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精靈生存手冊》 作者: 悠悠仙

【文案】https://czbooks.net/n/cp6eo30
最後一次登錄遊戲,準備與世界告別的精靈大魔導師路維塔卻意外穿越了,
而且穿越的不僅是他,還有據說對他一見鍾情的魔王陛下。
新的世界是片大沙漠,炎熱和荒蕪是這裏的主旋律,讓大自然的寵兒情何以堪?所以改造勢在必行!
親愛的魔王陛下,雖然你的熱情與執著足以讓任何生靈動容,
可是從精靈母樹上誕生的在下是無性別的,你再努力我也不能和你這樣那樣啊。
雷克迪蒙:“為了這一天吾準備了許久,所以絕對沒有問題!”

第一章 道別

  黑暗的城堡到處透著陰森恐怖的氣息,這裏是魔族七魔王之一雷克迪蒙•阿涅德•庫斯利亞的王城,玩家的禁地。

  在代表死亡與黑暗的魔王城堡裏,卻有一位屬於生命與光明的生靈。

  金髮碧眼的精靈比天上的星辰還要美麗,帶著與生俱來的高貴,一舉一動盡顯優雅。

  金色的長髮簡單的在右邊的耳下用枝椏紮了個鬆鬆的馬尾,披在右邊的肩頭,髮間露出一對比人類略尖一些的耳朵,左耳上戴著一隻水滴狀的乳白色耳墜,其間隱約可見一抹翠綠。

  他身上的魔法袍是白色帶綠邊的,從頭包到腳一絲不漏的長袍胸口處繡著兩根交錯的綠葉藤蔓的徽章,圖案與他髮間的藤蔓一模一樣,代表了他木系魔法師的身份,上面十二片左右對稱的葉子則是他的魔法等級。

  大魔導師路維塔•拉格斐•賽維斯特,《DW》中光明陣營裏僅有的六位大魔導師之一。

  而在這位精靈大魔導師的對面,黑髮血眸頭上長著一對彎曲犄角的英俊魔王雙腿交疊,一手抵著下巴坐在階梯上的寶座裏,貼身的類似軍裝制服風格的黑色衣服外罩著同色的帶著肩鎧的斗篷,固定用的金色鏈子垂掛在胸前,是僅有的亮色。

  他維持這個姿勢已經很久了,在路維塔進入城堡之前就是如此。

  不過這也很正常,為了防止一直有些行為異常的雷克迪蒙亂來,遊戲官方早就採取了行動,只要是在不需要這位元魔王出場的時間段裏,他的一切活動就被停止,直到每個月一次的劇情開始。

  路維塔已經在魔王面前呆了很久了,這大概是他上線時間最晚的一次,再過一會兒,就要到淩晨六點了,而這時候正是遊戲每週一次維護更新的時間。

  也是他告別這個遊戲的時間。

  最後一次上線,他強撐著身體的不適,不顧眾人的勸阻,依然爬上了遊戲,把那些讓他迷戀的地方都看了一遍,最後來到了這座城堡。

  “我們好像從來沒有這麼平靜的呆在一起過,雷克迪蒙。”路維塔看著臺階上的魔王緩緩開口說道。

  “真是奇怪,明明每個月我們都要一起完成一次世界劇情,但好像都沒什麼機會好好說話啊。”

  “這也怪你,誰讓你每次都要亂來,明明原本的劇情不該是那樣的,就因為你老是不安排理出牌,他們才會把你的智慧程式給關了,沒被格式化都是開恩了。”

  “以後大概是沒機會見面了——不對,精靈大魔導師路維塔還會在遊戲裏,你還是能看見他,只是我大概是見不到你了。”

  他看了看還有幾秒鐘就要走到六點的時間。

  “稍微有點可惜啊。”

  “其實我有點高興認識你啊。”

  唯一愛著我的人……

  “那麼再見,雷克迪蒙。”

  做完最後的告別,時間到了,路維塔等著被踢下線。

  但他預想中會看到的登錄介面並沒有出現,眼前的場景沒有任何的變化。

  緊接著,一隻修長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

  “你要去哪里?”

  魔王的聲音響起,帶著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路維塔低頭看著抓著自己的那只手,微微愕然。

  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第二章 精靈

  西元2333年,全息網路技術已經成熟,各式各樣的全息遊戲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其中陸維玩的,是魔法類全息網遊排行前三的《Different World》——簡稱DW。

  《DW》以人物美型,劇情精彩,職業多樣化而聞名于全息網遊界,開服兩年多來,一直是同類遊戲中最受玩家喜愛的全息遊戲。

  不過陸維的身份和普通玩家不同,他是個NPC。

  確切的說,是真人NPC。

  父母早逝的陸維是先天基因缺陷症的患者,從很小的時候他的身體機能就開始衰退,這種情況隨著他的成長越來越嚴重,等到陸維年滿20時,他的視覺神經已經完全萎縮,無法視物,聽覺也消退到了不靠助聽器就聽不到聲音的地步。

  這時候的他,身體虛弱到無法行走,只能依靠輪椅出行,身體的器官也開始出現問題,不知道何時就會再也無法醒來。

  這樣的陸維早已經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他們能做的不過是在最後的時間裏,讓他過得更舒服一些。

  在二十四世紀,像他這樣基因有缺陷卻因為身體的排斥不能治癒的病人極少,他這樣的情況是可以由國家全權負責贍養的,不僅所有公眾設施免費,醫藥費也是全面,還可以領到大筆扶助金,完全沒有任何生活上的困擾。

