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FI】筵席CP的srrx之旅

・OC
・GL
・梗是雲次方跟元與均棋的融合(懶得想了
-----稍微來點分隔-----
「這次你們可好好表現啊!」Luis拍拍兩人的肩膀說。
「我哪次沒有好好表現?」謝晏青笑著拍掉Luis的手。
「上次在百老匯的時候?」呂方熙雙手交叉胸前,一副「我看你怎麼說」的表情。
「那次是意外!意外!都說了我只是拿他眼鏡,沒有調戲!」謝晏青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那這次就別出意外啦!」Luis說。

天知道幾個月後Luis再看這段對話會有多麼想哭。

srrx這檔節目邀請許多學音樂劇的本科生和行業中有名的演員合作競爭首席,也推廣音樂劇讓年輕演員有出頭的機會,順便能從前輩身上獲取更多經驗及能力。
「大家好,我是謝晏青,一名音樂劇演員,目前主要在歐洲演出。」謝晏青對著尚未坐滿的座位區自我介紹。
向座位區的其他成員鞠躬後他走到中間靠右的位子坐下。
又這樣迎接了幾個小年輕,才等到呂方熙出現。
「大家好,我叫呂方熙,現在是一名音樂劇演員,目前任職於璞玉劇團。」
謝晏青目不轉睛並且全程笑著看呂方熙自我介紹,他覺得一切都很美好,不論是可以和呂方熙朝夕相處三個月--雖然過去幾年他們也幾乎是朝夕相處--還是節目錄完後就能在上海新落成的劇院演出,都讓他對未來充滿期待。
因此在呂方熙走向他身後最高處的座位時,謝晏青不可置信地望著他的背影。
呂方熙坐下後面無表情地直視前方,絲毫沒有理會下方謝晏青略顯凌亂的手勢。
「謝……謝老師,導演組要你坐好。」旁邊的女孩怯生生地道。
雖說兩人今年才二十七,在業內卻已經大有名氣,因為身為璞玉劇團的元老,近幾年來有很多教科書等級的原創音樂劇都是他們參與製作並出演的,不僅公認的能力好,唱功佳,兩人的二重唱更是如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般融合,是很多新一代音樂劇演員模仿的對象。
也不好為難小女生,謝晏青只好回身坐下。
怎麼,要玩王不見王那一套嗎?他心想。
「劇本」這東西是大陸的綜藝節目常有的,上srrx之前謝晏青拿到的「提醒」只寫到不要太常和呂方熙互動,原來是這原因。
所有人介紹一輪後是首席推薦環節,每個人表演一首歌,由三位評審共同決定是否晉升首席。
謝晏青選了一首原創音樂劇中的曲目<Volar>,沒有什麼技巧展示,只是很輕快的一首歌,畢竟他也沒有要爭首席的想法。
「謝晏青,叫你Martina會不會更親切一點?」廖院笑吟吟地問。
「會。」謝晏青點頭。「畢竟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Martina這名字在溝通。」
「璞玉劇團的工作不是很忙嗎?怎麼有空來參加srrx?」尚曉雯問。
「這次剛好Jade要到上海演出,現在算是比較空閒的時間,所以我和阿熙來這裡順便做個宣傳。」謝晏青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在。平常舞台上才不會有人一直問他問題呢。
「那你今天帶來的曲目是?」Jack問。
「<Volar>我們原創音樂劇<帶我去遠方>的曲子。」謝晏青答。
「那麼,請開始你的表演。」

