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龍馬天下(4)亡國強盜

金陵 嶺南 護城河 南宮 南昌

過了幾日,錢天馭的馬車到了南唐國京城-金陵,眼見金陵的景物繁華,商賈雲集,遠非荒涼的嶺南可比;士兵一直們護送到護城河南方的「郡馬府」,只見李韻琴郡主與丈夫南宮真站在門口相迎。
「錢公子一路辛苦,小女風鈴…..風鈴可無恙否?」風鈴的母親李韻琴臉色著急,一邊說著聲音便哽咽了,而她的父親南宮真卻始終冷著一張臉,似乎不太關心女兒的安危。
李韻琴郡主生得杏眼桃腮,臉如滿月,面容極美,輪廓和風鈴依稀相似,而她的父親南宮真卻生得一張國字臉,環眼獅鼻,鬍鬚戟張,狀極威武;錢天馭心想:「風鈴的面容如母親一般的美,和她父親卻一點都不像!」
李韻琴已知道風鈴被五毒老祖綁架的經過,於是派出一隊士兵,押送十幾車的金銀珠寶,跟隨錢天馭南下嶺南,去五毒老祖處贖出風鈴。
錢天馭與一隊士兵,一路行到了南昌附近的一座山嶺,忽然聽到一陣呼嘯,百來名手持大刀的壯漢,從四周聚攏,將錢天馭與士兵們團團包圍。
只見一個穿著藍綢衣,戴著寶石戒指的中年人,笑吟吟的走過來。「看樣子,這這些車子裡裝的,都是值錢的金銀珠寶,真是祖宗保佑,我們武夷寨今天要發財了!」揮手做號,手下百多名持刀壯漢,與護送錢天馭的那隊士兵廝殺起來,
那夥持刀壯漢武功高強,不一會兒,士兵們死得死,逃得逃,只剩下錢天馭一人。
兩名持刀壯漢把錢天馭架住,帶到藍衣中年人面前。「寨主,護送金銀的士兵都解決掉了,只剩下這不會武功的書生,請寨主發落。」
藍衣中年人道:「你這手無縛雞之力的雛兒,怎敢帶著這麼多金銀珠寶路經這裡,這些金銀珠寶本寨主收下了,看你長得一表人才,我就不殺你了,留下一根手指,就滾吧!」
錢天馭道:「你不能拿這些金銀的,這是去嶺南贖出郡主女兒的贖金,你把這些金銀搶走,五毒老祖拿不到贖金,會殺了她的!」
藍衣中年人冷笑一聲,說道:「這幾車金銀珠寶,原來是要拿去救南唐郡主的女兒,我王剛和南唐國仇深似海,既然金銀是用來救南唐王孫的,本寨主拿走更加理所當然。」
錢天馭道:「你叫王剛,可是被南唐國滅亡的閩國皇子-王剛?」
藍衣中年人名叫王剛,本來是閩國皇室的王子,閩國於南唐元宗年間,被南唐派兵滅國,王剛國破家亡,負傷逃走,後來在閩西的武夷山成立山寨,劫掠過往商旅為生。
王剛端詳了錢天馭一番,說道:「這種事一般人是不知道的,你叫甚麼名字?」
錢天馭道:「我姓錢,名天馭」
王剛問道:「你姓錢,該不是吳越國的皇室子弟吧?」
錢天馭似乎有難言之隱,支支唔唔道:「你…..你管不著。」
王剛奇道:「真是怪事,南唐國姓李的和吳越國姓錢的連年打仗,仇恨結得很深,怎麼你這個姓錢的,卻幫姓李的去拿贖金救人。難道兩國皇室要化敵為友了不成?」
錢天馭道:「我只是要救人,扯甚麼姓李的姓錢的作什?」
王剛心想:「如果這個姓錢的真是吳越國皇家子弟,抓了他,就可對吳越國予取予求,嗯……。」
王剛正思忖著,忽然幾十名持魚叉的水賊圍了過來,為首的老者以黑巾包頭,形狀猥瑣,他沙啞的說道:「這十幾車金銀,我們岳陽水寨從鄱陽湖畔就盯上,一路跟到這兒,你們武夷寨的人竟敢出來黑吃黑截胡,識相的快滾他奶奶的,不然我叉你幾個透明窟窿!」
王剛笑道:「甚麼叫黑吃黑,你是黑道,我可不是,我王剛出身閩國皇室
,你這種草莽水賊,不配和我相提並論?」
黑巾包頭的老者,是鄱陽湖的水賊頭領,名叫江十一。聽王剛狂傲言語,反唇相譏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個亡國的喪家之犬,在這裡狂吠。」
王剛怒道:「你說誰是亡國的喪家之犬?」
江十一拉了拉自己的包頭的黑巾,沙啞地說道:「誰回答誰就是囉!」
王剛憤怒的舉起大刀,喝道:「兄弟們,把這些鄱陽湖的雜魚,都給我剁了。」
王剛一聲令下,手下的武夷寨山賊人人舉起大刀,和江十一手下的水賊們纏鬥起來。王剛一個箭步上前,往江十一一刀劈去,他舉起魚叉檔格,當即火星四濺,可見王剛刀上力道之猛。
錢天馭見兩幫人打了起來,抓住機會想跑,腳步甫動,一名武夷寨的山賊奔過來,猛地抓住他衣襟。「想跑,門都沒有。」
錢天馭兩手去掰山賊的手,想擺脫山賊的糾纏,只見一名水賊一魚叉刺中山賊的腹部,山賊啊的一聲倒下,身子壓住錢天馭,兩人抱住,竟滾下了山嶺的峭壁下。
錢天馭見底下山谷深不見底,掉下去必然粉身碎骨,他的身子不住往下滾,心想:「想不到我錢天馭今日命喪於此,只是風鈴還在五毒老祖手中,無法去救她了。」
#金陵  #嶺南  #護城河  #南宮  #南昌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龍馬天下(3)-千里求援
  • 下一篇
  • 龍馬天下(5)藏寶石室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