  這是國家為他們這樣的人給予的關愛,即使救不了他們,也要讓他們能衣食無憂。

  但陸維不想就此荒廢所剩不多的時間,他的一生註定短暫,所以怎麼可以就這麼什麼也沒有經歷就結束呢。

  從有記憶起,他所有的學習都是依靠網路進行,去過的最遠地方也不過是小時候父母還在時帶他去的市郊環境最好的公園而已。

  他想看到更多的風景,想要知道世界的美。

  輪流負責照顧他的幾個護士在知道陸維的想法後,想到這個年輕人所剩不多的時間,原本想勸阻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其中一位護士靈機一動,開口道:“要不要到遊戲裏看看?你的眼睛看不到現實的美麗,但可以看到全息世界的波瀾壯闊,那裏正是適合你的地方。”

  “我表妹正好在晉江旗下的遊戲公司上班,她們今年要推出一部名為《Different World》的魔幻類全息網遊,我看過一些宣傳視頻,裏面的場景做的非常美,人物更是漂亮。”

  晉江全名晉江文學城,最開始靠網路文學起家,後來漸漸開始涉及網路商城、出版印刷、影視媒體等領域,之後更是開始進軍遊戲,從最開始和其他遊戲公司合作推出網頁遊戲,再到現在獨自開發全息網遊,如今的晉江可謂是欣欣向榮。

  “全息遊戲?”陸維聽了也是眼睛一亮,但很快,他的表情又冷淡了下來:“可是我不能進遊戲的吧?”

  以陸維的身體情況,根本就不適合玩全息,也沒有哪家的遊戲敢收他這樣的玩家。

  對普通人來說稀疏平常的攻擊傷害可能都會因為真實度太高導致陸維情緒波動太大而昏眩,甚至更嚴重,要是真出了事,誰負責?

  “不能成為玩家,但小維你可以去當NPC啊。”

  護士也是好好想過的,現在的真人NPC雖然比較少,但也不是沒有,所以去拜託一下的話,還是有很大可能成功的。

  陸維只要能完成自己的心願,自然是欣然應允了大家的提議。

  於是那位護士就去聯絡自己的表妹了。

  她的這位表妹正好是這次要開始運營的《Different World》的策劃之一。

  對方在接到了護士的通訊後,就把這件事上報了,很快晉江那邊也給出了回復。

  雖然晉江並不打算在《Different World》使用真人NPC,但他們在商討過後還是同意了陸維的請求。

  甚至,他們還給陸維發來了聘請他的臨時合同,雖然工資不高,但其他的條件卻很寬鬆,不用到公司上班,只要保證身體允許的情況下每天上線兩個小時而且不能讓扮演的NPC脫離設定的性格就可以了。

  可謂誠意十足。

  這一點所有人都不意外,現在的法律早就規定了只要基因缺陷者有能力勝任工作,用人單位就要優先考慮錄用他們,所以在一開始大家就都知道這件事會很容易成功。

  而且法律也規定了聘用這些特殊員工是可以減稅,且稅額不小,只是多一個人,又不會影響公司的正常運作,卻可以省下大筆的稅金,沒有哪個公司會傻的不去同意。

  所以陸維很快的就成為了晉江的一員,並且在遊戲開服之前,就上線去熟悉他需要扮演的NPC了。

  陸維扮演的NPC角色是《DW》中一位精靈大魔導師——路維塔•拉格斐•賽維斯特。

  這位精靈大魔導師是玩家的技能導師之一,負責教導選擇了法系職業的玩家木系魔法,在《DW》裏是最頂級的NPC之一。

  不僅如此,這位名字和陸維有些相似的精靈大魔導師還是精靈族中的長老,是除了精靈女王之外地位最高的精靈,本身更是有精靈智者的稱號。

  同時路維塔的外表更是是受到了美工們的精心設計,金髮碧眼的俊美精靈在這個以角色美型著稱的遊戲裏,也絕對是排行前三的大美人。

  美型又實力出眾的大魔導師,想來一定會受到眾多玩家的青睞,像是陸維在看到這個角色的時候,就忍不住為對方的外表而激動了一把,如果不是及時克制,恐怕就又要急救了。

  陸維幾乎是立刻就決定要扮演這個NPC了。

  精靈大魔導師的性格設定是溫和中透著一絲清冷,而陸維因為身體原因情緒不能太激動,性格上倒是和NPC的設定相似,所以扮演起來並不難。

  難的是把握精靈大魔導師的那份優雅高貴,這對如今連路都不能走的陸維來說是最困難的部分。

  好在晉江給他配備了一個助手——智慧之書。

  智慧之書是原本設定裏屬於精靈大魔導師的書,裏面蘊含了世界萬物的知識,如今公司就在上面載入了一個高智慧系統,陸維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它。

  在智慧之書的幫助下,陸維總算是有點精靈族高貴優雅的樣子了,而遊戲也迎來了開服之日。

  而從那一日開始,遊戲裏的陸維也正式變成了路維塔。

  其實開服之後也沒有路維塔什麼事情。

  他是等級最高的NPC之一,目前還在新手村裏出不來的玩家根本接觸不到他。

  等後來玩家從新手村出來,就可以到聖殿來找技能導師們學習魔法,但聖殿裏的的技能導師們因為要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呆在那裏,而《DW》裏的高級NPC們卻都是具有唯一性又有一定只能的,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所以聖殿裏的技能導師們其實都是各個NPC的分身而已。

  不過路維塔覺得自己既然接受了這份工作,偶爾也需要履行一下義務,所以有時候他也會到聖殿裏去“代班”,這個時候來聖殿的玩家就會突然發現他們的精靈大魔導師突然就變得更人性化,且更加優雅迷人。

