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鑿石(短篇小說)3

而在此際,依蕾莎的下划之勢也已完全靜止,
她先是確定四周沒有野人的出現後,才緩緩的讓自己的身子,離開那已被磨損不堪的石板而那鑿石如泥的水晶鑿刀,她卻是緊緊的握在手中不肯放下,她看著自己所處的寬廣地道實在不敢相信這真是那白毛野人,一刀一刀的挖鑿岀來的,才想到這…….她的肺就又開始抽痛起來,她知道自己在陸地上的時間,已至極限!
漸漸只覺意識又逐漸模糊,她真的很希望自己這一次昏睡後,就不要再醒來!
沉睡中的依蕾莎…….眼角還含著恐懼的淚,曚矓中,似已看到她的青梅竹馬~約翰,
一條健全帥氣的人魚,有著褐色頭髮及會微笑的雙眼,但最令她為之神迷的,則是他那音色動人的頻率。
而也在這時在依蕾莎的耳邊,也不自覺的響起那約翰常對她唱的歌謠,那是首能讓依蕾莎甜蜜安心的歌謠!此際依蕾莎的精神,也漸漸的放鬆。
只見這夢中的約翰,已用他那溫柔且結實的雙手,將依蕾莎抱入那清涼的海中!
依蕾莎感動的在水中,手舞尾蹈並不斷的喊著約翰的名字…
在海中的依蕾莎,看著剛把她抱入海中的約翰,正以他健壯的魚尾,使自己立在岸上,並雙手交叉著胸口,對著依蕾莎露出了貼心的微笑後,便轉身離去!任憑依蕾莎怎麼呼喊,他似失去聽覺般,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留下在海中慌張的依蕾莎..
這才睜開雙眼從夢中醒來,看清自己,正平躺在個石頭鑿出且盛滿海水的缸中,當她想坐起身,但卻坐不穩,因為整個石製水缸正在晃動著……
且她也看見了四周的景色,也正飛快的從石缸旁飛快的閃過!原這整個石缸正在往前移動著,依蕾莎勉力的坐直了身子,延著石缸邊緣往前看去,只見有數條由數十條細藤,所交織出的粗繩,結實的綁著整個石缸,並往前延伸約十步的距離,纏綁在那白毛野人的肩背上,這石製缸已有百斤重,再加上又盛满了海水其重量可想而知!但卻被這白毛野人,輕而易舉的往前拖拉著…..
不知為何~這滿腹委屈的依蕾莎,對這強大的白毛野人,已不再懼怕!且反有種和剛才夢境中一樣~甜美的安全感,但在眼前的不是她朝思暮想的約翰,而是那壯碩到不行的白毛野人…..
但此時依蕾莎卻用力的猛搖頭!她想讓自己忘掉這錯覺,現下的她也已受不了這連日的心悶她寧可一死!也不要再被陸地上的野人玩弄於是便豁岀去的,對著前方背對她向前邁進的白毛野人,
用自己的語言頻率不耐的喊著:「欸!你到底想怎樣?要帶我去哪?給你的同伴享用嗎?」
但只見那白毛野人似失去聽覺似的,仍往前邁進著……
「回答我啊!你要吃了我,現在就可以下手!別再玩弄我了,好嗎?我可不是你養的魚!」只聽見依蕾莎仍對那不理採的他,歇斯底里的喊著!
突然間,只見依蕾莎已從石缸中一躍而出!因她已打定主意,想因此一頭撞地!結束自己這可笑的一生!
緊接著她只覺頭頂處一個劇烈的撞擊,眼冒金星!但卻沒流血也沒死去,因為她的頭頂所撞擊到的不是那堅硬的地面,而是那白毛野人厚實的手掌!
原來早在依蕾莎跳岀的那霎那間,便已被反應更快的白毛野人,猛然迴轉、彈跳,並以右掌貼地、左掌已扶接住依蕾莎的後腦杓,且順勢將她攔腰抱住!
「放下我!我不要你救!快放…」此時只見依蕾莎像發瘋似的亂喊,且雙手胡亂揮打著但只見這被揮打巴掌數下的白毛野人,似也沒任何反應似的,只以那銳利的目光,瞪視這依
蕾莎一下!
此時依蕾莎只覺雙手已再施不出力!喉嚨也已發不出聲,只能任由那白毛野人,將自己再抱回那盛滿海水的石缸中。
而被抱回石缸中的依蕾莎,只覺萬般無奈與無力,她覺得自己的生命,已不是自己的,只能任人擺步與操弄!當下也把頭枕入水中,緊閉雙眼,對周遭來個不聞不問、不聽不看!
而這白毛野人當下,也將藤繩重新綁在身上繼續將石缸,往那看似無盡頭的地道前進著…..而隨著這石缸的規律移動,依蕾莎便又沉沉睡去……
睡夢中,她又看見那整群野人大軍,正四面八方的朝她攻擊而來!且她發現她還是處在那原來的山洞中,且已沒有退路,當她試圖划行至洞內時,才發現自己竟是用雙腳在行走而也在她還沒會意過來時,眼前便出現了一位白毛野人,相貌和她所見到的極為相似,且更為強壯威武,並已和群起攻進的野人大軍相抗衡起來!
