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建安五年曹營的偏將軍關羽

有關後人對於(在三國將軍銜浮濫化以前,)漢末「偏將軍」地位過度輕視的這項謬誤我關心了多少年已經難考,涉及層面之廣例如趙雲以偏將軍領桂陽太守時的地位。周瑜以建威中郎將身分擔任左部督(程普以盪寇中郎將身分擔任右部督)在建安十三年(208)擊破曹操,十四年又把戰後留守的曹仁逼退而進駐南郡,才由孫權拜官偏將軍,直到十五年病逝;簡單來說在史上赫赫有名的赤壁之戰抗擊漢相曹操大軍當時,身為督帥的周瑜連偏將軍都還不是,畢生也終於偏將軍之位。(魯肅也是以奮武校尉即繼任督撫職責,後來才拜為偏將軍。)這應是我最常舉的例子,不過聽了方北辰老師五月18日在武侯祠《大三國志展》系列講座〈浮想聯翩品文物──《大三國志展》觀感拾零〉的幾句話給了我個新念頭,對於建安五年(200)春正月被曹操俘虜與先主失散,到夏季斬顏良後離開曹營往袁軍復歸先主這段期間,關羽在曹營的確切地位想重新深究。(註:這篇遊戲文字並未嚴謹地作學術回顧)
在前一年(199)消滅呂布以後,司空曹操最主要的大敵自然是進逼白馬、延津、官渡的大將軍袁紹;建安五年春夏關羽在曹營期間,曹軍的高階將校大致分三種:
一是曾經為群雄的歸降者,《三國志》立有本傳,匆促看來此期間僅有揚武將軍張繡。
二是非嫡系人馬做為樣板人物,《三國志》往往無傳生平不詳,參考建安十八年(213)〈勸進魏公〉提及人士裡難以確定建安五年不在曹營的有平虜將軍劉勳、建武將軍劉若、揚武將軍王忠、奮威將軍鄧展,當然即使人在也未必已有這些軍銜,況且更乏史傳證明是得力戰將。
前兩類簡單帶過後,第三類才是重點即曹營名將。史料較豐,簡列軍銜升遷的部分:
夏侯惇「遷折衝校尉,領東郡太守。……復領陳留、濟陰太守,加建武將軍【時間不詳】,封高安鄉侯。」
徐晃「拜裨將軍。從征呂布……從破顏良,拔白馬,進至延津,破文醜【五年夏】,拜偏將軍。」
于禁「遷裨將軍,後從還官渡。……紹破【五年冬】,遷偏將軍。」
張遼「數有戰功,遷裨將軍。袁紹破……從討袁譚、袁尚於黎陽【七年秋以後】,有功,行中堅將軍。」;
曹洪「以前後功拜鷹揚校尉,遷揚武中郎將。……別征劉表,破表別將於舞陽、陰葉、堵陽、博望【七年以後】,有功,遷厲鋒將軍」;
曹仁「為別部司馬,行厲鋒校尉。……拜廣陽太守。太祖器其勇略,不使之郡,以議郎督騎。……從平荊州【十三年冬以後】,以仁行征南將軍,留屯江陵,拒吳將周瑜。」
樂進「拜討寇校尉。渡河攻獲嘉,還,從擊袁紹於官渡,力戰,斬紹將淳于瓊。從擊譚、尚於黎陽【七年秋以後】,斬其大將嚴敬,行游擊將軍。」
夏侯淵「以別部司馬、騎都尉從……及與袁紹戰於官渡【四年冬以後】,行督軍校尉。」
許褚「遷校尉。從討袁紹於官渡。……從討韓遂、馬超於潼關。【十六年秋以後】……遷武衞中郎將。」
裨將軍徐晃、于禁都升遷為偏將軍,可知偏將軍較高(另一例在《三國志.吳書》〈是儀傳〉裨將軍是儀升遷為偏將軍)。綜合看來曹公建安五年春俘虜關羽,禮厚而拜其官為偏將軍的時間點,曹營名將軍銜算得再高(即使代「行」官職也姑且視為本官,亦不考慮升新職須除舊官的可能)也是:
裨將軍徐晃、于禁、張遼,揚武中郎將曹洪,厲鋒校尉曹仁,討寇校尉樂進,督軍校尉夏侯淵,校尉許褚。
曹營諸名將當時對於眼中的關羽無論是服氣或是不服氣都欠缺詳盡的記載,史料可見的只是也不清楚曹公有沒有考慮嫡系的心情,欽敬關羽(況且都尚未建陣斬河北名將顏良的奇功)反正就直接拜官為偏將軍高位傲視於諸將之上。
幾乎每位主將都一下子就低於關羽,只有一位建武將軍銜獲得時間不詳的夏侯惇;實際上參看建安十八年的〈勸進魏公〉,夏侯惇早在建安五年已享建武將軍銜的可能性頗低,不過為免岔題也無須展開。即使不論這點,行家自然熟悉夏侯惇在曹營的崇高身分,如果說初來乍到便只剩夏侯惇得相頡頏,那麼也足以彰顯關羽在曹營的地位了。
這警示我們疏於橫向比較,也可能太習慣後來的雜號浮濫,對於亂世伊始的將軍地位欠缺親切的體會。偏將軍也是將軍,對於小官小吏來說即是「出將入相」、「拜將封侯」的「將」;不僅是都尉,不僅是校尉,也不僅是中郎將。(將軍尚未浮濫的漢末,左中郎將皇甫嵩、右中郎將朱儁、北中郎將盧植即已率領中央部隊討伐八州黃巾主力。)歷經一則遊戲文字,自身對於關羽在曹營期間的身分,乃至於建安初期甚至漢末的偏將軍地位,有了多一點點的體會。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