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鑿石4(短篇小說)最終章

只見約翰在狠甩了依蕾莎一巴掌後,便順手也拿起後方其他人魚,遞給他的魚叉,並瞄準了依蕾莎的心臟!
此際的依蕾莎整個人都傻了,她現在連哭也哭不出,也不想再回應外界任何事,或許這就是心已死去的感覺,但她也在此刻掛上了微笑並心想…或許這樣就可以和那白色的他一樣了......
只見約翰的魚叉,已亳不留情的往依蕾莎胸口刺去!依蕾莎只覺這一刻的時問已然停止,腦海裡只響起那白毛野人對她唸…….守護妳那三個字!
但是就在此時,依蕾莎並沒有感到任何的痛楚!所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漫步在四周的血腥味...
原來那魚叉現在正叉在那白毛野人的胸口上!
直直貫穿!
原來~在先前白毛野人將依蕾莎推入海後,便也已經盤算自己的脫身之道!
野人大軍雖有數百,但在這狹窄的地道中一次只能湧入五人!

正當白毛野人還再繼續盤算時,眼前已出現五位野人,正兇殘的欲將牠們眼前的白毛野人碎屍萬段!
因為心裡早有盤算,完全不把牠們兇殘放在眼裡的他,已出右拳打碎了其中兩個的下巴、接著再用他的右肩撞斷其中一個的肋骨、最後再以雙腳及膝踢斷那最後兩個的腳大腿骨!
然後再順勢,以這五個已被打殘的野人肉身去將地道旁較薄的壁面,撞岀個大洞後先行便出了地道!
其他後頭趕上的野人,還不明所以然,以為是地道出口,便全數飛也似的朝這大洞衝出!
先行衝出的白毛野人,由於較熟悉地形,遂小心翼翼的,攀附著較突出的岩石移動身子!
然而這些衝出洞口的野人大軍,原本以為可以將白毛野人碎屍萬段但是他們並沒有碰到白毛野人!而是碰到一大叢、一大叢破空射來的魚叉!
衝出洞口的野人不是直接被魚叉穿透胸口命喪當場、就是來不及攀附好石洞邊緣而滾落入海!
而此時只見下方的大海,已湧出了人魚大軍!
,且也正熟練的斬下落入水中的野人頭部!
而已了解情況的野人,也已朝人魚大軍投扔大石!

只見其邊攀爬著石壁的白毛野人對這場戰爭,完全沒興趣!
他只想知道那落入海中的依蕾莎是否安然無恙?
終於~他看見了依蕾莎!
且正是最危急的時候!
當下也不管眼前這場無聊的戰爭,便立即朝著依蕾莎及約翰的方向,往下跳去!直接的擋在依蕾莎前面!
看著眼前已被一叉刺穿的他!她才猛然回神!
縱然現下有許多的野人也已跳下海和人魚
打成一團!
但她也還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血淋淋的他!
只見這白毛野人,忍著這錐心之劇痛!將現下全身所剩力勁,聚在左手!
只見一記結實的左上勾拳~
結實的打在約翰的下巴下!
這記結實沖天的左上勾拳不斷打斷了約翰的下巴,且也讓約翰那壯碩的魚身,整個三百六十度抛空飛起,當場再落海斃命!
依蕾莎直視著白毛野人,那胸口鮮狂噴血的傷口….哭了起來.......
而白毛野人此際則提起他那筋疲力盡的手指,輕輕拭去依蕾莎的淚,並露岀了當初鑿石桶的微笑...
「我們.離開....不…要再回來!」依蕾莎哽咽的對著白毛野人說著!
只見依蕾莎將白毛野人的右手,繞過自己的肩頸,全身筆直使出自己在人魚界,驚人的泳技!
對著週遭……激戰中的野人及自己的同伴,視若無睹!
她現在只想帶著眼前的他,離開這充滿戰爭及破碎的家園!
眼前的白毛野人,已十分筋疲力盡與虛弱....只見依蕾莎奮力的向前衝刺,並讓這白毛野人的頭浮在水面上!
依蕾莎泳速甚快!只見那無聊的殺戮戰場,也已漸漸的消失在目光所及海平面!
且也在同時!她也發現他的力氣,正快速的流失,呼出的氣多,吸進的氣少…且後方的海水,也已被染的鮮紅.....