而也正在她最無助的不知所措時,只覺一雙佈滿白毛的雙手,已將她抱起並放置在高處的岩洞中藏匿起來!
原是另一隻白毛野人,只見其長的較為嬌小且五官較為輕秀,是個和她一樣的女性!
只見這女的白毛野人,眼框泛著淚,舉起了石板把依蕾莎的藏匿處遮蔽起來,此時在已無法看見前景的依蕾莎,只聽見陣陣的撕吼聲、悽慘的哀嚎聲,及木棍擊地的聲音!
無助的依蕾莎,又恐懼無助的哭了起來,不知過了多久,她只覺四周寂靜異常,並隨即用盡全力的搬開石板.
只見地上躺著兩具血肉模糊的白毛野人,並已斷氣多時,野人大軍也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她看著那兩具白毛野人的屍首,並瘋狂的大哭起來,且一路往洞外狂奔!不敢再看洞外景像.直到那她最熟悉的海邊!
此時只見海邊有好幾個人魚已浮出水面,且其中一個還是她小時候所見到的約翰!只見約翰正被其母親深擁入懷,並從其母親的口中,哼唱岀約翰常對依蕾莎唱誦的歌謠。
此時的依蕾莎,彷彿看見了自己的家人,當下想也不想的,便興高采烈的往前衝去!
但只見那為首的成年人魚,已一巴掌打的依蕾莎臉頰抽痛!接著便因此站立不穩,眼冒金星的跌坐在沙灘上!
接著依蕾莎只聽見人魚們的嘲笑聲,而也在此時,依蕾莎看見那水中倒影的自己,哪裡還是什麼金髮美人魚?而是那大眼的白毛小野人!
再度驚醒的依蕾莎……猶自驚魂未定,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臉及看著自己的下半身,幸好都還皮膚光滑且鱗片閃閃的下半身,才鬆下了好大口的氣!
而她也在此時發現,自己所處的石製缸已停留在原地,且在其伸手可及的前方,有著兩條烤好的鮮魚,正平放在一乾淨的石板上!
看著烤魚的依蕾莎,也發現自己折騰了一上午,也真的很餓了!當下便毫不客氣的大塊朵頤起來,且不自覺的笑了起來,她對自己的反應,也感驚訝,因為這種開心的笑容,她在家中也不見得會出現!
她邊吃邊看著四周,便發現那白毛野人已在前方烤了火,且和往常一樣半臥在石牆邊,不知是睡著還是醒著?
而再往一旁更寬廣的視野看去,她發現這地道的地形,雖大致平坦,但其實已略往下坡了!
原來……這白毛野人,不止鑿了個地底,還鑿了整座山!難道這地道直通大海?
他…是要帶我回家?
想到方才夢境的依蕾莎,尚歷歷在目、記憶猶新…不管是不是真的發生過,她現只覺在她眼前的白毛野人,很孤單…也很可憐…..
「山在崩、地已裂
海在流、浪已逝
莫害怕、莫傷悲~
因日神已臨、月神已至
賞珍實、賜珍珠~
擁著你、抱著你
我的珍實就是你、我的珍寳就是你
我愛你。」
只聽見心情愉悅的依蕾莎,也照慣例的唱起歌來,且唱的正是那約翰從小唱給她的歌謠!
然而也在此時,她確定不是她眼花!她看見那白毛野人那沉閉的眼皮縫中,在聽了這首歌後流下了眼淚!
依蕾莎嚇了一大跳,以為吵到了他的睡眠而使他憤怒!
突然間~只見白毛野人已以最快的速度,奔至依蕾莎的石缸後方將石缸連同依蕾莎,用自己的雙手往前推進!
並也在同時間,遠方竟傳來了群起急促的踏步聲..正是讓依蕾莎恐懼的野人大軍!牠們竟也群起竄入這地道中,像發狂似的前來!
依蕾莎只覺被一股重力加速度的態勢,往前推進著……慌亂中用著自己的雙手緊握著,白毛野人那雙推動石缸的手!
彷彿現在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這位眼前的他了!
緊接著……只見野人大軍,已朝著白毛野人扔出了許多的碎石及火把!且有些已砸到了白毛野人的背部、臉頰,更有火把的火花燒到了他原來雪白的毛髮,染上了一層層的灰及焦紅!
依蕾莎哭了.……並用自己的頻率對他喊著
「你快走!不要再管我了!我早就該死了!快走!」
但此際只見這白毛野人,眼角含淚、忍著痛楚眼角含淚,且竟也用人魚的頻率對著依蕾莎唸著:
「山已崩、地已裂~海已枯、浪已沒
沒有日月神..沒有珍珠寶....就只有我守護....妳!」
此時依蕾莎只覺所處的地勢坡度已越來越陡!而白毛野人也在此際放開了他推拉著石缸的雙手........
依蕾莎大哭~~~就連驚嚇的反應也來不及出現....
當即只覺石缸的下墜速度越來越快!且地道的氛圍也產生了變化!從原來的躁悶,變為她所熟悉的海水鹽香!

