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鑿石(短篇小說)2

此際依蕾莎,已幾近缺氧狀態,對眼前的景象,也已逐漸摸糊!但牠卻還能依稀看見遠方衝來的黑毛野人群,以及擋在她前方的白毛野人,她看著那白毛野人的背影逐漸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後,便昏死過去!
當依蕾莎甦醒後,已不知過了多久了,她只覺自己肺部那灼熱的燒灼感已明顯消失,而所取而代之的是種熟悉到不行的安全感,且是鰓在呼吸而不是肺!
「我在海裡?!…」依蕾莎心裡喜悅著,並開始想本能的用自己的雙手划水,但這不經意的一划,她的喜悅馬上消失!因她又碰到了陸地上的石頭……那這安定感是…?
才發現,原來她躺的地方,是塊平坦又寬廣的岩石上,且是塊寬度、深度相當於雙人浴缸大小的凹陷窪地,若不是躺下的話,水深只及腰!
依蕾莎此時也已坐起身子,讓自己的上半身出了水面!原來自己是處在一處洞穴中,而所容身的凹陷窪地,也只是這洞穴地面所挖出的一角,且山洞岩壁上,由許多的金礦結晶堆疊而成,且她也在其中一塊面積廣大且光滑結晶的石面上,重新清楚的看見了自己的摸樣,
涓涓漂逸的金色秀髮,已因海水而恢復了光澤!全身也因海水的浸泡,而恢復那白嫩細滑的皮膚及閃亮的魚鱗、水汪汪的大眼及瓜子臉頰上的血污,也已被洗淨、櫻桃般的小嘴,也恢復了紅潤!
唯獨那傷痕累累的尾鰭,及尾部多處的撕裂傷,尚未恢復外,其它已大致恢復正常,但她對於現下所處的陌生環境,仍是深深的恐懼著!
她從沒離開海水那麼久過,更何況還是在一個不知名的洞穴中,此時她那在海水中短暫的安心感,已被這陌生環境中的恐懼迅速吞沒,並又讓她無助的哭泣起來。
突然間……一聲巨大的撞擊聲,打斷了她的哭聲!只見眼前,有根像她身高一樣高與寬的樹幹,掉落在她眼前的平坦石地!
仔細一看!這樹幹竟是空心的,且裡散發著濃濃的海水味,但其底部卻破了個大洞!
依蕾莎正自驚訝著,突然有股強大的威攝力已將她鎮攝住,使她無法動彈!
隨之而來的是個強大的呼吸及喘息聲,只見那白毛野人,正立在石壁上高處的凹洞中,炯炯有神的瞪視著她!
依蕾莎才發現原來她所容身的凹陷處,及其盛滿的海水,正是這白毛野人一趟又一趟的奔波,用這空心樹幹装回來的,但這盛水容器已然破損!
依蕾莎不敢再哭,也不敢出聲,也不知如何再應對眼前的情況!
此時這白毛野人像是意會到了什麼,只見其深鎖的眉頭忽然為之舒展,並露出了牠白森森的利齒,且重覆發著低吼,但卻沒有絲毫兇狠的味道,依蕾莎這才知道原來他是在笑!
接著只見這白毛野人已從高處躍下,並喜出望外的跳出洞口!
約莫過了十來分鐘,只見這白毛野人搬了兩塊碩大的岩石;岩石約有他一半的高度,看上去相當的沉重,但對這白毛野人來說,就像提起兩顆籃球般輕而易舉!
接著其便把兩塊岩石重重的摔在地面!只見岩石各裂開一半,成四塊!然後只見白毛野人直接從壁面上,硬生生的拔下一塊薄片近三角形的水晶石,然後直接對這四塊岩石,開鑿起來…..
只見其熟練的將四塊岩石都鑿出了凹洞,深度至底成四個石製水桶,且在四個石製水桶邊緣,都鑿出對稱的兩個洞洞!
其洞洞大小,正好適其手腕套入,接著只見這白毛野人一手套兩桶;兩桶套四桶的又向洞外跳出,並發出了愉悅的吼聲!
依蕾莎被眼前的奇景嚇傻了,約莫十秒後,她便恢復了意識,而她恢復意識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白毛野人剛鑿石時,放在其伸手可及處的水晶鑿刀,偷藏在其浴池中!
