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為什麼被霸凌了不說?因為「冷漠」|被害者也是加害者

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我其實看得到我眼前的一切,但又像看不到,因為我感受不到;我其實聽得到他在說什麼,但又好像聽不到,因為我的大腦被鎖住了,被吼的當下我寧願麻痺也不要讓自己有感受,因為不會大聲吼人的我覺得「被吼」是天底下最痛苦的事,尤其是沒有原因的那種。
我麻痺自己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很少主動笑,通常都是被逗笑才會想起來原來我可以這麼開心。又過了好幾個月,我發現我好像慢慢找回能快樂起來的感覺,我覺得我完全恢復了,直到又在諮商室哭得一蹋糊塗,我才明白就算我讀了再多的心理學,我也沒辦法靠自己撐過去,如果沒有再次打開心房,我到現在還是會把那段回憶稱作是遺憾。
-
霸凌是一個很複雜的組成,就我這次的經驗來說,它是一段時間,我沒辦法說出它從幾月幾號開始,幾月幾號結束,我只知道它是一個冷漠的團體跟一個冷漠的個體,互相冷漠好長一段時間。那個個體從班級的領頭羊變成一整個學期都不說話的啞巴,一下課就走人少又陰暗的小門離開教室,原本一起吃飯打屁的朋友也都變成陌生人,「可以休學嗎?」這個問題在心裡出現過好幾次。
雖然我後來沒有休學,但其實狀態跟休學沒兩樣,我表面上沒有放棄學業,內心卻對心理學的一切沒了信心,看著自己一落千丈的成績,我第一次對成績那麼無感。那個一向用成就感來彌補空虛的人從此沒了重心、忘了本分,逃避學業的一切,迷茫到哭不出來,討厭班上、討厭放棄跟我當朋友的人,也討厭那個一直走不出來的自己。
更可怕的是,也因為走不出來,我看不到關心我的人、愛我的人、想跟我當朋友的人,甚至是「還」想跟我當朋友的人。
沒錯,其實事情沒有我想的那麼糟,但當時我只看到我失去的,失去的友誼、失去的成績、失去的見習機會、失去的初戀男友、 失去的美好人際形象,乍看之下我失去的太多了,但其實,我從來沒有擺脫過成績的束縛,也從來不知道怎麼談戀愛,更從來沒有感受過被交情幾乎是零的人從谷底被救起來的溫暖。
而且也因為被霸凌的期間只感受的到痛苦,我連自省的能力都消失了,我不願去回想當時我為什麼會被這樣對待。
-
霸凌到底是誰的錯?惡霸的強勢還是噤聲的弱勢?我的答案是,兩個都有錯,兩方都有問題,甚至有時候討論是哪方的錯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會有「霸凌」這種情況發生?
我覺得霸凌可以分成兩種,情緒霸凌跟知識霸凌,前者我比較怕,因為我不會,後者我比較能應付,因為不管是霸凌或是被霸凌,我的求知慾都會讓我再次生龍活虎,但不可否認的是,只要是霸凌都很糟,而且霸凌幾乎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很少有例外。
情緒霸凌就是用情緒當勒索的籌碼,像是媽媽說:「你不洗碗我就不愛你了喔。」媽媽用孩子的愧疚感綁架孩子,促使小孩去洗碗,情緒霸凌經常發生在比較親近的關係,禮貌和招呼總是省去,「因為你是我小孩,所以你必須...」、「因為你是我媽媽,所以你必須...」是最常出現的造樣造句。
知識霸凌就有點不一樣,知識霸凌比較像是「我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嘲笑你、罵你,甚至是隱瞞你」,就像主管跟下屬說:「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你是笨蛋嗎?」而下屬的心裡想著:「你是主管,你不是應該要知道我不知道嗎?」兩個人都握著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氣氛充滿著憤怒跟委屈。
我們確實都會以自己的想法為想法,以自己的感覺為感覺做事,那霸凌的事件不就會一直發生嗎?要怎麼辦?
說實話,我也沒有把握不讓霸凌再次發生,但我覺得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不要因為別人說了或做了什麼而改變你自己,但是要 be nice。」我們都會渴望跟著自己的步調生活,但和藹是讓人跟人之間產生連結的安全牌,就像人們初次見面都會面帶微笑的說聲嗨一樣。
如果能拿出再次和善的勇氣,即使被刺傷了很多次,還是能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溫暖和善良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啦!
霸凌 情緒勒索 知識高牆 樂觀 悲觀

笑很美,即使有過傷痕,它還是能再次燦爛。Photo by Brendan Beale on Unsplash

#霸凌  #情緒勒索  #知識高牆  #樂觀  #悲觀 
分類:心靈

1997 年出生的天秤座女孩,本業臨床心理學,學過新聞傳播學,喜愛記下靈感、分享想法、形成文章,是個渴望真實的人文愛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一個不小心就喜歡上攀岩|抱石記趣
  • 下一篇
  • 50 幾年過去,回憶起來還是會流淚|古時候人的苦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