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謫月》情思

謫月向的香醪斝x月無缺,肉渣,務必慎入
=================

劍謫仙常年遊歷在外,某次協助地方百姓擊退作亂許久的慓悍山賊,好幾個山頭的盜匪將他團團包圍。他身形不動,冷然傲物不怒自威的氣勢震懾全場,竟使無人敢上前,為首的賊王呸了聲,舉起鋼刀怒聲喊殺,其它人見之也蜂擁而上。只見劍謫仙後方飄帶一揚,劍氣朝四面八方飛散,將此群兇神惡煞全數收拾。

見他丰神俊秀氣宇軒昂,舉手投足自信非常,如此凜然姿態猶如神仙下凡。村裡老者眾多,只當上天聽到他們的祈求,特地派了個仙家人物來拯救他們於水火,無不跪地叩謝感激涕零。劍謫仙客氣婉拒村內為他舉辦的慰勞宴,僅言份內之事,協助村人將山賊交由官府後,正打算離開時,面容慈善的村長雙手恭敬持捧一物:「仙人大人若不嫌棄,還請收下。」

此名村長曾入朝為官,告老還鄉之後偏安一隅。今年地方作物歉收,又逢盜賊趁隙作亂,村內壯丁不是出走便是遇害,年輕婦女也被擄走,地方官府奈何不了有武林人士撐腰的山賊群,縱使上報也無人理會,為了重金懸賞而來之人也多半鎩羽而歸。心灰意冷之際,卻遇謫仙下凡,解眾人之危。

前端龍形壺嘴雕工精緻栩栩如生,象牙壺身光滑潔白,尾端把手連接一小巧注酒盛器,上頭壺蓋裝飾繁複頗具異國風格,壺嘴與盛器皆可拆卸清洗。是村長尚在朝庭時向一名異國商人購得之物,反而捨不得使用納入收藏,本想做為傳家寶,獨子卻因病早逝,老伴也已仙遊。

劍謫仙對上老者殷殷懇切的眼神,思索幼弟成年賀禮他尚未尋得,此物外型華貴典雅也許無缺會喜歡,欲以銀兩支付未果,劍謫仙只能答謝致意。村長見他收下簡直比山賊被剿滅還來得欣喜。


當年從劍謫仙手中接過酒壺時,他開心的差點直接把人撲倒在地,劍謫仙攬著他的腰讓他站好,叮囑他飲酒小酌怡情不可貪杯,雖然知曉幼弟總會趁他不在時溜進自己房間偷喝酒。

月無缺反而抱著劍謫仙手臂撒嬌說兄長今日就不要這麼拘束了陪無缺一起喝酒嘛。最後兩人用著新酒壺輪流共飲。酒過三巡,劍謫仙抱著被醉意薰得雙頰酡紅的人,聽他趴在自己懷中喃喃自語:叫什麼名字好呢…

那時只覺得一向被他認為古板無趣的兄長也有心思細膩的時候,事後回想那僅僅是因為由劍謫仙所贈,不論是什麼,他都會格外高興與珍惜。之後月無缺總是將酒壺隨身攜帶片刻不離。


每每想起劍謫仙對他所做之事與糾纏他的無邊惡夢,他都選擇用酒罈來麻痺這撕心裂肺的痛楚。明明想要遠離恆山一切的人事物,但新的居所卻仍以恆山中他常前往的一條清澈小川玉川做為命名,仙境地氣也與恆山相通,乃因恆山仙氣適合滋養原就種植於恆山的丹桂樹。

清心寡欲的劍謫仙贈予他的東西不多,唯一像是讓自己有錯覺他還在身邊的,就只有同樣冠以玉川之名的香醪斝,只有此物他不願也不想灌注除了美酒以外的複雜心緒,縱使百般怨懟拋下他的劍謫仙,但仍抱希望總能在天涯某處,兩人曾同行的地方再次與人重逢,那時他定要把精緻酒壺砸在那張從小看到大仍令他心動不已的清冷俊臉上。


以往藉由香醪斝自我慰藉時,伴隨的總是殘破片段的記憶,難以壓抑的情思與止不住的清淚。如今真相大白事過境遷,一肩扛下靖玄重任後,他常回到年少時常與劍謫仙一同練劍的後山竹林,隨著一招一式不斷演繹,又讓他感覺兄長始終在他身旁,身形移轉間彷彿還能見到劍謫仙的殘影。

他難得捏了捏自己近期被琴心餵得有些圓潤的臉,暗罵自己能不能有不想著劍謫仙的時候,那大概就是想著風雲的時候吧,算了。

一套練畢,前往竹林附近的玉川沐浴淨身,回返時將掛在枝葉間的香醪斝收回,進了小屋飲盡壺中溫酒。從床邊小格中摸索出半盒香膏,本來是放置療傷化瘀藥丹之處,自他為樹靈之身起此類藥物便被他撤掉不少,丹桂樹沒事他就沒事,當然他有事丹桂樹也無法置身事外,所以最安全的做法是跟丹桂樹一起謝絕外客長達百年,直到那日不請自來的倦收天帶著滄浪酒為了劍風雲登境拜訪為止。

拔除前端龍形壺嘴,露出圓滑牙端,將帶有桂花香的膏脂抹於壺身,月無缺僅著內衫趴在床上翹起臀部,另挖一指膏量送入後方穴內,配合著自身呼吸逐漸再進第二指。胸前乳尖被壺嘴龍頭撥弄得艷紅挺立,他輕喘著閉目念想以往劍謫仙讓他一起修練恆山心源時,是怎麼撩撥自己到受不住總央求他快些進入。

有些難耐地拿起被香膏包覆外層的香醪斝緩緩送進,讓自己溫熱的後穴與膏脂一同暖和粗長器物,轉動手腕調整角度開始深淺不一地前後抽插,盛器也隨著動作直撞在渾圓臀部上留下紅印。

彎曲的前端擦過某處,月無缺急促叫了聲,接著更往那點緊攻不放,毫無壓抑的高亢呻吟,在夜涼如水的靜謐夜色中格外清晰。

勃起的前端滲出清液,似乎還是少了點什麼,他想起那人英氣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性感的唇,骨節分明的大手總愛撫摸自己的頭,與面對他人時不同,清冷低嗓溫和喚著自己的名字,還有,那唯一屬於自己,世上最可靠又最令人心安的懷抱。

無缺。

無缺。

劍謫仙。

劍謫仙…

「兄長…我…好…想……哈啊!」

壺嘴龍鬚搔刮玉莖過於敏感的頂部小孔讓他連喘息都帶著顫,手部再度施力碾壓後穴那點突起,同時腦中白光一閃,原先周身若有似無的桂花香此時變得馥郁甜膩滿盈室內。

稍作休息起身草草收拾後拉過錦被,月無缺怔怔望著桌上的香醪斝發呆。

以往只要閉上眼,總是伴隨數不清的腥紅惡夢;隨著玉連環的運轉,他開始能夢到些與兄長或風雲共處的片段,即使那些場景在真實的記憶中從未發生過。或許,能與他倆一同歡聲談笑的那日,即在不遠的將來。

縱使那時已身滅形散,仍能昂首無愧,仙境團聚。

暮夏夜風自窗外吹入,悄悄帶走一室桂香,卻帶不走頰邊點點滑落的無盡相思。


《完》
#謫月  #劍謫仙  #月無缺 
分類:日記

布袋戲坑深幾許。劍謫仙x月無缺/恆山一家。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