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短篇│闢謠-2

牛排 台南
 入鄉隨俗,人地生疏時,看待周遭人事物的角度皆然。
   時間長了,它便原形畢露。

  離職後,Xun和Hao,還有另一位同事開始共事,同事簡稱R。 
  在此之前,Xun已經和R見過數次面。
  最初,當時他和Hao都還是在職期間,有一次Hao請Xun指導R關於sketchup基礎簡單的操作,Xun不由分說答應了。
  那陣子Xun和Hao兩人十分克難,簡直有苦說不出。P連外出吃飯,見到他倆坐在一起都想令其分開的程度。
  為避免P生疑,因此兩人會將時間錯開一前一後離開公司。
  那日兩人在百貨公司等R前來,待R見到兩人後,便往前走近,Xun連忙往後退了一步。
  Hao伸手一抬擋在Xun身前,說道:「你這個阿桑,不要靠這麼近,會嚇到人家。」
  R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笑罵他幾句。
  那是Xun見到R的第一印象。

  Hao離職後,在外頭接了工作,Xun前往協助時,也曾和R一起共事過。
  中途Hao和R難免發生一點爭吵,但那是Xun未和Hao聯繫期間發生的事。
  那時候的問題並不大,通常講開來後和解便完事了。
  直到Xun在十二月中旬離職後,才正式準備和他們一塊兒工作。
  共事期間三個人理當應團結一心共患難,可Xun心中卻隱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感。
  R的年齡約莫四十來歲,於業界至少有十幾年經驗,應當是靠普的。

  一開始和R處理商旅的案子,Xun並未了解他,Hao讓Xun協助R去收尾,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後來Hao新簽下了一個案,在Xun第一次被業主否定,被質疑經驗不足的情況下,由R接手那個案子。
  在R接手案子前,曾因為錢的關係出了一次三人分裂問題。
  那日上午,三人及業主齊聚一堂,Hao已經想放棄了,但R信誓旦旦地對他道:「Hao我問你,你覺得我相不相信你?」
  Hao坐在他對面,並未回答,只是無聲地微微頷首。
  R繼續說道:「我不是P,我不是她本人,我不像她好嗎?」

  Xun聽了這些話,仍覺得一陣怪異。哪裡怪,他依舊說不上來。
  他只能在這件事情談論完後,故作堅強地對中間聯繫的業主方說明自己擅長的是什麼,除此之外,他只覺得頹喪,只想放棄,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

  突如其來的衝擊如一道兇猛的水流,剛剛嚥下,便感覺水流在胸口不斷縈繞,已變成一柄利劍,甚至有一種微微的痛楚。
  Hao好整以暇地前後不斷安撫Xun,並且一再告訴他配置的圖面並沒有問題,Xun才暫且先將此事放下。
  最初R接手處理這個案子時,費盡三寸不爛之舌說服業主,接著開始了他的圖面之旅。(為什麼會這麼說,後面就知道了)
  與此同時Hao找來Xun和R,討論案子的分配,以及分錢的問題,Xun和R二話不說都同意了。
  R在畫圖面時,說好Xun會從旁協助,然而Xun連續數次等他傳來圖面,R卻總是很晚才傳過來。
  他總說自己很忙,說明白天要跑工地,或是跑長途,白天要處理很多事情。
  Xun對此未表達任何意見,同樣改到近乎清晨再將圖傳給R,隔天由R繼續完善圖面。

