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

分享

燦爛的黃衫,不滅的回憶

人生中有些瞬間,不會隨著時光而褪色。我的高中三年,這樣的時刻有太多太多。
高中是女校,校風較保守,我們的班導嚴格且傳統,當時有很多我不以為然的,例如她總嘮唸「女生不可席地而坐、女生穿著露出腳趾和肚臍最醜了、女生不可以…」;她規定課本之外要加背誦成語典(一周背7頁),抽考時順便檢查書本的「陳舊感」(越舊表示越用功);班上有物品失竊,全班輪流讓她把脈(誰的脈最快,誰最有嫌疑)…。
我心裡的「不以為然」,在高三轉成小小叛逆。叛逆之一就是在她的課後,偷偷把我腳上的白襪子換成黑襪子,因為我不懂襪子顏色和考上大學有什麼關係?!
後來成長才了解,也許經歷過嚴苛,未嘗不是好事,有時甚至是一種祝福。
高中時我在班裡一直有格格不入的感覺。因為總覺得同學比自己強,不懂為什麼每天這麼多書她們都唸得完;不懂為什麼英文數學這麼難,她們都能考高分;不懂為什麼她們都是纖腰筷子腿,而自己只吃一點都比她們胖…這就是一種年少的自卑吧! 高二是我高中最快樂的時候,因為在儀隊找到了歸屬感,那些自卑與格格不入終於可以喘息一下。
高中 青春 致青春 景美

在儀隊的日子,純粹美好

有許多平淡小事,永遠不會忘記…
我哥在螢幕上看到我和雙胞胎姐姐考上同一所學校時起身大叫那一刻;開學首日我和姐姐互相拿錯書包時的焦急心情;同學跑來告訴我「你姐被烏龜咬了」的好氣又好笑;駛往市區的252公車裡滿車女生的吵雜;「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溫良恭儉讓禮智誠勇廉真善美樂勤樸」的班名次序,
還有一些植物之於我,就是高中時代的代名詞…
高中 青春 致青春 景美

樹葉會把人砸到破相的大王椰子

葉子沙沙作響還會把人砸受傷的大王椰子 (直到畢業,都沒數完到底有多少棵大王椰子);開在長長藤蔓上的黃色迎春花 (高三時唸書累了,常盯著隨風搖曳的小黃花,心想何時才自由);晚自習時的野薑花 (曾摘下花插在綠油精瓶子裡,後來看到花兒通體變綠,愧疚自己何其殘忍);還有開著滿地小紫花的通泉草、水泥夾縫裡大叢大叢的鳳仙花…
寫此篇的同時,我翻箱倒櫃找到了紙頁泛黃的「新生註冊通知」和「高三的週記」。雖然時間會過去,物品會陳舊,但回憶永不磨滅。
當然也有些影響,直到今日猶在,例如高中畢業後我再也不穿白襪子,似乎白襪子之於我,代表壓抑不自由的青春;再例如高中三年與同班同學的格格不入感,也似乎常投射到我後來的人生裡。
畢業多年後,數次從住家步行到高中學校,就如同高中時偶爾步行上學一般。沿路街景變化不大,走著走著彷彿能看到高中時背著沉重書包、自卑滿溢卻又想叛逆的自己。
高一時曾看到一首高三學姐寫的詩「椰林樹下,黃衫留影,時光荏苒,三年復矣」,當下反覆誦著心想著「我還要等好久才能升上高三,好想快點成為自由的大學生」… 而如今,時光早已悄然偷走了我三年*N倍的青春…
青春,無疑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席慕容  青春(之一)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麼樣的一個開始,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
含著淚,我一讀再讀,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高中  #青春  #致青春  #景美 
分類:生活

我是老師也是學生;我教中文,也對深入探索越南極有興趣;記錄是一種自我療癒,也希望藉此能對他人有一點點鼓勵或幫助,哪怕只是火柴之光都好。

評論
上一篇
  • 【越南觀察】疫情是危機也是契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