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勇者的夢土》第三章:史冊紀載之地,聖賢並列之三

「若只是觸手便很容易解決。鹽巴在你們那裡容易取得嗎?」
「隨手可得。」
瑪蘇米微笑道:「太好了。妳回去後將曬過月亮吹過晚風的鹽巴,撒在白色觸手上,就能消滅它們。也可再製成鹽錐放在角落,白色觸手便不會再在該處出現。」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這樣就可以了?」汪蘋沒料到居然如此簡單。
瑪蘇米點點頭。「濃鹽水能用來攻擊白色觸手。如果觸手試圖攻擊妳的話,試試看,妳沒有損失,不是嗎?」
「什麼鹽都可以嗎?我們那裏有很多種不同的鹽。」
「很多種?不都是海鹽嗎?」
「有玫瑰鹽,胡椒鹽,很多種。」
「其他的鹽巴我不清楚,先用海鹽吧,然後裝瓶後曬曬月亮。」
汪蘋認真的將這些囑咐記在心中,不知不覺間,她已開始認真看待夢土裡的一切了。
然後兩人開始研究汪蘋有什麼特點,藉此特點能發展出哪種攻擊方式。
汪蘋現場示範各種競技體操和韻律體操,瑪蘇米看得嘖嘖稱奇,說她會好好研究,也要汪蘋在她的世界接觸幾種攻擊方式,找出有興趣且較能上手的武器,如此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學會如何保護自己並擊殺舊神遺民。
聽聞此提議地汪蘋沉默了。
「怎麼了嗎?」
「剛剛在場上被克蘇魯吃掉的勇者,真的沒事嗎?」她還是覺得難以想像,因為那時的情形真實的一點都不像夢,吧嘰吧嘰的聲音猶然在耳。
「夢土的秘密至今我們仍未能窮盡,但關於勇者們的安全我們可說是已經研究的很透徹了。在夢中被招喚來的勇者是以靈魂的方式穿越時空限制而來,在這裡形成幾乎與你們本來的肉體相近的容器,提供靈魂驅使。」
「不過,這容器並非真實的肉體,無須吃喝,對疼痛等反應也較低,所以在夢土中只要不是太過嚴重的損傷,都不會影響原本的肉體,如此大家便能盡情的練習,嘗試各種攻擊和組合技。不過,如一開始曾提到的,肉體與靈魂密不可分,當勇者的靈魂在夢土遭受太過嚴重的損傷時,也會影響肉體。像是如果勇者在夢土被克蘇魯吞吃,便會影響肉體了,昏睡三天到一週就能恢復,期間,該勇者的靈魂暫時無法回到夢土,等痊癒後才會重新被招。」
「去別的星球時也是魂穿嗎?」
「一樣的,夢土提供容器,讓妳們的靈魂能在容器的保護中去到其他星球。等你們與隊員磨合的差不多了,便會開始一隊隊去各隊員的星球消滅舊神遺民,那時你們會穿越星際之門,一同在星際之門指向的星球顯現,並於一定的時間內在指定地點等待招回。」
「我明白了。」汪蘋擔憂地問。「如果找不到適合我的攻擊方式呢?」
「會找到的。」瑪蘇米充滿信心。「沒有一名勇者例外。」
此時,忍導師忽然微微皺眉,汪蘋沒有注意到。
她正皺著眉,覺得自己毫無把握。
身為運動員的的她,習慣了在比賽前竭力鍛鍊自己,提高獲勝的機率。
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就得肩負起如此沉重的責任,就像完全不知道表演項目編排和評分標準就要上場似的,令人喘不過氣。
或許情況不會那麼糟糕。
每次遇到難以克服的壓力時,經過訓練的汪蘋很自然地換個方面設想。
或許,真的只要用鹽巴水噴一噴,灑一灑就沒事了。
只是一些小囉囉,舊神說不定根本不會出現。
否則地球不會沒有留下紀錄或相關歷史。
「夢醒的時間快到,該走了。」忍導師出言提醒,轉身離開。
張開眼睛的她朝四周張望,瑪蘇米不知何時離開了,隨即快步跟上。
離開前,汪蘋悄悄的望了一眼走廊深處,陰暗的盡頭是一排排的書櫃,隱隱約約有幾隻頭大身子細長,宛若花枝的生物在其間巡遊穿梭。
吃了一驚的汪蘋,追上忍導師的腳步。
「回去後,白色觸手出現任何情形都可在回到夢土時和我報告。妳要抓緊時間學習關於舊神和舊神遺民的知識。」忍導師將幾本剛剛挑選的書遞給汪蘋。「無知才會害怕,恐懼會滋養舊神及其遺民,不可大意,多加觀察,謹慎並大膽行事。」
「是。」厚重的線裝本古書陳舊卻不重,她得兩手環抱才拿得穩。
在忍導師的帶領下,走出拱門,汪蘋發現草地已然恢復原本的平整模樣。
她來到校舍的教室,赫然見到大家已依照組別各自入座。
「汪蘋,你的位置在最後一排倒數第二個座位。」
她快步走入並坐下。
「下次見面時,我們會正式開始上課。」慈導師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沙漏,上方的沙池已經快漏完了。「想退出的勇者請於下次入夢時和忍導師提出申請。下課。」
兩名導師步出教室後,宏亮恢弘的鐘聲忽然響起。
「蘋蘋姊姊,你沒事吧?」輕飄飄好奇不已飄過來看放在桌上的書。
「大概沒事?」腦袋還是很混亂的汪蘋,還沒辦法和輕飄飄解釋。
「應該是告訴你關於夢土的基本知識。」坐在汪蘋前面的烏木推測著。「知道了應該會好一點,怎麼妳的臉色還那麼難看?」
猶豫了一會兒,汪蘋才將她家那裏有舊神遺民出沒的事情說出來。
輕飄飄和烏木都露出這很正常,沒啥好大驚小怪的表情,令汪蘋一陣氣悶。
「我什麼都不會,怎麼可能像那些擊殺克蘇魯的勇者那樣去消滅遺民,這太強人所難了。」汪蘋苦惱極了。
「妳總算瞭解了。」坐在汪蘋後面的晨星,英挺冷漠的面容湧起譏諷。「妳不適合當勇者,會給我們添麻煩。」
「我輕飄飄才不會添麻煩,我很厲害的!我能附身,能讀心,能……」弄錯晨星意思的輕飄飄大聲抗議。
被晨星充滿挑釁的態度弄到有些不爽的烏木,笑咪咪的說道:「晨星,我想你是怕了吧,乾脆你退出好了,我們三個能配合的很好。」
「對,我很害怕。不害怕舊神的人才可怕。」晨星冰冷的深邃面容,湧現深深的痛恨和哀傷。「沒有退出這種選擇,我需要遺物。」
「那你的態度可以好一點,就算你再怎麼厲害,也無法以一檔百。」烏木笑瞇瞇的說。
「哼!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擋過?」
三位隊員就這樣針鋒相對了起來,汪蘋旁觀,覺得晨星說的話也沒有錯太多,尚未開始練習就一言不合的隊伍,恐怕真的好不到哪去。
意識到自己現在無論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都挫折重重,難關盡顯,汪蘋忍不住嘆了口氣,趴在書上,不想面對現實。
慈導師離開前說的退出的提議,瑪蘇米的教導,還有牧的請求,在她腦中繞繞兜轉,難以決定。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三章:史冊紀載之地,聖賢並列之二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三章:史冊紀載之地,聖賢並列之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