  因為真人NPC的事情是保密的,所以許多人都以為這是遊戲策劃們設計的菜蛋,以遇到“特殊情況下的精靈大魔導師”為榮,甚至有人天天到聖殿走一趟,就為了碰碰運氣。

  不知不覺間,路維塔就成了最受歡迎的NPC之一。

  不過大部分時間,路維塔還是在各個遊戲地圖裏看風景,他是NPC,又有官方給予的特殊保護,不管哪里都能去。

  他的願望得以以這樣的方式實現,哪怕是不是真實的,路維塔也已經滿足了。

  愉快的心情讓他日益惡化的症狀延緩下來,所有人都為此感到高興。

  一切到這裏都很圓滿。

  直到路維塔踏入了荒蕪之地。

  ——

  荒蕪之地是玩家80級以後才會開啟的高級地圖。

  《DW》的升級是公認的難,開服三個月以來,目前等級最高的玩家也才剛剛突破30大關,以官方的尿性,越到後面升級就越難,要達到開啟地圖的等級,不知道到要等到猴年馬月。

  但對滿級的路維塔來說,這裏依舊毫無威脅,哪怕荒蕪之地是與精靈族敵對的魔族地盤。

  ——而且,因為目前玩家等級太低,這種高級地圖其實是還沒有開放的,為了減少遊戲伺服器的負荷,這些高級地圖上的怪和NPC都是處於“未開啟”狀態,就像一個個活生生卻不會動的雕像一樣。

  荒蕪之地原本是一處雖然荒涼但也生機勃勃的原野,但自從魔界的入口突然出現在原野上後,從魔界溢出的魔氣污染了這塊土地,所有的生物遭到侵蝕,荒蕪之名由此而來。

  厚重的雲層遮蓋了所有的陽光,烏雲之中有翻滾的雷龍,焦黑的土地上毫無生機,只有食腐動物才肯在此停留。

  魔氣過重的土地會讓不屬於黑暗系的生靈感到難受,尤其對自然的寵兒精靈來說,幾乎是毒藥。

  幾乎是從傳送陣裏走出來的瞬間,路維塔的身上就掛上了一個名為“侵蝕”的持續掉血狀態,雖然那掉血的速度對路維塔來說還沒有他恢復的快。

  這樣的地方絕對是代表自然與生命的精靈最討厭的。

  路維塔其實不應該到這裏。

  但他還是來了。

  路維塔在三個月的時間裏逛遍了所有風景美麗的地圖,那些美麗的景色讓他意猶未盡,然後他覺得應該去看看那些或許並不美麗,但很特別的地方。

  於是他想到了去《DW》主線劇情中,反派角色的大本營的魔界。

  要去魔界,就得先橫渡荒蕪之地。

  焦黑的土地引起了目前身為精靈族的路維塔好奇。

  他從精靈的種子百寶箱裏找出一顆生命力最為旺盛,據說不管是什麼土地都能生長的草種子,把它扔到了地上。

  [All things grow]

  玩魔法系職業的玩家們需要一字不差的念出魔法咒語才能施法,等到熟練度提高後才能逐一減少咒語的字句,最終達到只念出魔法名稱就能施法的程度。

  更加讓玩家崩潰的是,策劃們認為魔法屬於西幻,既然是西幻,那麼咒語自然該用西方的文字。

  於是由英文字母書寫而成的魔法咒語成為了每一個魔法師的噩夢。

  有不少玩家對此抗議,說如今英語都不是必修課了,玩個遊戲竟然還要學,強烈要求他們修改這點。

  但從晉江內部卻有消息說,原本策劃組是打算使用更為古老的拉丁語的,但高層們考慮到拉丁語是一種死語言(已經不再有人以之作為母語的語言),學習難度太高,於是策劃們只好勉為其難的放棄了這個追(喪)求(心)史(病)實(狂)的提案。

  不過他們覺得,既然大家不喜歡英文,那不如就換成拉丁文?

  於是再也沒玩家抱怨了,大家乖乖的背誦咒語去了,想必以後媽媽再也不怕他們英文不好了。

  幸好路維塔因為有八分之一的外國血統,從小就會英文,念魔法咒語完全沒有問題。

  而且身為大魔導師,路維塔使用除了禁咒以外的魔法都只需要念魔法名稱就可以順利發動,高級以下的魔法更是可以做到瞬發,這是普通玩家根本不能做到的,他們甚至無法成為大魔導師,魔導師已經是玩家的最高魔法級別了。

  路維塔現在使用的就是一個中級木系魔法——“萬物生長”,他到底不是真的NPC,對魔法還不太熟悉,為了保證能成功,這才念了魔法名稱。

  這個魔法顧名思義是讓植物快速生長的魔法,效果視施法者輸出的魔力值而定。

  以路維塔的魔力儲備,在沒有被魔氣污染的土地上,他能輕易催生出一片面積為一公頃的草地,用上全部魔力的話,催生一片森林也是能做到的。

  但在這裏,路維塔看著自己的魔力值消耗了十分之一,才把那棵小草催生出來。

  細長葉子的小草嫩綠嫩綠的,小小的一棵,有些俏皮可愛。

  但小草並沒有存在多久,就被土壤之中的魔氣污染,快速的枯萎了。

  這可比他想的還要嚴重。

  不過可以淨化魔氣和其他污染的淨化術應該可以在這裏起到一些效果吧?但是應該也不會保持太久,只要污染源還在,早晚會再次被污染的。

  思考著這個問題的路維塔卻沒有動手實驗,這裏是遊戲,還是等著玩家們來開發吧。

  路維塔繼續著自己的旅途。

第三章 魔王(改錯)