依蕾莎邊哭,邊對著白毛野人說著:
「你……再支撐一下!前方有塊地勢較高的礁石!」
但依蕾莎卻見到白毛野人,現在正很開心想笑卻又沒有力氣牽動臉皮的笑著..
隨即只見依蕾莎已迅速將白毛野人,輕放在一處地處較高的礁石上,這礁石高過海平面少許,且面積正巧可容納兩人!
白毛野人這時已靠在這礁石上…….疲憊的喘著氣!
只見其傷口極深……仍不停的冒血!
依蕾莎哭蓍說:「我......想辦法幫你止血!」
這時只見白毛野人微微笑著,且不時的咳出血來,然後虛弱的用人魚的頻率,對依蕾莎說:
「.......歌.....想聽妳….唱」
依蕾莎硬是停止了自己的哽咽,讓自己唱岀那
首,從小聽到大的歌謠.
「山在…..崩、地..已裂
海在流……浪巳……逝!
莫害怕、莫….傷悲!
因我…愛你!」
只見這白毛野人,早在歌聲的一半,便已斷氣!但仍面帶微笑….只留下崩潰大哭的依蕾莎.................
「沒有.....日月神~~~就只有你……就只有你守護..........我…我愛…你.......你聽見了沒有我說我.......嗚~~」
只見依蕾莎,緊握著白毛野人冰涼的手,邊哭唱著....
此際~隨著依蕾莎悲慟的哭聲,伴隨著海風,已被潮汐聲吞噬,且大海依然一望無際,天空也依然寬廣無邊....
但突然間依蕾莎的身上起了明顯的變化~~~~一股溫暖….從她全身的毛孔灌入體內,直至內心深處每一個傷心的角落!
而哭泣中的依蕾莎,只覺周邊的氣溫,開始起變化,而且整個存在的氛圍也開始有著明顯的不一樣!
她看見日月正同時在天空出現!且自己…也正浮在半空中!
什麼大海、島嶼,已在她眼前漸漸消失!但她現在卻一點也不覺恐懼,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安心與喜悅。
她甚至想一直陶醉在這喜悅中,不想離開!
「的確!好孩子,沒有什麼日月神!」
一個發自內心且慈悲的聲音,在依蕾莎內心深處突然響起!
而依蕾莎也在此際輕鬆的睜開雙眼.
她看見了片潔白澄淨的光滑地面與水藍色的天空,前頭則站著一位和她一樣,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則是像野人一樣的兩隻腳,但更修長直立!
只見這光形狀的人,又從依蕾莎內心深處,響起那柔和到她想掉淚的聲音.....
「我是妳們口中的日、月神,但這也是為了能讓妳們認知才存在的稱號!我是造物主,我擁有著無所不在的頻率,而也是這頻率,讓我們此刻能夠對話!人們能理解這頻率的本質~愛以創造自己的生命,而不是讓自己走向毀滅~從妳們的身上,我正看見了這本質!
好孩子~我想妳已經找到了妳的珍寶,而也從現在起~生命,將由妳們來共同創造!」
突然間…….依蕾莎只覺眼前一黑、毫無知覺!
接著~有隻溫暖的手,正在擦拭她的淚!
她輕輕的睜開了眼,發現她還在海中,且還是趴在那礁石邊,而擦拭她淚的,正是那對她笑著的白毛野人!
此際~太陽也已西下,只剩一輪圓月高掛天空!只見這白毛野人邊咳嗽,邊對著依蕾莎微笑不語的拭淚!
依蕾莎高興的從海中,撲上抱住白毛野人!白毛野人的胸口一陣抽痛,但已不再流血!原來那約翰的致命一叉,沒叉中他的心臟!
「妳....肚子餓嗎?要不要我烤魚給妳?」
只見白毛野人正用人魚的頻率,有些生硬的對依蕾莎說著!
「餓扁了…我要吃兩條!你會說我們的話,對不對?!」依蕾莎興高采烈的問著!
「我…的名字叫鑿石!自…父母…死後.我從小就聽著你們的頻率長大!我現在先抓魚……給妳!」只見那白毛野人,抓了抓頭吞吞吐吐的說著。

故事到此已告一段落,那鑿石和依蕾莎後來呢?
他們要怎麼生活呢?
不重要!因為已經把心繫在一起的他們,是能
克服這許多障礙的,也能創造出屬於他們的幸福,而這也就是愛的最真面貌。
祝福各位,也都能找到屬於你們的圓滿、你們的最真面貌。
2013年9月15日AM1114虎虎筌筆

全文完
#鑿石 
分類:藝文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要真的對心靈有幫助就是真的!努力將由這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所構成的多重宇宙記載下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