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一生的故事-奶奶

(奶奶)
我的奶奶是我心目中最厲害的奶奶。當然,每個人應該都覺得自己的奶奶最強,我也不例外。
我奶奶出生於民國前一年,跟著蔣中正逃難到台灣來。
據她所說,她跟我爺爺什麼都沒帶,就逃了過來,因為蔣中正跟他們說,幾天後就可以回去了.........沒想到,這個幾天後,卻變成一生一世。
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奶奶很討厭蔣中正,常常跟我罵他是騙子。或許,在我奶奶心裡,寧願在自己的故鄉,跟她親愛的家人同生共死,也不願意拋家棄子的在這片陌生的土地生活。
逃到台灣後,政府就先把他們安置在恆春,後來又移到在北投的一個日劇時代建造的木製大樓裡,那個時候的日子,過的不是很好,我奶奶說,一天最多只有兩毛可以用,生活過的很是清苦。
我奶奶大字不識幾個,但是卻裹著小腳,可以想見,如果沒有打仗,應該也是大戶人家的千金,聽她說,她以前還有婢女伺候。
如果以為我奶奶是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姐,就大錯特錯了。
我有印象開始,我奶奶就很會理家,家裡常常都是窗明几淨,一塵不染,也很會做菜,沒事就弄個麵團,做個饅頭,桿個蔥油餅,包個水餃。
我最愛她做的豬油拌飯還有酒饟蛋跟麵疙瘩,至今,都還找不到同樣的味道。
小時候,我奶奶經常告訴我,人可以窮,但不能沒有骨氣。
也經常跟我說,錢財帶不走,該花該用,就不要捨不得。
也跟我說,要知足,才會快樂。
以前,我奶奶有一個自己做的電話本,上面通常只會寫一個姓跟電話號碼,很神奇的是,我奶奶通常都知道那是誰,除非有一些真的很久沒打過的,她會叫我先打過去確認之外,其他的,她比誰都清楚。
我奶奶超級養生。
她每天晚上九點就上床睡覺,隔天一早四點多就會起床,簡單梳洗之後,就會出去散步,而且從不喝冰水,也不吃巧克力跟泡麵,更不要說甜死人不償命的飲料了。
曾經我以為,她會一直活到100歲。
小時候,學校的遠足,都是我奶奶陪我去的。
所以,我們一起去過大同水上樂園,坐過潛水艇,也去過珍珠嶺樂園。我到現在還記得,我奶奶陪我坐潛水艇的時候,在窗戶邊的樣子。
大陸開放探親之後,我奶奶回去過兩趟。
第二趟回來之後沒多久,我奶奶收到一封信,然後她就跟我說,她再也不會回去了,當下我沒有問為什麼,之後才知道,原來,我奶奶的親弟弟過世了。
我奶奶說,她第二趟要回來台灣的時候,她的弟弟,送了她一竹籃的雞蛋,在那個年代的大陸,雞蛋是很珍貴的。然後,一直交待我奶奶不要再回來了,要她好好的在台灣生活。當然,那籃雞蛋因為檢疫的問題,是不能帶進來的,帶回來的,只有那個充滿愛與叮嚀的竹籃。
自從我奶奶收到信之後,我就發現我奶奶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那時候的我,無法體會那是什麼,現在的我,懂了。
那是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只是她很堅強的,堅持到她的生命完結。
我奶奶高壽90多歲才過世。
如果沒有因為摔倒開刀,我相信,她應該可以活的更久。
她去世的時候,我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做晴天霹靂,腦子轟一聲,全身顫抖的感覺。
我在國中以前,是跟我奶奶相依為命的,一直到五專去外地念書,甚至我後來出了社會,她都很關心我,很疼我,也是除了我老婆之外,願意傾聽我內心的人,雖然她很老了...........但,每次從宜蘭回到台北,或是下班回到家裡,等待我的,始終都是她,到如今,她坐在雜貨店門口的畫面,還是深深的刻畫在我的腦海裡。