  之前就說過,為了降低伺服器的負荷,高級地圖裏的NPC和怪在玩家的等級沒要達到條件時,是出於未開啟狀態的。

  所以路維塔才有恃無恐的在各個地圖到處跑。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遇到一個例外。

  在魔界大門的入口,路維塔遇到了魔王雷克迪蒙•阿涅德•庫斯利亞。

  這位魔界七君主之一的大魔物當時正從魔界大門裏走出來,與準備進去的路維塔撞了個正著。

  因為對方等級和自己相差了5級,路維塔才第一時間知道了他的身份。

  可這5級,就足以讓路維塔明白自己打不過對方了。

  玩家滿級是100級,而路維塔是NPC中最高的105級,可對面的魔王卻是最強BOSS才有的110級。

  只是幾級的等級差距,可屬性和血條的差別卻是極為巨大的,而路維塔的血條雖然也長,但怎麼也比不上魔王級別的雷克蒙迪,每一個頂級BOSS都是需要無數玩家配合才能擊敗的——注意,是擊敗而不是殺死。

  沒有勝算。

  路維塔看了對方頭上比自己長了三倍有餘的血條,立刻下了結論。

  但他很快想起來自己的特權:所有的怪和NPC都不會主動攻擊他,而且就算被攻擊了,虛擬度只有百分之十的痛覺也能保證他不會因為受傷的痛苦而影響到現實世界裏的身體。

  壞處是他幾乎沒有疼痛以下的觸覺。

  但相比現實中身體揮之不去的疼痛,這裏感覺讓他更加舒服。

  黑髮的魔王果然沒有攻擊他,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血色的眼睛裏流動的情緒卻讓路維塔本能的感覺到不安。

  路維塔不敢輕舉妄動,他安靜的站在那裏與黑髮的魔王對視,不笑時也依然溫和的臉上完全沒有透出一絲心裏的不安,看起來倒像是胸有成足的鎮定。

  在長久的靜默後,黑髮的魔王終於動了。

  他朝著路維塔走來,越來越近,血瞳裏的光芒也越來越盛。

  當魔王快要走到他的面前卻依然沒有停止,甚至伸手似乎要抓他時,路維塔被嚇了一跳,心念一動,他已經發動了傳送魔法,離開了這荒蕪之地。

  下次還是不要再亂跑了,魔界果然不適合他!

  ——

  那就是路維塔和雷克迪蒙•阿涅德•庫斯利亞的初次見面。

  因為這個,他還特意詢問過算是同事的GM,為什麼高級地圖都沒有開啟,魔界眾人也還未開機的現在,竟然會有個魔王級別的大BOSS在荒蕪之地隨意走動,而且看起來智慧等級還不低的樣子。

  “那位魔王是主線劇情的重要人物之一,前期的主線劇情裏也有他的身影,所以並沒有和其他的程式一樣處於休眠狀態。”程式是GM對所有NPC和怪的統稱。

  “不過你的運氣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竟然會正好撞上雷克迪蒙從魔界出來。”

  想到那個只是眼神就讓他害怕的魔王,路維塔認為是自己確實運氣太差。

  ——不然也不會得了這麼嚴重的基因病不是?

  幸好他在遊戲裏的虛擬度很低,不然那時候說不定就要被刺激的病發了。

  自那之後,路維塔再也沒有去過荒蕪之地,更不打算再去,對魔界也沒了興趣,他可不想再撞到什麼恐怖的傢伙。

  本以為自此兩邊不會再有任何交集,路維塔可以繼續自己名為上班實為享樂的生活直到身體機能降低到再也無法登陸遊戲的時候,結果總是事與願違。

  《DW》運行一周年,遊戲裏的玩家也終於出現了八十級的玩家,包括荒蕪之地在內的幾個高級地圖也隨之開啟,魔族正式出現在了玩家的眼中。

  遊戲公司也隨之更新了資料片,開啟了陣營系統。

  《DW》的陣營分為黑暗陣營、光明陣營和中立陣營,其中黑暗和光明勢不兩立,在每月的十三號黑暗陣營的成員會對光明陣營發動襲擊。這時候玩家就需要根據自己選擇的陣營或是幫黑暗陣營攻打光明陣營,或是幫光明陣營反擊,要是不想摻和進去,那就選擇中立吧。

  路維塔是個精靈,天生就屬於光明陣營,這樣的大型活動裏,他雖然不用出戰,卻需要在後方作為治療師站在復活陣邊上給玩家們加血加狀態,也是忙得很。

  按理說位於戰場最後方,又有大量士兵防守的復活點應該是最安全的,路維塔一個大魔導師怎麼都不會出事才對。

  但偏偏他就出事了。

  這個復活點雖然是屬於光明陣營的,但中立的玩家如果在附近死亡也是可以在這裏復活的,所以當一個中立玩家從復活點裏出來的時候,路維塔並沒有在意。

  對方走到他面前時,路維塔正在給另一個光明陣營的玩家添加可以增加攻擊力和降低傷害的輔助魔法,對那個中立玩家的行動毫無所覺。

  下一秒,他突然就動彈不得了,接著有人從身後摟住他,一個早已準備好的傳送魔法也隨之發動。

  於是在總目睽睽之下,精靈大魔導師就被人綁架了。

  後來他才知道那個人根本不是什麼中立玩家,而是使用了特殊道具的魔王雷克迪蒙。

  而這位僅僅見過一面的魔王擄走他的原因更為離譜。

  【系統】:隱藏劇情“魔王的新娘”正式開啟,請玩家們前往荒蕪之地的魔王城堡救出被魔王雷克迪蒙•阿涅德•庫斯利亞擄走的精靈大魔導師路維塔•拉格斐•賽維斯特,成功營救出精靈大魔導師的玩家將獲得滿級職業套裝和“屠魔勇士”的稱號。

