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獵妖師(4)


我被帶回了敬王爺府。
後來的事情其實我想不太起來。淩易對我解釋,王爺婚事並不自主,我以平民之身入府,只能以我為妾。但是紅燭,喜帕,喜服,一樣不缺。喜酒也擺了二、三桌。畢竟,我的身份不能招搖,他說。但是收個妾以這個規格,確實不虧待。
起初的日子,我渾渾噩噩。但淩易待我極盡曲意承歡。他讓我住進了薇苑。陪了我幾日。我身上有獵妖時留下的傷疤,他卻從不嫌棄,只是溫柔輕撫。我不知道他的溫柔從何而來,只知他成功使我從獵衣換上石榴裙與桔梗衣。從無識風月而漸知情意纏綿。
他喚來管家的大爺,交代了院落的嬤嬤好生對待我,但不讓我實質掌家。也是,一個也許只待上一年的妾何必掌家?我也無意爭奪什麼,若他對我好……
我想打敗大妖的心有些許的動搖。
但是這樣的日子不過三月。敬王爺就再收了我的丫頭如意作通房丫頭。他說若我不得子嗣,如意有也好。如意收房的那日,我還吃了喜茶,看著淩易抱著她,又摟著我。那日,我們兩都是一身的粉,我低頭微笑,吩咐了如意好生伺候王爺,然後就到偏廳去睡。那晚,換了萍兒來服侍。
如意隔日一早還紅著眼來伺候我,我則趕他回去伺候王爺。我們兩人都沒多說話。我想,如意至少是對我好的,如意沒有對我張牙舞爪,依然一心一意地與我一起把王爺在府裡的時間留在薇苑。而如意的收房不過是個開始。後來,王爺在其他院落裡也有了人,如意至少還替著我不平。
起初,若不知男女情意能夠甜美,我的內心也就不會有這般被淘空似的痛苦。但是我的表面依然平靜。連眼淚都沒掉過一滴。
對我來說,他已經不是淩易,而是敬王爺。
我開始思索,我不該頹廢在薇苑,而該除盡大妖。我數著日子。王爺不來我這裡,我何來生子的機會?這對我來說,更好。一年,很快就過了。
我翻過曆書,然後忙碌起來。日子近了,便遣人送信與王爺:近日,下人出門見有一廚子手藝甚佳,又得些南方新收的果子,請王爺在十五夜來賞月。
獵妖師也是會看天相的。我知那日必有月,無雨。
那日,我穿上新製的獵衣。外面再著月白長袍。初秋夜,天微微涼,王爺見這裝束不會起疑。
王爺依約前來。玉杯斟甜酒,磁盤盛新穫。酒過三巡之後,我淺淺一笑:「王爺可記得今日何日?」
「玥,你越發不同了。初見你的時候,你哪懂得笑?」他說。
是啊,但是那是因為,我懂得了哭,才知道怎麼笑。
我笑得更柔媚:「王爺,我入薇苑一年,王爺之言,可還算數?」
他一征:「一年之約嗎?」
「玥福薄,未得王爺子嗣。求王爺放玥出府。」相處一年,我已經明白,要走,要用求的。或許是我獵妖師的冷冽讓他覺得難以征服,所以才想要收我入府。但是要比柔媚姣俏,我哪裡比得上那些煙花柳巷的女子?讓我走吧,至少,我不用在這裡看你與其他女子調笑。
「吾,不失約。不過,明晚再去不遲。」他摟過我的肩。
我把頭倚向他,柔聲說:「王爺,你明知道,禁制要在十五明月夜才能解。」
「原來,你都打聽好了。」他有些惱怒地推開我。
「王爺,玥,為獵妖師。」
「叫我淩易。」
「王爺,自從你收了如意,淩易在我心中就已經淡去,只餘王爺。求王爺放玥出府。」
他不發一言,眼中閃爍著淺淺的黃光,那令我覺得像狼一般光芒。
#小說創作 
分類:藝文

隨便記些瑣事,與我的白日夢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