白毛野人回來時,已是十五分鐘後了,只見其已迅速的將其提回的,四桶海水倒入依蕾莎的浴池中,直至其深度能淹至其頸部!
而四石桶底部,還藏有四條、一桶一條,約五十公分的魚,原來是在撈海水時順便捉的!
於是當下便緊張的,用雙手緊握那水晶鑿刀.假使這白毛野人一靠近她;她便能直接向前刺出,然後趁機跑走,這是她盤算的!
只見這白毛野人,又熟練的攀至洞穴另一側,拿岀事先藏好的木柴,當場鑽木升起火來!
依蕾莎對火相當的陌生,因從小到大都生長在水裡,且食物又都生吃!所以她現在可是完全不知道這白毛野人在做什麼?
約十分鐘後,只見這白毛野人已升起火來,並把這四條魚插上樹枝,立在火旁烤起魚來,不多久,依蕾莎已被這陣陣魚香,燻的有些受不了…………
她感到十分嗆鼻,但又說不出的特別!只見這白毛野人一順手,就用兩根指頭夾起了其中兩串後,便轉身遞給了依蕾莎,但只見依蕾莎不停地向後急縮,不敢伸手,這白毛野人也就順手的,將兩串烤魚插在浴池旁的石縫中,接著便轉身烤另外兩條!
緊張的依蕾莎此時腦海閃過數個念頭,但為了回家,她最終決定挺而走險,於是便敲敲的拾起那藏在池底的水晶鑿刀,硬生生的往白毛野人背心刺去!
但在鑿刀還未觸及那白毛結實的背肌前,約相差五公分處,依蕾莎的白嫩雙手,便已被白毛野人伸到背後的右手,緊緊扣住!
依蕾莎哪裡還施得了半分氣力,不到半秒間,這水晶鑿刀已掉落在地!隨著水晶鑿刀輕脆的落地聲,白毛野人也早已放開依蕾莎的雙手,並用那老鷹般的雙目直視依蕾莎!
而依蕾莎也決定豁了岀去!遂直接對著白毛野人發岀迷幻的頻率,就像那場血腥戰役中,其他人魚對野人做的一樣!
但只見這白毛野人的雙眼只用力一睜!依蕾莎的喉頭便似被勒緊似的,就在那短短的一秒間,發不出半點聲音!
這是依蕾莎有史以來第一次碰見的邪門事!而也在那一秒過後,那白毛野人也已敲敲的撿起地上的水晶鑿刀,對著依蕾莎又露出了白森的利牙,笑了起來!
而此際也已萬念俱灰的依蕾莎,等著被這白毛野人開腸剖肚的下場,接著只見白毛野人已從中間,俐落的化開取出腸子…….但不是依蕾莎的,而是烤給依蕾莎的魚!
並也切了好幾小塊,放在依蕾莎的池子邊。
就這樣….…兩個月過去了,當然兩個月只是我們的算法,而這白毛野人,則是將每一天的日升日落,為一循環、每一循環就在石板上刻下一痕!
所以依蕾莎會知道自己在這,已過了六十多天!而在這六十天當中,白毛野人在太陽升起的第一件事,就是鑿石!
他在依蕾莎所棲身的水窪對面,一直的往下鑿著,依蕾莎也完全不知他鑿地面的用意,是為了什麼?
約到中午,這白毛野人便會從他所下鑿的地面爬出,帶著沾滿一身的沙土石灰,提著石桶往外裝載著海水及鮮魚回來
而依蕾莎也在這兩個月間,吃慣了熟食!她告訴自己,如有回去的一天,她非要分享給她的同伴,烤魚有多美味!
且她也會在飯後高歌,她想反正她的頻率,也都影響不了他,於是便肆無忌憚的唱著她所記得的歌謠,而她高聲大唱時,這白毛野人也總會躺在一旁,靜靜的聆聽入睡,
雖然她和他完全不懂對方的語言頻率,但這幾十天的相處,倒也相安無事互不干擾!
且依蕾莎也已發現她的尾部,已康復的差不多了,不但那多處撕裂傷已完全痊癒,就連魚尾的破洞,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每天看著洞口方向的依蕾莎,只覺尾部已蘊藏無比力量,假使是在水中,這洞口她早已能來回進出無數次了!