  系統公告一出,不說別人如何,路維塔是完全愣住了。

  彼時他身處在魔王的城堡之中,手腕被帶上了禁錮魔法的手環,被安置在一個與黑色主調的城堡格格不入的充滿自然氣息,非常符合精靈審美的房間裏。

  “從今以後,你就住在這裏。”

  魔王雷克迪蒙對他如此說著。

  由遊戲本身控制的NPC是聽不到系統公告的,所以雷克迪蒙並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經暴露。

  他的臉上毫無表情——實際上是緊張到木訥了——血色的眼睛直直的看著端坐在床邊的路維塔。

  “成為吾的收藏,永遠的留下來。”

  ——如果不是剛剛聽到了系統的公告,他都要以為這位魔王是想把自己做成人體標本了,那眼神實在是太嚇人了啊。

  ——但是魔王的新娘什麼的,他也一點都不想當啊。

  一點也不想面對這種糟糕情況的路維塔二話不說就退出遊戲了。

  本想著眼不見為淨,等著玩家把他救出來就好,沒想到玩家們依靠遊戲提供的特殊道具確實把他救出來了。

  但雷克迪蒙就像是和路維塔杠上了一樣,一有機會就想盡辦法綁架他,偏偏還每次都成功了!

  路維塔找過那位護士的表妹抱怨過這個問題。

  結果因為他自己說了句:“每個月都要綁架我一次,然後讓玩家來救,他以為這是遊戲活動嗎?!”給了對方靈感,最後還真的把這設計成了《DW》裏的世界級活動。

  而“魔王的新娘”這個惡俗的活動名,被玩家吐槽為“每月一次的魔王和精靈大魔導師的秀恩愛”,甚至有不少人寫了相關的狗血小段子,腦補了他們的各種愛恨情仇。

  鬼知道他什麼時候和那個腦子有坑的魔王各種愛恨情仇了,他們明明連話都沒怎麼說過啊!

  每次他被抓,玩家和大批的NPC精靈就紛湧而來,大魔王忙著阻攔他們,哪有時間和路維塔交流,何況他也不是話多的魔。

  而每一次被抓,路維塔都要開始懷疑人生。

  雷克迪蒙到底從哪里弄來那麼多效果奇特的遊戲道具?!!!

  還都是一些應該只有玩家才能弄到手的稀有道具!!!

  而且他路維塔是大魔導師吧?!

  是實力和魔王不相上下的大魔導師吧?!!

  那為什麼雷克迪蒙每次綁架他都輕鬆的跟他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千金小姐一樣?!!!

  要不是還有一份對遊戲官方的感激之心在,路維塔真想甩手不幹了!

  不過如此僵持了一年多,路維塔對於這位執著於綁架他,每月一次比女性生理期還準時的瘋狂追求者多少有些改觀了。

  這可是他活到這麼大以來,第一位表現的如此喜歡他的人啊,哪怕他喜歡的並不是真實的自己,路維塔心裏其實也是有些開心的。

  至少他的感情世界也不是一片空白對嗎?

  然而,也只是如此了,如今不過剛剛23歲的路維塔卻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明明是早就已經註定的命運,他也一直告訴自己要看開點,真到了這時候,卻依然那麼的……

  ……真的很不甘心啊……

  但是再不甘心,為了那些擔心他的人,他也不能表露出來,只能強撐著身體的疼痛,瘦的皮包骨的臉色露出笑容面對所有人憐憫的目光,一聲聲的告訴大家,也告訴自己,沒關係,他已經看過那麼多美麗的風景,已經足夠了。

  他的身體已經無法再繼續在虛擬世界中呆太久。

  想到那位不屈不撓的魔王,他最終決定上線與他做個最後的告別。

  哪怕對方什麼都不會知道。

  於是,就有了最開始的一幕。

第四章 異動

  “你要去哪里?”

  魔王的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危險。

  路維塔低頭看著抓著自己的那只手,微微愕然。

  路維塔在遊戲裏的身體是特別調整過的,他即使受重傷,感覺也不比削水果時不小心削破了指頭上的一點皮膚疼多少,而其他的時候,他是連觸覺都沒有的。

  但現在黑髮血眸的魔王抓著他手,對方直接略微冰涼的溫度傳了過來,又在下一刻變得熾熱。

  那溫度那觸感,是那麼的真實。

  難道他不小心把虛擬度更改了?

  如此想著的路維塔沒有回應魔王的話,而是調出自己的屬性面板查看。

  但出現在他面前,沒有許可其他人看不見的屬性面板第二頁上原本該有的可調整虛擬度的一欄卻不見了。

  不見的不僅是這個,連饑餓、疲勞等有關身體健康的基礎值都消失不見了,整個面板空空蕩蕩,什麼都不剩。

  可翻回第一頁的人物屬性,等級力量體質敏捷智力等屬性卻都好好的,一點變化都沒有。

  難道是遊戲出現問題了?給GM發個消息反應一下吧,也算是對《DW》的最後貢獻了。

  如此想著的路維塔卻找不到聯繫GM的面板了,甚至,他還在找面板的中途發現退出遊戲的選項呈現出不可使用的灰色。

  路維塔不信邪的在心裏默念著退出,甚至還啟動了緊急下線選項,可他依然在這裏,連下線失敗該有的系統提示音都沒有聽到。

  感覺越來越不妙了。

  正焦急著的路維塔突然感覺到手腕一陣疼痛。

  不劇烈,卻也不容忽視。

  這讓他想起來自己的面前還有一個變態大魔王。

  抬起頭對上大魔王的眼睛,血紅的雙瞳微微眯起,看起來更加危險了。

  好像隨時都會一言不合把他撕碎似得。

  不過都合作了這麼久,路維塔早就不怕面前這個“對他來說”只是看起來比較凶的大魔王了。

  ——對其他人就是真的凶了。

  一時半會兒的,路維塔也搞不清楚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而遊戲公司也有明文規定不能向NPC透露現實世界的事情,避免NPC因為邏輯混亂而程式崩潰,所以路維塔這時候是不能把事實說出來的。