  在Xun改完圖面後,便與Hao一同去處理其它案子的現場。
  R後來去和業主開會,好不容易保住了案子,第一時間告訴Hao這個好消息,三人不約而同鬆一口氣。
  回來後,R找上Xun,不停糾正他圖面哪裡有錯誤,每講一通電話至少半小時是在細數著Xun的錯誤。
  兩、三通電話下來,Xun已經有些不耐煩,但還是按捺住性子隱忍著。
  儘管對於R的敘述在某些部分Xun是抱持疑問的,可這是Hao邀請進來的人,在很多不確定的因素下,他想說先別急著下定論。
  由於在前公司,老闆P對Xun的飆罵及重話始終在他腦海中繚繞揮之不去,因此到了新環境後,尚未有任何喘息空間,緊接著便繼續下一輪的工作。
  在當時,很多時候Xun是沒有進入狀況的,總有一種力不從心之感,頻頻失常,可Hao卻一直形影不離地陪伴在Xun身側。
  Xun曉得Hao的行事作風,Hao從不會把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地方上,甚至去和一個人說這麼多的話。
  Xun本不是個會與人抱怨甚至敘述自己心情的人,長達半個月的時間,最終還是將一股腦的怨念宣洩而出。
  Hao聽完後,了然於胸地頷首,隨即對Xun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地道:「我和你講幾天了,結果你現在才說出來,是不是欠揍?」
  Xun露出久違的笑容,「我本來就沒有和他人敘述自己心事的習慣,以前也不曾說過。」
  Hao皺眉道:「你表面上看起來沒事,但隱約感覺到你有一股氣,果然還真的。這樣憋著很不好,以後如果有心事,直接講出來。不然久了會生病。」
  Xun並未多作回應,但Hao沒打算就這麼放過他。
  「怎麼,還是不想說嗎?你真的以為這樣就像個男的嗎?自以為成熟,自以為不說才是MAN的表現?」
  「也不是。」Xun瞄了一眼車窗外,外頭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
  「不然是怎樣?」Hao問。
  Xun抿了抿唇,「我以後會說的,我不輕易說出來的另一個原因是怕傷到人。」
  Hao爽朗地笑了聲,「在前公司的時候我便說過,你是我遇過講話最謹慎、想最多的人了,你還怕傷到什麼?要真有什麼的話,吵一架,說開了,過了便好了。」
  黑暗中,Xun眼眶有點微紅,他霎那間發覺到,兩人相識時間如此短暫,但Hao卻比誰都更懂他。


✴   ✵   ✴


  工作期間,Hao經常開長途車,兩人在車上時不時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那日傍晚,氣候有些寒冷。
  神農老巷街景串起的朱色燈籠及紅綾綢緞,隨風輕擺搖曳。
  上了白漆的復古直欞花窗,帶有乾淨卻樸實的味道。
  開車途中,Hao對Xun說道:「不要總是這麼畏畏縮縮的,你是男的耶!振作一點好嗎?」他的恨鐵不成鋼,字句間的鏗鏘有力,倒是讓Xun想到了一個念頭。
  Xun微側過頭,「如果我哪邊有什麼不對了,你可以直接跟我說。」
  Hao緩慢地回答:「倘若你抗壓夠,承受的住,那我會直接講。只是絕大多數人總認為自己是對的。」
  Xun摩娑著Hao帶他去買的錶,只見黑鋼包覆的鏡面玻璃不住閃爍,映照出了車窗外街景的絢麗光點,熠熠生輝。
  他喃喃道:「我希望在三十二歲定型之前,可以將那些不好的習慣或是哪裡有不懂的人情世故糾正掉,不然以後怕是會被人笑說都幾歲了,連這道理都不懂。」
  懂與不懂,患難與共,要找到一個挺自己的人非常重要,實屬難得。
  Hao在Xun性格尚未定型的時期,是一同共事的同事、親友,宛若兄長一樣,在極短的日子裡,卻比常人有更多的相處空間了解彼此。明白對方的個性及習慣。

  後來Hao又接了一個案子,Hao希望Xun能學會獨當一面,因此讓他去顧那個武場。
  一直到接近尾聲,縱使Hao再嚴厲,Xun百般想逃避,還是努力咬牙撐了下來,儘管當時無法控好現場。甚至事後檢討時,Xun和Hao敘述自己的不足之處,Hao卻始終非常認同他的能力,並且從未質疑過。
  他對Xun毫無猶豫的無條件信任及憤憤打抱不平的義氣,Xun在沒有什麼情緒的當下,Hao卻很生氣時,Xun的內心不禁微之動容。
  他一直都知道Hao非常挺自己。

