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初代雨之守護者–朝利雨月

朝利雨月,來自江戶時代的日本人;出身於武士家族,遇到某人之前一直以為他會繼承父親的衣缽,然後平白無奇的過一輩子。
其實他並不太喜歡劍術,對音樂熱情的他;總是喜歡把劍術課給翹掉,然後偷溜出去喬裝成平民,跟民間的樂師打交道,並在父親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學笛子。
當時的他並沒有想過,放棄現在的生活,成為樂師。
因為他總是認為武士家的孩子只能是武士。
直到某天,他在江戶城邊遇到來自西方的異鄉人;他獨自在那個廣場演奏音樂,朝利看著一身穿著異服的外國人,緗色(黃色)的頭髮,加上那雙橙色的瞳孔,拿著西方樂器,不斷的彈奏著。
在繁雜的人群中,他仍然自在的彈奏從未聽過的音樂;與人群作為襯托,就像他是個主角,城邊的市集就是個舞台。
朝利禁不起對方彈奏音樂的衝動,於是自行下海,並掏出笛子,站在旁邊開始伴奏。
剛開始直笛與外型葫蘆狀的西方樂器,呈現衝突的狀態;但對方卻可以迎合他的節奏,不久雙方的旋律同步了。
原本因為不同步而緊張的朝利,在對方的調和演奏下;發揮笛子的主旋律,在演奏中放飛自我。
接著由西方樂器當主角,先演奏一段;然後換笛子演奏,就像雙方用音樂在自我介紹與溝通。
原本來來去去的人群,被兩位的演奏聲給吸引住了;引來一大群人圍觀。
當兩位演奏完兩首之後,立刻獲得掌聲。
事後他們在某座附近的廣場,他們坐在草地上互相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叫朝利雨月,身份是個武士,你呢?」朝利微笑的問對方。
「我叫喬特,來自義大利!請多指教!」喬特熱情的向著雨月握手。
雙方互相握手,然後雨月好奇的看著喬特攜帶的樂器。
「我很好奇,您身旁的樂器是什麼?從來沒看過?」
喬特看著他手裡的樂器,笑著說:「你說這個嗎?這是小提琴;第一次見到這種奇特的樂器嗎?」
雨月疑惑的說:「該怎麼說呢?以前有見過類似小提琴的樂器,但大多都是用手彈的,除了三味線會用板子撥動之外,從未見過用長棍拉的。」
喬特聽雨月的描述,忍不住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哈!」
雨月也跟著笑。
接下來的數日,在兩人私下約時間在某地點演奏,從市集到廣場;再到湖畔,甚至大膽的體驗在小船上,或是夜間在某座有名的橋上面對面的演奏。
有時招來當地的捕頭(警察)來維持秩序;但他們以伴奏的方式順利脫身。
直到即將離開的那一天夜晚,月色當空。
喬特把雨月偷約出來,這次約在江戶城外的後山。
他們看著繁華夜景的江戶城,這時喬特說:「明天我跟我的同夥,就要離開日本了!」
聽到喬特要離開的雨月,心中有些不捨;但有些事情真的說不上來。
雙方互不說話,堅持了一段時間。
雨月吹著笛子,以離別的旋律,為來自異國的朋友送行。
但想著他不得不繼承武士的想法,突然演奏到一半…突然停下來!
「怎麼了?雨月?」
雨月忍不住的說:「其實,我有難以說出口的時候?可以聽我說嗎?」
喬特點頭。
雨月把關於出身武士家族的經過,告訴喬特,因為現在的制度,出身在哪個階層的孩子,必須是哪個階層的身份。
看在西方長大的喬特,認為以階層為社會地位的制度;就覺得很荒誕。
結果他問了一句:「為什麼身為一名武士,就不能當個樂師嗎?」
雨月聽了喬特這番話,彷彿心中的一面牆被對方的一句話給擊碎。
接著,喬特起身,拿起小提琴;微笑的看著雨月。
「今晚,我們一起演奏最後一曲!或許能在旋律中找到答案。」
雙方以小提琴與笛子的交合下,在江戶城外的後山演奏一首互相離別的曲目。
雙方的旋律撼動周圍的花草樹木,這時的氣候已經是接近秋天。
秋風吹向演奏者的身邊,彷彿為兩位演奏者起舞。
喬特一臉瀟灑的演奏小提琴;雨月隨著小提琴的旋律,不斷的從旋律中尋找對方要表達的訊息。
當雨月回想到喬特剛剛問了那句話:「為什麼?」
他的眼淚忍不住從臉上流下來。
直到喬特離開日本之後的數日,當晚雨月跟父親大吵一架。
最後忍不住氣的雨月說出一句:『我不想當武士,因為我想成為樂師!』
結果朝利雨月就這樣被逐出家門了。
當晚下了一場傾盆大雨,只有收拾簡單行李的他;離開江戶城,開始流浪演奏的生涯,因為他知道,喬特給他的訊息是;夢想比身份、階級更為重要。
直到他接獲喬特有難的消息,立刻變賣掉自己最為重要的笛子,換取長劍與三把短劍,還有旅費前去支援。
#西方  #義大利  #後山  #日本  #朝利雨月 
分類:日記

正在尋找歸屬的路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