  於是他假裝淡定的表示:“我要回家了。”

  ——嗯,對他來說,幾乎是從小住到大的醫院已經是他的另一個家了。

  但聽到他回答的雷克迪蒙卻自動帶入了路維塔是想要回精靈族。

  在雷克迪蒙看來,路維塔是精靈大魔導師,除了外出遊歷(看風景)和陣營戰時,他幾乎都呆在精靈森林中的聖殿裏(教導玩家學習魔法的地方)。

  精靈森林是精靈族的地盤,一舉一動都逃不脫精靈母樹的監控,雷克迪蒙再厲害也做不到從精靈森林裏綁走路維塔。

  所以每次他都是在陣營戰開始,路維塔離開精靈森林的時候行動,也只有這時候是最容易下手的。

  而且這個時候也總是有人會幫忙,讓他的計畫得以順利進行。

  (黑暗陣營玩家:我們的任務就是幫助大BOSS搶到“新娘”!)

  但每次搶奪成功後,不超過一天,路維塔就會成功脫逃,而他也會受到懲罰陷入沉睡,直到下次的陣營戰。

  (其實是系統以懲罰為藉口強制停止他的活動。)

  也幸好這個懲罰被他掩蓋的很好,並沒有被其他勢力發現,不然他七魔王之一的頭銜早就歸其他魔了。

  現在路維塔自己跑過來,雷克迪蒙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提前醒來,但他絕對不可能放路維塔離開。

  “沒有我的允許,你哪里也不能去。”

  路維塔還沒反應過來,哢嚓一聲,他的手腕又被拷住了。

  眼睛下移,手腕上果然又多了一對熟悉的禁魔手環。

  這對禁魔手環做的非常精緻,整體造型是一條通體漆黑頭部似龍卻無角的細長小蛇,蛇身順著手腕蜿蜒盤繞幾圈後,蛇頭回轉叼住蛇尾,盤臥在蛇身上。

  小黑蛇的眼睛上鑲嵌著一對紅寶石,鮮紅的就像魔王的眼睛一樣,禁錮魔法的魔紋組成了它的鱗片,那魔紋還是流動的,讓人有種這條這是一條活生生的蛇類的錯覺。

  但實際上,它們也確實可以算的上是活物。

  “約爾曼岡德之吻”,唯一對大魔導師也能起到作用的禁魔手環,《DW》中只此一件的傳說級(玩家口中的神器級別)魔法道具。

  最為特別的是,被“約爾曼岡德之吻”禁錮的魔法師並不會像被其他禁魔道具禁錮一樣完全不能動用魔力,但只要動用魔力,手環上的蛇頭就會立刻放開蛇尾張口咬上手腕上的動脈吸食血液,魔力動用的越多,吸食的速度就越快,往往一個魔法沒施展成功,施法者就已經失血而亡了。

  以路維塔的魔法水準,戴著“約爾曼岡德之吻”他還能使用中低階魔法而不用擔心被蛇咬,但高間以上的魔法就沒辦法了。

  不幸的是,“瞬間移動”這一類逃跑用魔法全都是高階以上。

  這也算是和他每月一見的老夥伴了。

  摸了摸手腕上的蛇頭,路維塔很是感慨。

  感慨完了,他抬頭看向魔王的血瞳,無奈道:“每次被你抓來不久就會被救走,你這樣做有什麼意思呢?就算你再強大,也無法孤身阻攔其他大魔導師的聯手吧。”

  多年來和魔族的對抗讓光明陣營的成員們雖然不說肝膽相照但也還算是融洽,不管私底下怎麼想的,至少明面上六大魔導師之一的路維塔出事了,其他五位大魔導師一定會來救他。

  而魔族這邊就不一樣了,七位君主級的大魔王各自為政互不往來,並且時刻覬覦著吞併對方,就是陣營戰時都要避免來自背後的偷襲,可以說是孤軍奮戰。

  路維塔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雷克迪蒙的對手——畢竟他又不是輸出系的魔法師更沒什麼戰鬥經驗。

  可雷克迪蒙固然很強大,一魔對敵兩三位大魔導師沒問題,但要以一敵五那是不可能的。

  真有那麼強,這陣營戰哪還需要打。

  在路維塔看來,即使什麼都不做,最後他也總是會被救回去,雷克迪蒙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

  魔王被他這麼一提醒,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

  臉色變差的魔王看起來真的很恐怖,周身的魔力波動甚至讓大殿之內出現了地震一樣的晃動。

  簡直像是要把空間之內的所有物體都碾壓成灰燼。

  路維塔暗歎,卻沒有任何恐懼的心思。

  曾經第一次被救走時,他在城堡之外見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雷克迪蒙,那時候他是害怕的,甚至在第二次被抓時,以為自己將要迎來遊戲裏的第一次死亡了。

  可事實並不如此。

  雷克迪蒙在第二次抓到他時,依然和上一次一樣,把他關在那間精靈風格的房間裏,態度一如既往雖然冷卻沒有生氣。

  直到他再次被救走。

  每次都是如此,路維塔已經很習慣雷克迪蒙這種暴怒的樣子,根本不擔心他會對自己動手。

  果然過了一會兒,雷克迪蒙收斂了暴動的魔力,冷靜了下來。

  正當他打算開口的時候,大殿的入口處出現了一個腳步略微急促的身影。

  “陛下,不好了!”