  甚至連驗收當天,Xun不想面對的,心態盪到谷底的時候,也是Hao出面去應對業主。
  
  當時Xun正在三樓工作,他剪裁完圖紙,正合著壁面尺寸,一個人靜悄悄地來到他身後,隨即冰冷的杯子貼上自己的臉頰。
  「這個你拿去,我先幫你擋著。」
  Xun抬頭,才發現Hao手裡拿著飲料。
  「你那邊沒事吧?」Xun有些擔憂地問道。
  「我還好,沒事。」Hao輕聲說,「你把這個剪完就好。」

  無論何時何地,Hao永遠像個兄長一樣,不斷從旁安慰扶持著他。
  只是後來面對業主的態度,Xun的心態徹底崩了,氣不打一處來,在Hao和R的面前宣洩而出。
  Hao當下怔愣住,可還是義正嚴詞地糾正了Xun的心態。

  Xun儘管完全沒有那個意思,只是途中不斷積怨下來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最終爆發了。但他事後同樣清楚Hao差不多到極限了。
  顧場期間,很多沒來由累積到最後的情緒,造成了許多問題。
  無論是業主那方的問題,抑或是他們自己這邊的。
  人間百態,無端妄語,與原先預想的往往總是相差甚大。
  Xun著時發現了弊端,而這些事情,日後是勢必要解決的。
  武場一進收尾後,年後二進飾品,Hao繼續陪著Xun做完這些工作,直至結束。
  當日,Xun總是時不時地沉默,兩人在台南時順便去了一趟泰國寺廟。
  回程途中Hao下車去了趟洗手間,Xun依舊不發一語,待Hao上車拉過安全帶系好,他轉頭蹙眉瞄了Xun一眼,「你怎麼一直看起來都這麼憂鬱?」
  「⋯⋯⋯嗯。」Xun不時眉頭間舒展著淡淡愁緒,他心中深知該說的遲早還是得說。

  傍晚,Hao停好車後,轉頭對Xun道:「去吃你之前想吃的那間牛排好嗎?」
  Xun頷首,「好。」
  點完餐後,Xun率先開了話題,關於兩人是否繼續共事的部分。

  而Hao同樣專注地道:「我也在想這個問題,究竟是否要繼續共事下去。」
  Xun和Hao討論了自己欲離開的想法,尋求他的建議,而Hao很中肯的給了Xun答案。
  而Xun先是敘述了在這麼極短的時間內,對業主合作方的感受、風險,以及Hao對自己的重視關照及付出。

  Hao說:「我知道我們兩人之間並沒有問題。」
  「是啊。」Xun含笑道,「我是真的很喜歡跟你一起工作,只是你明白的,今天只要扯到第三個人以上,扯到其他人,便會無比複雜。」

  兩人的目光霍地相碰,Hao安靜地望著他。
  他對Hao道歉又道謝,隨後真摯地道:「我們因為現下都處於同一個框架裡,雲裡霧裡,我情緒若是一不好,你連帶會受我影響,我倆整個都會不好,甚至會因此失控。唯獨只有我站到框外,我才能客觀看待一切人事物。
  「你始終扛著我和R每個月的收入,我不希望你繼續背負這麼大的壓力。當時是你幫我,接下來換我幫你了。我的話語影響你太深,我應當是要站到你身旁輔助你才是,倘若以此形式繼續相處,對彼此都好。」
  Hao同意了,而後Xun離開了僅兩個月共事的三人團隊。

