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讀《丹大札記》

不能上山的日子,看的台大登山社的探勘路線,彷彿也跟著探勘小組走了一回。以下摘自《丹大札記》p191
「接近天黑,我們仍在東溪主流上方約150m高,迫降已難避免,左側下方接近支流似乎有較平之處,於是破工降下去,卻氣喘呼呼帶回『有蜂在身邊繞行』的消息,臉綠了,天也黑了,於是,只好在原處迫降。此處坡度接近六十度,大夥用主繩連成一串固定在樹上,各自覓較平處落腳,終於嘗到穿著吊帶,靠著背包睡的滋味,缺水更增加睡眠的困難,噩夢連連。」
丹大札記非常有趣,每次探勘的人馬都不一樣,有領隊和記錄者,每次探勘都有行前構想、勘查要記(分天記錄,還有從哪裡走到哪裡)、後記、路線附近的詳細地圖,我通常都會跟著他的描述看地圖上的路線,丹大附近的山真的好多,有時候,他們會根據之前的資料探勘很早以前的舊路線,有時候,找新路線探勘,經常要砍路、找路,找到三角點也會用牌子作為標示,下一次重新探勘,可以根據之前走過綁的路條來判斷位置和方向。但有時候走著走著就走到獸徑、獵徑、危崖,也會遇到上面記錄的狀況,因為無法掌握的狀況而迫降在某處。上溯九華瀑布也是非常有趣的經驗。感覺早期的台大登山社社員各個身懷絕技,背負功力超強,每一次探勘幾乎都是五天起挑,十天也不算多,看著文字記錄,覺得這樣的探勘行程真的好有趣........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雷雨生荔枝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