原來她巳連人帶缸的滑落入海!
剛落入海中的依蕾莎,並沒有特別的開心與高興!並還不時的抬頭往地道出口觀看著,原來這白毛野人所鑿出的地道,是由高至山頂的洞穴,一路往下開鑿到海岸線!
此時此刻依蕾莎除了欽佩白毛野人的心細和鑿功外,她更擔心他現在的安危!因她並不想那夢境重演!
「是.妳嗎?莎!」此時一個依蕾莎熟悉到不行的聲音,從她後方響起!
當依蕾莎聽見這熟到不能再熟的聲音時,當下開心感動的淚流滿面,這不就正是她日日思念的約翰嗎?
只見在依蕾莎眼前岀現一個,一頭棕髮且五官輪廓明顯深刻,並有著一雙像大海一樣水藍柔情的雙眼,且有著肌肉線條明顯的上半身,及和依蕾莎同樣金黃的下半身及魚尾!
此時只見依蕾莎早奮不顧身的往約翰游去,但這在她眼前的真實約翰,卻不像夢境裡,有想和依蕾莎擁抱的舉動!
反倒是往後倒退,似想和她保持段距離,且神情也不大對!
「約翰…你怎麼了?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依蕾莎啊!」只見依蕾莎,有些會意不過來的問著約翰。
但突然間….只見約翰身後的海面,冒出數十條身形壯碩的人魚,且每人手上都拿著由珊瑚及珍珠製成的魚叉,而有些魚叉上還叉著野人血淋淋的頭顱!
「莎!我們現在在妳身上,聞到很重的陸上雜種的氣味,且據我所知妳在陸上,應該已有兩個月的時間,妳是怎麼存活的?要不是那些雜種幫妳,妳能存活至今?」此時只見約翰,竟對依蕾莎嚴肅的說著!
此時依蕾莎,有些不相信自己所聽見的一字一句,竟是從約翰的口中說出來的!這真的是和她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約翰嗎?
「我…是因為被救….所以…」此時只見依蕾莎,試圖想向約翰解釋著.
但依蕾莎這些吞吞吐吐地解釋還沒說完.....就只聽到約翰鐵青的說:「全部和妳同行結伴的還有被擄走的士兵都死了,為何唯獨會救活妳?」
其他的人魚接著憤怒大喊:「我看那場戰役,根本就是妳告密我們的行蹤,給那些陸地雜種知道的!」
「還在想為何我們埋在海岸的埋伏孔洞,會被察覺…」
這些閒言閒語,其實依蕾莎是一句也聽不進去!因為她的頭腦,早在聽完約翰那一番話後便已一片空白……她突然覺得很累,很疲憊!
而此際依蕾莎也將她的目光,移至魚叉上的野人頭顱,直至她確定沒有看見那白毛的…….他,她才鬆了一口氣!
但才剛鬆下口氣的依蕾莎,突然聽見其耳後有股勁道劃破空氣的聲音,
只見這深覺不對勁的依蕾莎,當下馬上便將頭埋入了水中,並隨即從水面下往上看去,只見水面上有一由藤蔓纏繞的大石,看上去就像迴力鏢一樣的,往人魚群砸去!
再往岸頭岩洞看去,只見在鄰海的岩岸上,已出現了野人大軍,正不停的對著約翰所引領的人魚群,投扔飛石!
但只見這群由約翰所引領的人魚群,也各個身手不凡,單用一手,便已接住了迎面飛來的飛石!並順手的往回扔去!
有些被扔中的野人,不是當場頭破血流,就是擦破臉皮,只見約翰看到此一景像,竟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以一直在等待此刻的到來,依蕾莎只覺現在眼前的已經不是那個溫柔並陪伴她長大的青梅竹馬約翰了⋯⋯
而是變得像陸地的野人一樣殘忍凶暴........

這一切來得非常突然.....約翰徒然直接伸出他那充滿力道的手掌,結實的打在依蕾莎的瞼頰上!
腦袋已經一片空白的依蕾莎,連疼痛的感覺都還沒有升起時,當下依蕾莎就先覺眼前這一幕,相當的熟悉,就像是夢境中的白毛野人一樣⋯⋯
「妳以為……把這些雜種都叫來,妳的詭計就都得逞了嗎?我第一個先殺了妳!」當下只見約翰咬牙切齒的對依蕾莎罵道!

鑿石3完




























































































#日月神 
分類:藝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要真的對心靈有幫助就是真的!努力將由這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所構成的多重宇宙記載下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