷經風雨艱險,見多識廣的老江湖,這種別人門派的紛爭,既然和自己的利害無關,又有誰肯多說一句話!
蔡一智見在場沒人出面說話,得意笑道:「既然各位武林朋友都沒意見,這場比武就是我們北宗贏……。」
蔡一智話沒說完,大殿左邊晌梨花木椅後面,又傳來嗤的一聲偷笑。蔡一智皺起眉,怒道:「我們天觀劍派南北兩宗比武,這位朋友屢次訕笑,若對本派有何指教,請站出來說話如何?」
只見一名頭戴方巾的年輕書生,邊搖著摺扇邊走到大殿中央,書生兩次在觀戰時偷笑,惹怒了天觀劍派,眼看就要刀劍相向,卻始終瀟灑微笑,一幅滿不在乎的模樣。
蔡一智見站出來的是一名文謅謅的書生,心中詫異,轉頭對弟子馮保田說道:「你方才和你王師兄過招,這位朋友笑你學藝不精,你且和他劍下切磋切磋!」
馮保田方才被王建傑打倒在地,書生偷笑了一聲,這股氣一直憋在心裡,現在師父讓他和書生劍下切磋,正好讓他出了心中這股氣,心中一喜,持著長劍走到書生面前。
馮保田才剛抱拳作禮,就舉起長劍刺過去,這一劍原是不具威力的起手式,輕鬆化解並非難事,卻沒料到那書生竟然不敢過招,嚇得矮下身來,他腳步蹲得不穩,當即摔了個狗吃屎。
書生這一摔,大殿裡傳來一陣鬨笑,他好不容易站起身,嘴裡喃喃說道:「一上來就刀劍相向,你這人也忒無禮。」
馮保田怕書生詐敗,先假裝摔倒,之後趁機反擊,當下又向書生刺了好幾劍,書生又躲又閃,逃命之際,姿勢毛手毛腳,難看之極,哪裡有甚麼先行詐敗,趁機反擊的機智模樣。
馮保田刺了這幾劍,這書生完全招架不住,看來是完全不會武功的;當下收劍,說道:「你這膿包不會武功,為何來天觀劍派惹事?」
書生見馮保田好不容易收劍,勉強站好,撫著一顆心,還砰砰亂跳,他喃喃說道:「誰要來你們這破道觀惹事,要不是聽說小紅在這裡,我才不來這亂七八糟的地方呢!」
馮保田聽書生說他們天觀劍派的道觀是破道觀,一腳往書生屁股踢過去,書生身子前傾,猛地向大殿裡的石柱撞去;馮保田的師父蔡一智驚呼道:「保田,不可傷人性命!」
書生眼看腦袋就要撞上石柱,忽然空中垂下一截鐵鍊般的物事,鏗鏗鏘鏘的捲上書生的腰間,只見書生的身體倏地捲上半空,會意過來時,他已坐在大殿的橫樑上頭;轉頭一看,身邊坐著一名手拿九龍鞭的少女,而九龍鞭的另一頭,正捲在自己的腰間。
少女杏眼紅腮,臉色白嫩,活脫是個美人胚子,只是年紀只有十五六,一臉稚氣未脫。她笑道:「你這人也真滑稽,不會武功還要嘲笑人家比武,該說你笨呢?還是你膽子大呢?」邊說著,解開了書生腰間的九龍鞭。
#浙南  #浙江  #福建  #九龍  #少年正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龍馬天下(2)-武俠小說連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