這天清晨,太陽還尚未升起,這白毛野人也照慣例,規律地鑽入他所鑿的地道(已由地表深至地道)中,而依蕾莎則也再按耐不住的想往洞外探看!
她每天算著這白毛野人,出去打撈海水的時間,她判斷大海應該離這洞穴相距不遠才是,於是她決定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先到洞外後,再來判斷自己是否能直接的逃回海中,她希望這洞穴到海的距離,能在自己靠肺呼吸的三十分鐘內到達!
於是只見依蕾莎,敲敲的用那纖細有力的吸盤手,將自己的下半身的魚尾部撐起,便輕而易舉的爬出池中,並靠著邊划動、邊爬行的方式往洞口移動,且其速度也和她兩個月前判若兩人!
而划行至洞口的依蕾莎,也在近洞口處看見了她先前所偷拿過的水晶鑿刀,及白毛野人用來刻劃日子的石板…
當下只見依蕾莎已拿了塊,長度高至其胸口的石板墊綁在底下,以及將那把鋒利的水晶鑿刀,拿在手上順用以讓自己方便控制,在地面的移動方向!
而此際的依蕾莎已出了洞口,她終於呼吸到這洞穴以外的空氣!但卻也同時心涼了半截!原來這白毛野人的洞穴,雖離海很近,但卻是在最高的山頂!
而朝洞穴外遠眺整個遠景,看著離海最近的方向是懸崖,而另一側,則是較為平緩茂密的森林連至下方的海岸線,但她現在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因為她只有短短的半小時,能維持肺的呼吸!
於是她看著那茂盛的森林,心生一計!在她腦中所泛起的,是她曾和同伴玩過的跳水遊戲!
她想用樹幹的韌性,將自己彈回海中!而她也比誰都清楚,這想法有多麼瘋狂!但一看見遠方大海的依蕾莎,就讓她這海中健將充滿了希望!
於是只見她卯足全力的,將自己移動至離懸崖峭壁,最近的一棵大樹!但當她快接近眼前大樹的樹幹時,她聽見後方樹林裡,岀現了密集的窸窸窣窣的聲音,由遠而近!
而深覺不大對勁的依蕾莎,突然眼前一黑,原先正要觸及的樹幹,已無影無蹤!
所取而代之的,是一雙佈满黑毛的大腳!而就在她剛回過神的一秒後,頸部便巳被一隻粗黑大手緊緊扼住….原來是野人群已經找上門來了!
自上次……被白毛野人擊退後,牠們便延著依蕾莎的氣味延路搜尋,而如今逮個正著!
此時的依蕾莎雖被扼的喘不過氣,但她的思考應變能力還在!只見她想也不想的,將那把鋒利的水晶鑿刀,直接往自己頸部的方向揮斬了兩下!接著只見依蕾莎滿臉至頸都沾滿了血並聽見眼前野人的劇烈哀嚎!
那扼住依蕾莎的手,已硬生生的被斬了下來!
隨著這野人的哀嚎聲,依蕾莎後方也響起了數以百計的吼聲,及陣陣凌亂的步伐聲!
只見依蕾莎以自己全身的力勁,爬入洞內!頃刻間.…只見有難以計數的火把、石頭,朝依蕾莎的身後飛來!
整個洞穴也已瞬間變為火海,且升起了陣陣濃煙!而依蕾莎當下也只能把心一橫,直接的划入那白毛野人所挖鑿的地道中!
划入地道內的依蕾莎,只覺自己正重力加速度的,一路向下划行且眼前一片漆黑,就像被吸入個了不知名的黑洞中,但她也寧願就這樣摔死,也不要被那群野人凌虐至死⋯⋯
約莫划行了十分鐘左右,依蕾莎發現速度已不像像一開始那麼快,除了漸漸變慢之外,且四周也開始岀現光明,登時其驚恐之心,也已漸漸減少!
只見那光明,來自四周所點亮的火把,但不似那群野人四處亂丟的,而是間距整齊的插放在石壁上!
鑿石2完
#白毛野人 
分類:藝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要真的對心靈有幫助就是真的!努力將由這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所構成的多重宇宙記載下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