表演結束謝晏青內心毫無波瀾的結果信封,想著回去要怎麼做鬼臉表示自己唱的不好,沒想到一打開是三個大大的通過章。
看了一眼現場導演,好吧,又是內部操作。
謝晏青在鏡頭看不到的地方翻了白眼,才帶著笑回去宣布自己的結果。
下一個表演的就是呂方熙,但在決定時倒讓三位評審陷入為難。呂方熙的表演當然好的沒話說,妥妥的女主模範,但首席的位子就六個,而第六個名額在五分鐘前由謝晏青拿下了。
經過導演和三位評審討論後決定進行「首席覆議」,從現在的首席中挑一位與呂方熙兩人對決,贏得獲得首席席位。
「三位決定讓誰上來?」PD問。
三人靠近討論了一會兒,尚曉雯才抬頭:「謝晏青。」
現場學員們幾乎要沸騰,謝晏青也有點坐不住了,先不說他倆向來是合作關係,鮮少競爭,重點是他一個女中音怎麼贏得過女高音啊喂!
沒辦法,還是得上。他選了一首<征途>,呂方熙選了一首<凱旋>,都是<烽火下的埃塵>中的曲目。
只是這次演出就沒那麼順利了,因為沒有和鋼琴手排練過,年輕女孩一直達不到<征途>這首歌原有的速度。
「我來吧?」呂方熙站在舞台邊看著台上的謝晏青,手指指向自己無聲地說。
只不過謝晏青盯著鋼琴手,絲毫沒注意呂方熙的動作。
「要不讓方熙彈吧?」廖院見呂方熙比手畫腳的,問道。
謝晏青這才注意到,忙不迭點頭道好。
十幾年摯友果然不一樣,琴音一下便是群情激昂、萬馬奔騰,才彈兩個小節謝晏青便喊停,說要正式來。
要如何形容這一曲<征途>呢?大概是在前往沙場前將軍和軍師給士兵們的歌舞,將軍充滿威嚴地對士兵喊話,底下壯士高聲應和,軍師輕搖羽扇,鉅細靡遺地將作戰計劃分析給眾人周知,然後在兩人的帶領下,百萬雄兵踏上遠征長路,迎接勝利。
唱罷,謝晏青微微喘息,彷彿斷線一般鞠了個超過九十度的躬。
學員席靜默了兩秒才爆出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謝晏青也直起身子向呂方熙點點頭,並露出燦笑。
謝晏青和呂方熙交換位置,當然,他不彈琴。
如果說<征途>是震撼,那<凱旋>便是撕心裂肺。<烽火下的埃塵>主角隨軍隊出征,軍隊勝利歸來走在大道上接受人民夾道歡迎,女主角穿梭在人群中一路尋找主角的身影,卻看見主角的好友在看到她後楞了下,隨即低下頭。女主角頓時了解是怎麼一回事,苦笑一聲對朋友無聲地說:「沒關係。」然後失神地走在人群裡,被激動的民眾推來推去也絲毫無反應,只是一遍遍以歌聲回憶和男主角的過往,平靜落下兩行淚。
一曲唱完甚至有情感比較豐富的小姑娘跟著哭了出來,呂方熙也只能微揚嘴角,看來還未從歌曲的情緒出來,謝晏青見狀皺眉,小跑步到他身邊一把抱住,雙手安撫地在背後拍了拍,附在他耳邊小聲說:「知道自己唱這首歌什麼狀況你還唱。」
之前排<烽火下的埃塵>原定是呂方熙唱女一,但每每唱到「說好一起走向餘生 帶我看綠野 帶我看星空 怎麼一聲不響你就走 留我在和平時代獨自漂流」時他都會短暫失神,甚至開口無法出聲,Luis這才讓Jude裡二擔當上場挑大樑。
「沒事。」呂方熙的聲音沙啞得可怕。
謝晏青這才慢慢鬆手,但眉頭始終緊皺著,右手放在呂方熙腰後,帶他一起走到三位評審面前。
「請三位做出抉擇。」PD說。
討論了好一陣子,三人才坐回位置上準備公布結果。
「我們一致認為……」廖院停頓了一下。「呂方熙為首席!」
謝晏青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揚,右手順勢將呂方熙攬入懷中,用力抱一下後放開,雖然被從首席位上踢下來卻一點難過的意思都沒有。
回到學員席,謝晏青將呂方熙送上中央的首席位後回座,方才的女孩惋惜地道:「我覺得謝老師唱得更好的……」
謝晏青笑著說:「沒關係,我也沒有爭首席的慾望。」
「可是……」女孩還想說些什麼。
「對了,你剛才說你叫什麼名字?我記性不大好,容易忘。」謝晏青打斷他。
女孩楞了一下重新揚起笑容,自信地道:「我叫趙心恬,是個女高音,今年二十一歲,讀音樂劇專業。」
大學都還沒畢業啊?謝晏青心想。
六個首席選完第一集便算是結束了,PD讓大家領取房間鑰匙後一起坐車回飯店用餐。
「幫我拿鑰匙,剛剛Luis傳訊息要我過去劇場一趟。」謝晏青背上後背包,靠近呂方熙說。
「我跟你一起。」呂方熙抓住謝晏青的衣角。
「不用,你回去快點休息,明早<過年>要讀本,下午錄srrx來回還要車程,根本沒時間再休息了,昂?」謝晏青撥開他的手,快步離開攝影棚。
「那只能再刪一個景了。」謝晏青嘆了口氣,抬眼看著Luis。
「散步這段改在家門前?」Luis問。
「行啊,那什麼湖面平靜的要改掉,誰家出門見湖啊。」謝晏青扯起嘴角。
「我家出門還見海呢。」Luis,家住威尼斯,說。
「就你厲害。」謝晏青輕推Luis,後者裝作重傷倒退了一大步。
「可以不要排擠我嗎?講中文好不好?」葉茹羽,在場唯一不會義大利語的人,說。
謝晏青和Luis對看一眼,Luis用不太標準的中文說:「不要。」
葉茹羽翻了個完美的白眼,然後三個人一起笑了出來。
「好歹我也是劇院的負責人,尊重一點我告訴你。」葉茹羽扳起臉孔,故作嚴肅的說。
「想得美,老同學。」謝晏青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開始認真思考和你們合作到底是不是好事了。」
生活不易,劇院經理嘆氣。

回到飯店已經將近兩點,謝晏青走進大廳,正思考著要不要直接找節目組拿另一副鑰匙,不打擾呂方熙休息,得到的答案卻是兩副都讓呂方熙拿走了,說是放在他那方便一些。
謝晏青笑了笑,正要往電梯走,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太陽。」謝晏青接起電話。
「你要回來了沒?我想睡覺了。」對面傳來呂方熙略為低沉的聲音。
八成已經躺在床上了。謝晏青心想。
「在大廳了,馬上上去。」謝晏青加快腳步。
「喔,快點。」說完就掛斷電話了。
「真的是……」謝晏青看著顯示通話結束的畫面,無奈的笑了笑。
-----拉條結束線-----
基本上我都是寫短篇片段片段的寫,但是重要轉折部分不會落下啦(應該吧)。
可以猜一下小趙後面會是什麼樣的戲份。(來自作者的微笑
有靈感再開始下一篇。
現在基本是還債狀態。
這裡是槲,下次見。
#GL  #原創  #故事  #小說  #百合 
分類:藝文

大家好這裡是槲,謝謝大家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