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一生的故事-復健

(復健)
本來沒有很想把這些事情寫下來。
畢竟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後來想想,不管美不美好,都是屬於我生命的一部分,都該好好記住才對。所以,才有了這篇,也希望我能夠記取病痛的教訓,讓我跟身邊的人的人生,可以健康平安一點。
我從小體弱多病,通常都是藥物可以處理的問題,就算需要開刀,也不太需要復健,需要復健的狀況,截至目前,只有兩次。
一次就是現在正在進行的前庭復健,另外一次呢?就是我20多歲的時候,因為意外,腿斷掉後,需要復健。
復健通常不是一個很愉快的過程,在剛開始的時候,都會異常痛苦,會很想逃避,很想放棄,這個時候,意志力就很關鍵。
我在做腿的復健的時候,有問過醫生,我該怎麼復健呢?
醫生跟我說,去跑步。
於是,我在不需要拐杖就可以走路的時候,就開始跑步了。
當時腦海裡只有一個感想。
媽啊!好痛啊!我記得,最開始,大概只能跑個20公尺,就痛的沒辦法再跑,但我還是很努力的走到我心目中預計的數字。
相對於前庭,腿的復健,是屬於會讓人越來越有信心的復健,因為,一開始很痛苦,但慢慢的,會發現身體的狀況越來越好,漸漸的,不知不覺間,就復原了。
前庭復健則完全不一樣。
開始的時候,真的超級痛苦,都會很想放棄算了。復健師也說過,很多病人就是受不了這種痛苦,就乾脆放棄了。
而且前庭復健是不會越來越好,然後越來越不痛苦的。它是,只要要進步,就必須要更痛苦才行的一種復健,也因為這樣,很多病人在復原到一定程度之後,寧願改成終生吃藥,也不願意再往前了。
至於有多痛苦呢?我沒辦法精確的形容,畢竟每個人的耐受性不同,只是,在確診之後,醫生只是很冷靜的跟我說了一句話“這個問題,不會死,但很痛苦”。
如果有人想試看看大概是什麼感覺,那麼,可以自體旋轉五分鐘,也不要快,大約2~3秒一圈,可以稍稍體會一下,然後那種暈的感覺,是一天24小時都不會消失的,同時還會伴隨耳鳴,虛弱,視線模糊,跟眼前景物在晃動,跟看到的物體會變形的症狀。
每次去醫院復健,都會提醒自己,要更愛惜自己的身體。
在醫院復健的時候,看到一位病人,大約30出頭,他是一位中風病患,全身癱瘓連話都不太能說,但還有意識。
感覺的出來,他其實已經放棄求生了,他的家人,為了鼓勵他,每次在他復健的時候,都會播放他女兒的影片給他看,他女兒大概才2.3歲左右,然後,他就會開始痛哭失聲。
我看過他兩次,兩次都聽到他痛哭的聲音,後來就沒有再遇到了,或許,他放棄了,也或許他只是改一個復健的時段而已。
那次復健完,我跟我老婆說,我很懂那位病人的心情。也同時跟我老婆說,如果有一天,我也是這樣無預警的倒下,千萬不要救我。
我想,他寧願死,也不要像這樣活著,成為拖累最愛的家人的累贅。為什麼我懂?因為我這一年多來,已經在我腦海裡,殺死過自己無數次了。
我寧願死,也不願意成為拖垮我老婆跟我兒子的累贅,尤其在發生某件事之後,我真的差點就支撐不住,要選擇放棄了.......是我老婆讓我支持住的,所以我很懂那樣生不如死的感覺。
人生一定會經歷生老病死,這是一個自然的定律,以前總覺的那些事情離我很遙遠,直到2018年開脊椎的時候,差點在手術中過世,我才意識到,無常都是在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到來。
所以,我現在什麼東西放哪裡都跟我老婆說,存款因為這幾年生病,都花完了,車子不值錢,現在住的房子,也被我老婆用市價買下來了,真的走了,我也算是兩袖清風,除了保險之外,也沒什麼好交待的。
如果真有突然離開的一天,牽掛不捨是難免的,只是,再怎麼牽掛,也只能繼續向終點走去,至少,我對一切都努力過,也都無愧於心。
村上春樹說過“死並不是生的對立,而是它的一部分”。
若沒有結局,怎麼會有開始。重點其實不在於怎麼結束,跟何時開始,在於,我們有沒有專注在每一個當下,然後盡力過而已。
我對我生命的一切,我周遭的一切都用盡全力過了,只是盡力未必會有圓滿的果實,對於這樣的結局,只能一笑置之,坦然結束這一段人世的旅程,再開始下一段旅程,不然呢?
“所謂道,不過是依循我心,而不妨礙他人的『我心』,如此而已。
執著和貪婪有什麼不同?
執著和貪婪說不定沒有什麼不同,說不定,執著是貪婪你份內的人事物,貪婪是執著不屬於你的人事物,差別只在這裡。”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位作家“蝴蝶”,寫的一段話,深深打動我的心。
我執著,但我不貪婪。該我的,我滿懷感恩的接受並且珍惜,不該我的,我也不屑一顧,因為我知道那終究不屬於我。強摘的果,不甜,強求的緣,不圓。但,請不要用貪婪,來曲解執著,或是用執著,來鞏固貪婪,我自會遵循心目中的道路前行。
#才有  #都花  #村上春樹  #復健  #事情 
分類:日記

我喜歡寫,卻不一定寫的好。我寫給自己看,所以我覺得我寫的很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