✴   ✵   ✴

  Xun往返來到一開始成長的地方,重新開始繼續另一段工作,但他並未正式回公司,只是先將主力拉回公司接案。
  後期的分崩離析,是在Xun離開與Hao共事之後的一個月。
  R的事情爆發了。
  R不斷找各種藉口理由去閃避拖延那套圖面,可是在電話裡,他卻對Xun說:「我不是那種會把施工圖拋下的人,我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
  他在電話裡和Xun講述Hao的事情,質疑的口吻,闡述的語氣,無不透漏著他認為哪裡不合算,誰拿了多少,不斷強調他並沒有覺得不平衡。
  R覺得Xun很傻,什麼都不明白,從不想著去追根究柢問清楚,還有很可怕的事情是Xun不知道的。講得一副危言聳聽的模樣,可卻處處透漏著自己沒拿到錢硬要討價還價的信息。
  可Xun覺得,R有很多事情都沒做完,憑什麼理直氣壯呢?
  R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我不懂耶,為什麼你會這麼聽他的話。為什麼你這麼相信他?難道你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嗎?」
  不同的處境,相同的問句,再次讓Xun陷入到了P當初說那些話的那個回憶裡。
  「三個人的團隊,你的離開,讓我對他們更加怨懟。」
  「我對每個人的說詞都是一致的。欸,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要錄音啊?錄下一段證詞,好讓所有的人知道我並沒有說謊。」
  到目前為止,似乎很難再找到這種睜眼說瞎話,且厚顏無恥到天下無敵的人了。Xun內心嘆息道。
  於此期間,儘管Xun已經離開團隊,和Hao卻依舊保持著聯繫。
  畢竟離開前他和Hao說了一句話。
  「我們沒一起共事了,聯繫肯定會變少吧?」
  Xun明白從一個環境抽離,要和同事繼續維持聯繫,是不太可能的事。畢竟沒有共通話題。要說聊天,也沒什麼好聊的。
  Hao沉默半晌,顯得有些若有所思,「我知道。」
  他只簡短說了這三個字,可之後卻非常奇妙地,還是和Xun保持往來,兩人並非沒有話題,還是一如往常地經常閒聊,一同外出。
  R的事情爆發期間,Xun趁此機會將先前Hao對自己在當時宣洩過後言語上的誤會一併澄清。先前沒急著說明,也是在靜下心後,他明白有很多事情日後若有機會,一樣能解釋,等到雙方狀態都好了後再說不遲。
  Hao告訴Xun,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要維持不易,金錢讓人變得無比真實,凡事都能變得錙銖必較。
  「我是哪裡做錯了?讓他這樣對我。」Hao的神情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茫然。
  Xun臉上平靜無波,心中沒有絲毫波動,「我又何嘗不明白,你在我們身上付出了多少。只是,誰能真正抱持著感激,或者該說懂得互相呢?說歸說,嘴上說珍惜,誰都會,真正出事時,便一目瞭然了。」



✴   ✵   ✴

  Hao賣掉公務車的前一天,提前告知了Xun,Xun聽聞趕忙衝去Hao家停車場附近。那台車陪伴他的時間雖無比短暫,對Xun來說,卻是自己的第一台車,當下十分惋惜。
  Hao有些哭笑不得,「不就是一台車嘛。你要想的是今天你學會了開車,而不是這台車,你想想我都換過幾台了。」
  「是沒錯啦。」
  「你要開嗎?」Hao轉頭問道,「最後一天了,留點回憶。」
  「好。」兩人互換了座位,Xun踩了腳剎,打檔,一如往常地,Hao坐在副駕駛滑手機。
  從玉市回來後,兩人卸貨完,Xun將車開回地下室停好,走往下坡時,Hao指了指角落那處機械停車格,忽然語重心長道:「你看,明天那個車位,又會空蕩蕩的。」
  「就像一場夢,不是嗎?到頭來不過一場空。」

  而後,Xun和Hao前往台中處理事情,兩人坐在咖啡廳時,Xun提出了自己的困難點,以及他想回公司當正職的想法。
  Hao讓他將現下所接的案量及預算列出來,接著直勾勾地盯著他,「我現在不擔心我們倆人,我擔心的是你。」
  Xun平靜地望向他深邃的眉眼,問道:「你覺得我這樣去談真的沒問題嗎?」
  「我就是要你用這樣的金額讓他們去殺價。」Hao不疾不徐地提筆在筆記本上寫劃著,「這是你的籌碼,不然我當初為什麼說可以再去談,給你留的就是這一手。」
  「好吧,我會說的。」儘管對自己的能力依舊沒太多自信,但Xun還是同意照Hao說的去做。
  Xun回頭去和公司上司談妥後,朝種暮獲,績效出來了,他深深覺得,Hao真的了解他的程度,更甚於自己。(儘管這已經是很後面的事情了)


