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彭哥列。喬特

彭哥列初代首領,孤兒出身;後由某貴族人士收養,因原主人的子嗣年紀過小,由喬特繼承該家族的首領之位;成為首領的喬特,以保護人民作為該組織的生存目的。
隨著彭哥列的勢力範圍的增長,組織內部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失去原本初心的彭哥列,對於喬特來說,隨時都會發生暗殺事件;因此每天處在提心吊膽的狀態。
直到D。斯佩德的事件,把保護喬特的人員趕盡殺絕,D。斯佩德強迫喬特退位,交給二世接任首領。
喬特在組織輿論與斯佩德的壓力下,只好選擇退位。
在退位之前,喬特跟某人私下調整彭哥列戒指,他把戒指的炎壓整個壓低,主要目的防止後續的失控,然後跟某人訂下契約,把自己的血封印在『罰』的容器當中,為了與西蒙家族之間化解誤會的約定。
引退之後,隨著朝利雨月來到日本,為了融入日本江戶時代的生活,改名為『澤田家康』,也就是澤田綱吉的祖先。
在日本生活的家康,為了找對象;在朝利的建議之下,前往日本貴族參加的相親;但身為西方臉孔的他,無法找到真心的對象。
他於是放棄參加相親活動,就在某天在街上的書店找書的過程中,遇到第一次來日本就受到驚嚇的女性。
她穿著一身和服搭配長裙,身上披著一件外套;黑褐色柔順的髮型,身高矮家康半顆頭;戴著圓形眼鏡,一臉清秀的模樣,吸引家康的注意。
因為上次的教訓,於是偷偷的躲在後面盯著她。
感知危險的少女,於是放下書籍,馬上往外跑;家康也跟著少女的腳步跑出去,結果一台馬車正要從門口經過,看到馬車即將經過的那瞬間,立刻握住少女的右手,把她拉回來;結果對方的腳踢到門檻,不小心往後仰,躺在家康的懷裡。
少女看著被外國人抱在懷裡,一臉通紅的表情,在混亂中賞了對方一巴掌,然後跑開;一臉茫然的家康,呆滯地看著少女從懷裡跑開,還送了一個紅紅的掌印。
事後,家康找朝利訴苦,說今天又被甩了,還送了一巴掌;還說如果找不到對象乾脆出家好了!
朝利聽著家康的訴苦,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但他外表故作堅定的建議,從了解對方的生活開始,可以每天觀察她出沒的地方,但前提是別被對方發現。
從朝利的建議之下,於是每天像偵探一樣,偷偷跟蹤對方經常出現的地方;引退前的習慣,居然在這裡派上用場。
為了追求對象而不惜手段的家康,幾乎每天都在做筆記,紀錄對方的生活軌跡;少女的軌跡:學校、書店、公園、美術社、還有咖啡廳,有時看到她的麻吉一起陪同逛街的場面,但他得趕緊避開。
到了夏季的祭典,家康穿著浴衣,約朝利以及另一位好友逛祭典;逛到某個人煙稀少的地方,聽到有人在彈旋律的聲音,家康於是躲在樹後面一看,是那位少女,她靜靜的坐在椅子上,輕輕的彈著樂器。
觀察敏銳的家康,發現少女彈的不是東方的樂器,而是來自西方的吉他。
他靜靜的看著少女的彈吉他,之後旋律開始,加上她的聲音。
搭配著祭典的夜晚與河邊,形成露天舞台。
歌唱的過程中,搭配放煙火的現場;為此而著迷。
躲在樹後面看的家康,完全被她的嗓音與吉他聲給著迷;他的眼淚不自覺從眼睛滾出來,他不停地擦拭自己的眼睛。
聽到後方有動靜的少女,轉身一看,居然是一個男人在哭。
少女起身正要靠近對方,沒想到對方自己跑開了。
為了不讓少女看到他流淚的一面,於是跑開了;結果自己摔了一跤。
「沒事吧?」少女拿著吉他跑到她面前。
「好痛!」摔了一跤的家康坐在地上,疼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少女從衣袖拿出手帕,包紮他的傷口;正要勉強的扶對方起來。
結果那個男人突然抱住少女,然後不斷的哭泣著。
少女發覺對方在哭,於是發揮母性本能的安慰對方;然後輕唱剛才那首歌。
從那天之後,朝利發覺家康,無時無刻都哼歌,於是好奇的詢問家康。
「最近有什麼令人感到快樂的事情呢?」
「你說呢?」家康微笑的讓對方猜。
朝利一眼看清家康似乎有對象了,於是開心的說:「有對象就好好的珍惜吧!你有約她出來嗎?」
「她說今天下午約在某個廣場,我現在準備我的服裝。」
接下來這段期間,家康總是在某個時段,與那位少女約會;並交流關於音樂的知識。
根據朝利的敘述,與家康交往的少女,名字叫鈴川澄子,是某所女子學校的學生。
至於家康如何讓對方接受,來自澄子的考驗;形式像輝夜姬的故事,不喜歡門當戶對的少女,於是親自設計各種關卡,考驗前來提親的男性。
包括來自義大利的外國人–澤田家康。
剛開始,澄子只是純粹想打發,讓對方死心而設計的考驗,以往的男人向他提親的目的,只是為了權勢,根本不會讓女性有選擇的自由。
例如:那天夏日祭典的晚上,她獨自在空曠地區拿起吉他唱歌的時候;故意打量前來偷窺的對象,如果對方以蠻橫的行為侵犯,據說會被吉他的絃音攻擊耳朵,導致耳朵出血,甚至會出現永久失去聽力的風險。
具有超直感的家康,早已發覺,澄子的身上具有跟他相同的死氣,當天晚上之所以躲在遠方的原因,是因為對方的歌聲麻痺他的行動。
這就是他無法靠近對方的原因,是超直感告訴自己。
#日本  #西方  #義大利  #初代  #喬特 
分類:日記

正在尋找歸屬的路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