我在五專的時候,有一年寒假,因為差點被學校退學,但學校對家裡說另外一套說詞,讓我跟家裡起了爭執,本來想說要回台北了,就沒特別注意錢的問題,結果整整一個星期,一天只能花30元吃飯,到了除夕當天,我還在宜蘭,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身上一毛錢都沒有,再這樣下去,我會餓死。就撥了一通電話回去,是我奶奶接的,她什麼都沒問,只跟我說,回來,有事情,奶奶在。電話那一頭的我,哽咽的跟她說,好,我回去找妳。
五專畢業後,我們家房間不夠,所以,我睡在客廳的地板半年的時間,睡到三天要去看一次醫生,過敏永遠好不了,全身都長滿了濕疹。之後,就改睡到陽台去,直到我奶奶去世,我才從陽台移到我奶奶的房間去。睡陽台的時候,旁邊就是客廳,常常假日早上七、八點的時候,我爸就會故意把電視打開,並且開的很大聲,然後人走掉,回他自己的房間。我奶奶每次都會出來幫我把電視關掉,因為她知道我工作很累,需要休息。
但那個時候,我們家有三間房子,卻沒有一個房間,可以讓我睡覺。
我奶奶去世之前,常常跟我說,是她拖累我,害我沒有房間可以睡覺,就會開始希望自己盡量早點死。
每次,我聽到她這樣說,我就會異常暴怒的跟她講,關妳什麼事。其實,我只是心疼她,因為,我知道,她一直都是最愛我,最疼我的那個人,而且根本就不關她的事,她已經為我做了很多很多,並且用盡她的全力守護我,直到她離世前,還牽掛著我。
她去世前兩天,我去醫院看她,她兩眼無神的要抓我的手,我給她我的手之後,我問她,怎麼了嗎?她很慈祥的跟我說,要我要乖,不要到處跑,那時候因為工作的關係,非得到處跑不可,所以我笑笑的跟她說,我不到處跑,怎麼賺錢呢?
然後,我跟她說,我明天晚上要上課,下課回到北投已經11點了,後天再去看她,她聽完之後,就默默的放開我的手了。那個時候,我以為她是因為我不去看她,在生我的氣,殊不知,那是她這一生最後一次跟我說話。
我奶奶過世之後幾年,有一天,我自己在家,突然家裡電鈴響了,我開了門,問了聲是誰?一個老爺爺走了上來,笑笑的跟我說,他是我奶奶的朋友...........我愣住,跟那位爺爺說,我奶奶已經過世一段時間了。那位爺爺說他知道,跟我說,我一定就是彥均,對嗎?長的真漂亮,這時候我確定,這位爺爺是我奶奶的朋友,因為只有外省人才會說男孩漂亮。
那位爺爺告訴我,以前我奶奶最疼我了,常常跟他說,我很乖,很懂事,也很善良。
說完,他就在我們家祖先牌位上柱香,跟我說了一句,要加油,就離開了。我想,或許我奶奶是藉那位爺爺的口,告訴我,她一直都在吧.......
這麼多年了,每每想到我奶奶,心還是會痛。
我奶奶是全世界最愛我,惜我,疼我的那個人,什麼都沒有跟我要過,只是默默的守護我,給我她滿滿的愛。
在我最脆弱,最恐慌,需要人保護的童年,是她給了我安全的感覺,讓我不再這麼恐懼。
如今她不在了,我也有了同樣珍惜我的人,但,我奶奶會一直在我的心裡面,直到我生命結束為止。
逝去的人,並沒有真的逝去,除非再也沒有人記得,才是真的離開了。
而我,也學會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至於其他,管他的呢。直到現在,還是很多流言蜚語會傳到我耳朵裡來,我深深的認為,嘴長在他們臉上,他們愛怎麼就怎麼說吧!
過去一去不復返,再感傷,再多的緬懷,也挽回不了什麼。
只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珍惜眼前的一切,不要讓過去曾發生的傷痛,一再重演。
#蔥油餅  #飲料  #饅頭  #豬油  #巧克力 
分類:日記

我喜歡寫,卻不一定寫的好。我寫給自己看,所以我覺得我寫的很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