  來了。

  殿內的兩個人心裏同時閃過一樣的念頭,每次都是如此,在路維塔出現在城堡之後不久,就會有這麼一個傢伙,用急促的語氣跑來告訴他們,一大波玩家來襲。

  不過,現在不應該是更新時間嗎?哪來的玩家?

  這個問題在路維塔的腦子裏一閃而過。

  “外面變天了!!!”

  嗯?

  “什麼叫變天了?”

  這話不是雷克迪蒙問的,他一貫不愛說話,很多時候都是沉默的,不然也不會到現在為止,綁架了路維塔那麼多次,卻連一句正式的告白都沒有。

  要不是有系統公告,路維塔至今可能都弄不明白這個魔王綁架他的原因。

  所以這時候問話的自然是路維塔。

  進來的是雷克迪蒙座下七位魔將之一的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

  黑髮黑眼的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是雷克迪蒙的管家,種族為吸血鬼的他外貌出眾,氣質高雅,通身的紳士氣派,不管做什麼都是不急不緩的成熟穩重。

  但如今他卻少有的表現出了驚慌。

  “城堡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移動了,現在外面不是荒蕪之地,而是一片大沙漠。”

  魔界七位君主各自的城堡都是可以移動的戰爭堡壘,從前雷克迪蒙就是把城堡從魔界移動到了荒蕪之地的,所以城堡移動這一點並沒有引起什麼慌亂。

  但讓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驚慌的是,這次城堡竟然不聲不響的移動到了沙漠裏!

  作者有話要說:  血族: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魔王的管家,七魔將之一。

第五章 魔堡

  說到沙漠你想到什麼?

  第一就是漫天黃沙,第二自然是能把人烤乾了的烈日。

  前者還好,凡屆的的環境再惡劣,能比魔界還糟糕嗎?

  可烈日就真的是要他們老命了!

  雷克迪蒙是魔王,他的城堡裏除了路維塔這個光明陣營的精靈,其他都是黑暗陣營的成員,幾乎全部都是天生討要陽光的非人生物,尤其是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雖然他並不是那種弱小的,陽光一曬就灰飛煙滅的下等吸血鬼,但他也不喜歡陽光。

  尤其,這還是沙漠裏的太陽,不是吸血鬼都會被烤死的。

  但最麻煩的問題並不在這裏。

  雷克迪蒙的眉頭皺了起來:“我並沒有移動城堡。”

  魔王的城堡確實是可以移動的,但只有它的主人能這麼做,而且每次移動城堡的動靜可不小,今天這次卻是悄無聲息連一絲晃動都沒有。

  “我想我們應該出去看看。”

  路維塔想到了從剛才開始就完全聯繫不上的GM和消失的遊戲選項,總感覺事情不太妙。

  本就想去看看的雷克迪蒙頓住了剛要邁出的腳步,看著路維塔,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帶他一起。

  又或者,這是他準備逃跑的一個策略?

  但是把精靈獨自留在這裏,他也不放心。

  在思考片刻後,他點了點頭。

  路維塔見他同意了,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同時,雷克迪蒙對安賽特洛奇命令道:“安賽特洛奇,去打開暗黑之幕。”

  “是的陛下。”

  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躬身目送他們離開,直到後者走遠消失在視野中,才起身去完成雷克迪蒙的命令。

  一米八的精靈身體纖細修長,在同類和人族中都不是矮個子,可在身高超過兩米(包括角的高度)的魔王身邊就顯得有些嬌小。

  一黑一白的兩個身影並肩而行,為了方便對方跟上,黑色的魔王還特意放緩了腳步配合著白色的精靈,之後更是伸手牽起了對方。

  看起來,意外的和諧。

  他們的王對精靈的大魔導師路維塔•拉格斐•賽維斯特有著怎麼樣的感情,這一點在城堡裏是無魔不知的。

  但實際上能真正看到這位精靈大魔導師的機會卻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每次雷克迪蒙都是直接把精靈帶到特別為他準備的房間裏,城堡裏的其他魔根本就沒機會看到他。

  所以安賽特洛奇•格里菲斯可是非常好奇這位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傢伙究竟是個怎麼樣的精靈,竟然能讓他們這位號稱七君主中最冷漠無情的王者動心。

  如今一看,果然是個大美人,因為是精靈的關係,他身上的大自然的氣息十分濃郁,很容易讓人心裏生出親近感,一絲不苟到猶如禁欲的感覺更是黑暗陣營裏所罕有的,對他們這樣的黑暗生物來說,確實是更加容易被吸引的類型。

  ——不過安賽特洛奇自己的話,還是更喜歡身材妖嬈的性感魔女啊。

  而且精靈再美,也是公認的最不適合談情說愛的種族呢。

  精靈可不知道後面的吸血鬼在想些什麼,現在他最在意的就是城堡之外的情況。

  路維塔跟著雷克迪蒙從大廳一路往外走,期間雷克迪蒙以嫌他走路太慢為藉口,直接一把抓住精靈的手,加快了速度。

  這讓路維塔暗自吐槽:雖然說魔堡裏是不能使用傳送魔法的,但這只限于魔王以外的人,雷克迪蒙要想快點,直接就能帶著他移動到魔堡外面去。

  根本就是假公濟私的吃他豆腐嘛。路維塔暗地裏撇了撇嘴,卻沒表現出抗拒。

  反正只是被抓手而已。

  雷克迪蒙的城堡是《DW》眾多城堡中唯一沒有名字的,所以大家就總是在城府其他城堡的時候使用名字,而在稱呼他的城堡時“魔王城堡”“魔王城堡”的叫著,後來不知道被誰簡化了更是變成了“魔堡”。