  一週後,這日兩人一同外出,Hao有了新想法,想做點不一樣的,便詢問了Xun的意思。
  Xun思忖一會兒,同意了,兩人分別著手進行,效率出奇地好。
  說遲時那時快,數日後,Hao立刻帶著Xun衝去登記新的公司。
  Xun再次見識到Hao的辦事高速效率,多少還是有點驚歎。
  嗯,應該說是積極程度。他心想著。
  「幹嘛,很驚訝嗎?」Hao低沉的嗓音裡帶著笑意。
  「有一點。」Xun抬頭道,內心難掩興奮地攬了下Hao的肩膀,「我沒想到你資料已經用好了。」
  「這又不難。」Hao說,「既然名字你都想好了,自然是趕快來辦。」
  Xun思忖道:「我在想,我們之前三人共事時,你從來沒想過要來辦。」
  「當初想說只有工作賺錢而已。況且沒辦這個,錢也會比較好處理,你們不需要額外支付到另外費用。」Hao嘴角扯起一抹弧度,「沒有辦是因為感覺不對,況且你自己不是心裡也有底嗎?」

✴   ✵   ✴

  Xun沉澱了一段時間,Hao那邊的事情還在持續,工作照常進行。
  Hao時不時地和Xun敘述自己那裡的近況,以及R的後續,後期的事情只能用四個字形容,慘不忍睹。
  R的圖面繼續依舊未完,他依然在他的圖面之旅。
  僅僅只有一樓到五樓夾層的圖面,畫了近半年。
  R最初先找了姪女出車禍的藉口,而後接二連三地,媽媽姐姐吵架、晚上躺在地上睡覺沒關燈被爸爸罵、腸胃炎進醫院,肝指數飆高掛急診、螢幕黑屏、姪女被校園霸凌,諸如此類各種無比荒誕的理由應有盡有。
  先前跑現場及各種Hao對他的補助和支援,他彷彿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只一昧抱怨自己做了多少事情,卻不曾想過這本是一份他應當要做的工作。
  而Xun猶記得最早期錢的問題剛發生時,那個所謂的"因"早已種下了。
  很多情況在後期荒謬到已經不是用瞠目咋舌的程度可以形容。
  Xun在瞧見Hao傳給他的截圖時,看到先前業主說的話,當下令他如墜冰窖,五臟六腑糾結到一塊兒。
  「協助部分沒關係,我只是覺得當初找他們三個,給這樣的價碼,得到這樣的成果,令人非常傻眼。」
  三人團隊期間,誰又曾料到過,如今會是這樣的局面呢?
  沉澱期間,某日,主管聽了Xun敘述在外頭的遭遇時,對他道:「只能說,世界上什麼人種都有。你說他是你哥對嗎?你要好好謝謝人家。至少你在外面還有人護著,我比較放心。」
  主管話不多,她偶爾自嘲自己不善言詞,可卻是個說話精簡扼要、行事雷厲風行的人。
  Xun開始回想過往種種,實際上已經很清楚自己應該要抱持什麼樣的心態了。避無可避的太多了,最終只能面對,什麼樣的事情來了,但凡看用什麼樣的角度和心態去面對。
  然而發生這麼多的事情,Xun和Hao的關係始終處於在一個很緊密聯繫的狀態下。絕大多數的心有靈犀,並非空穴來風。
  Xun偶爾會想,某些時候,要說Hao無私嗎?應當接近了。
  明面上Xun所了解的Hao,是那個在朋友有難,會義無反顧,如飛蛾撲火般,優先為朋友處理和幫助對方的人。
  他深知Hao的運作模式。而Xun多數時候的避重就輕,只是當下形勢中,看中了一個對彼此最好的型態使其下去運行。

───待續
#牛排  #台南 
分類:職場

人生吧,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一說。學會苦中作樂,經受得住波折。方向是逐漸出現的。https://www.facebook.com/Xuanchangxun/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闢謠-1
  • 下一篇
  • 短篇│闢謠-3  [END]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