  久而久之,這裏就成了所有人口中的“魔堡”,只要一說“魔堡”,大家就知道是說的雷克迪蒙的老巢了。

  這座魔堡的地基是一座面積不小的山頭,整個山頭都被建成了如今的魔堡,這也導致了整個魔堡的大小不亞於一個小型的城邦國。

  整座魔堡都是由魔界最為堅硬的魔鋼石建造而成。

  這種魔鋼石通體漆黑,看上去有些像黑曜石,但要粗糙的多,雖然價格偏高——一塊魔鋼石可以換到三分之一體積的金子——在魔界卻不算少見,只是不容易開採。

  魔界的高階魔物們很喜歡用它建造城堡城牆之類的建築,但因為魔鋼石太過堅硬而極難切割,所以大家使用的時候基本都是以原本的樣子輔助類似水泥的黏合劑直接黏合而成。

  所以魔界的建築物看起來基本都是黑漆漆不規整又不好看的粗糙樣子。

  但魔堡使用的魔鋼石卻全部都是切割過的,每一塊魔鋼石的大小都一模一樣,表面更是拋過光,光滑的像是鏡面,完全不用擔心有誰能攀爬上去。

  魔堡由下而上被分為七層,每一層都有獨立的城牆和入口,中心處的第七層是魔王雷克迪蒙的私人空間,它看起來是整個魔堡裏最小的區域,實際上這一區域的下方地底都被掏空了,地下面積比起最週邊的第一層都要大,魔王的大殿就在最底部,這裏和另外六層都有相連的傳送通道,只不過沒有雷克迪蒙的許可誰都不能使用。

  如今雷克迪蒙就是帶著路維塔從傳送陣裏去到魔堡的第一層。

  相比只有雷克迪蒙和少數魔物可以進入的第七層,魔堡第一層可就熱鬧多了。

  不過如今看起來,第一層的情況不太好。

  魔堡內居住的都是黑暗生物,尤其是第一層,作為魔堡的第一層防禦,這一區域的守護者是恐怖騎士長特克忒洛和他的死亡騎士隊,除此以外,還有大量的不死系生物。

  在這裏,哪怕是最低級的幽靈和骷髏兵等級都不下於80級,由聖騎士死亡後轉化而成的恐怖騎士長特克忒洛更是100級的精英級BOSS,實力強悍到可以打單獨鬥的輕鬆消滅一個同等級的滿級玩家小隊(六人),放到副本中,那也是要二十五人以上的玩家團體才可能戰勝的。

  但再厲害,這位恐怖騎士長如今也是亡靈了,自然和其他的不死系生物一樣,討厭陽光。

  偏偏魔堡移動的悄無聲息,遂不及防之下,整個魔堡都暴露在烈日之下,魔堡裏的魔物有不少都被曬傷了,其中以不死系最為嚴重。

  動作快的不死系還好,很快就躲進了陰影中,那些行動遲緩的骷髏就遭殃了,在它們移動到陰影處死,身上都開始冒煙了,一些亡靈更是直接尖叫著消失在陽光中,等待著下次的複(刷)活(新)。

  路維塔雷跟著克迪蒙出現在第一層的傳送陣時,熱浪撲面而來,劇烈的陽光讓他睜不開眼,他抬手擋在了眉頭處,勉強看清了面前的情況。

  曾經見過的勇猛無比的恐怖騎士長如今帶著他的騎士小隊龜縮在城門下的陰影之中,黑色的全身鎧甲遮擋全身,燃燒著的靈魂之火鑲嵌在漆黑的眼眶裏,平時看起來極為可怕,如今卻總感覺有些可憐委屈。

  ——大概是以為魔堡是它們最敬愛的魔王大人移動的,所以才這麼一副連發怒都不敢的委屈樣吧。

  路維塔這時候也不太好了,原本他不能下線的時候就覺得事情有些奇怪,如今被烈日一照,違和感就更加嚴重了。

  “特克忒洛拜見吾主。”

  一看見雷克迪蒙,特克忒洛和他的騎士隊就從陰影中出來,跪拜在他的面前——路維塔很確定自己聽見了類似肉塊放進熱油裏時的那種“滋滋”聲。

  好像還有煙冒出來了,不會有事吧?

  “特克忒洛,打開大門。”

  “是,吾主。”特克忒洛起身,重新走到大門處,把手裏的巨劍背到身後,抬起雙手,輕聲一喝,雙手發力,推動了重達5噸的大門。

  緩緩打開的大門之外,是一望無際的黃沙,烈日爆曬之下,黃沙上卷起一股熱浪,連空氣都扭曲了。

  “看來就和安賽特洛奇說的一樣,有什麼其他發現嗎,特克忒洛?”雷克迪蒙鄒著眉,過於劇烈的陽光讓他心生不悅。

  恐怖騎士長立刻請罪道:“請原諒,吾主,因為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所以我等還沒有外出探查,目前只知道目之所及之處全部是沙丘,沒有任何可以作為標誌物的物體存在。”

  雷克迪蒙聽了他的回答,並不生氣,魔堡第一層彙集的生物基本全是不死族,讓它們探查烈日下的沙漠確實是為難了。

  所以他並不吝嗇於誇獎:“你已經做的很好了,特克忒洛,探查的事情我另有安排。”

  “是的,吾主。”

  作者有話要說:  恐怖騎士長:特克忒洛,聖騎士死後轉化而來的不死系強者,魔堡第一層守門人,魔王座下七魔將之一。

#穿越  #主受  #西方奇幻 
分類:藝文

耽美、穿越題材小說/影視,關注劍俠情緣3、古劍奇譚網路版、古劍奇譚系列、仙劍奇俠傳系列相關資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