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第三章:史冊紀載之地,聖賢並列之五

北風起,紅色領結隨風飄動,汪蘋拉緊白色羊毛衫,就這樣頂著風走入教室,開始了和以往總覺得一成不變,但經過昨晚的夢後,反倒覺得和平也有和平的好的校園生活。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連續上了四堂課,中午鐘聲響起,原本依照慣例想拿著便當去頂樓曬太陽兼吃飯的汪蘋,被一通簡訊找去學校餐廳。
不喜人多的汪蘋忍耐著紛紜雜沓的吵鬧光景,直到找她來此的男學生一屁股坐下後,這才稍稍鬆口氣。
「抱歉,昨天晚上我回家洗完澡就睡死了。媽的,教練真的把我們當狗來操,我又不是正式隊員,為什麼要跟他們一樣累得像狗,媽的!」
做在汪蘋對面的是和她住在同一個別墅社區,自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何晴中。
他人高馬大,體格好,長相帥氣,運動細胞也不錯,從小就開始打籃球,只可惜定性不佳也吃不了苦,比起常代表學校出賽的汪蘋,算是萬年板凳球員,剛開始不以為意,以為只要繼續努力,總有一天會出頭天,就這樣一日混過一日,汪蘋高一和高二時都有被選上,兩人就這樣漸行漸遠。
偶爾何晴中遇到想發牢騷卻找不到人訴苦的事情時,才會像今天這樣找汪蘋出來,汪蘋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也沒拒絕過,這回也是如此。
「下次可不可以不要約餐廳?」吃著烤飯糰的汪蘋頗感頭痛的說。
「這裡吃吃喝喝才方便。之前約頂樓,我口渴想買飲料喝還得跑下去,麻煩。」何晴中一口氣喝完可樂,轉攻漢堡套餐,諾大的托盤上放的滿滿的,各種食物,應有盡有。
「安靜的地方都可以。」
「下次再說啦!這個給妳。」記得她喜歡吃點心的何晴中,將當作謝禮的烤布丁放到汪蘋面前後,就又開始滔滔不絕地發起牢騷。
早習慣了的汪蘋一面吃著中餐,一面神思遠遁,周遭的吵鬧漸漸變成白噪音,她也隨之平靜下來。
忽然,一抹白色的身影閃過她的眼角。
汪蘋定睛看去,發現是學妹張芬芬和一群體操社社員正走入餐廳,其中也有二年級的體操社社員。
她們眾星拱月似的將張芬芬擁在中間,每個人都笑意連連,彷彿正聊著什麼開心或好笑的事情,是那麼的愉快,那麼的愜意。
汪蘋狀況外的想起自從她升上三年級,張芬芬等一年級的成員入社後,休息時間的體操社情景好像就變成這樣了,張芬芬不知不覺間變成體操社的中心;汪蘋以前也不是社團的重心,因而較晚才察覺到。
現在回想起來,張芬芬就像一顆新生的恆星,光彩奪目,充滿希望和活力,很快就吸引了大家包括教練的目光,和她這顆已經漸趨衰老的矮星不同。
羨慕嗎?汪蘋自問。是的,當然會,但是她更想將這份心力拿去用在練習體操上。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此道理,長年征戰的汪蘋再明白不過,但同時她也知道,唯有持之以恆的努力,不斷的選擇和重新爬起,夢想才有實現的一天。
她想贏,好想贏,不僅為自己,也想為華衛和教練贏一面獎牌。
可是,她也好累好累了。
厭倦了非得和別人比拚,非得困在小小的比賽規格場地中的每一天。
小時候覺得好廣大的場地,長大後卻越來越侷促,邊界也越發清晰。
但是,時間一到,汪蘋又像一條渴望跳入水中的魚,又去體操室報到。
她懷抱著如此複雜的心情,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走入體操社練習室,加入永遠都不會習慣,每一次都覺得很痛苦的拉筋壓腿行列。
教練沒有特別提什麼,僅調換了她和張芬芬練習器材的順序,以及汪蘋自主性練習的時間變多而已。
這對現在的她來說反而比較輕鬆,也因此漸漸地失落、尷尬、徬徨和不安像是螞蟻般逐漸爬上四肢百駭,等她注意到時,已經練習到直體空翻兩周同時轉體360度的高難度動作了,此時閃神很容易摔個鼻青臉腫,汪蘋習慣性的在半空中調整身體,好得以平安落地。
忽然,她腳下的藍色的專用地板瞬間變為青草綠,且從中裂開,一道深且看不見底的裂縫就這樣猛然出現。
昨晚的夢在短短一秒內如走馬燈般迅速閃過。
夢中的恐懼、興奮、所見所聞皆超出知識的人事物,帶給汪蘋的刺激及新奇感,重拾些許自信心,種種匯集而成的鼓動,令她忘記自己身在體操室,也忘記自己失去比賽資格,不需要練習更高難度的動作等顧慮。
閉上眼,汪蘋放手鬆開滿腹顧慮,隨心所欲的翻騰再上騰,等雙腳穩穩落地,腰部壓低,雙手朝前平舉好保持平衡時,她露出似夢非夢的表情,心神恍惚。
「720度?學姊妳剛剛轉了720!」一位一年級的學妹興奮地朝她尖叫。
「啊?我嗎?不是360嗎?」汪蘋愣愣地問。
「720,我絕對沒看錯。」學妹紅撲撲的小臉望向正專心輔佐張芬芬練習的教練。「要不要和教練說?」
張蘋搖搖頭。「我再練一下,說不定能把感覺抓穩。」
「蘋學姊加油!我支持妳。」
「謝謝。對不起,我忘記妳的名字了,請問妳是?」
「賀茵連。沒關係啦,大家都知道學姊妳呆呆的,除了體操其他都不太關心。」茵連學妹俏皮的吐了吐舌。
「那邊的新人,聊什麼天!」教練大罵。
「茵連學妹,不好意思。」汪蘋注意到對方的手上拿著棒操專用的棒子,忽覺一陣懷念。
辛苦又壓榨人的極限的體操練習總算結束了,汪蘋和社員們拖著筋疲力盡的身子在盥洗室梳洗。
女孩子們聊天笑鬧的聲音夾雜水花聲,在諾大的空間中迴盪著。
怕吵的汪蘋早早就洗完並換好衣服,坐在鏡子前吹乾頭髮,努力運動過後的掏空感帶給她一股疲倦的滿足感,所以當張芬芬坐在她旁邊時,汪蘋直到對方開口才注意到。
「蘋學姊,昨天傍晚……很抱歉,大家只是開玩笑,妳沒那麼小心眼,不會在意吧?」
回過神的汪蘋看像鏡子內的張芬芬,鬆開包頭的她有著一頭韓系挑染的亞麻綠長髮,將膚色襯的極白,明眸皓齒,看起來就像個陶瓷洋娃娃。
抓起瀏海綁起側邊辮子的汪蘋,略略歪著頭,正在思考對方不曉得在頭髮上花了多少錢時,誤以為自己被看不起的張芬芬,大眼閃過一到憤怒的光芒,隨即用美好的笑容掩飾掉,再次開口。
「學姊,如果妳真的生氣了,我代替大家和妳道歉。我們壓力太大了,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妳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好嗎?」
「……多少錢?」汪蘋低喃似地問。
張芬芬聞聲變色,美麗的面容瞬間變得猙獰又慌張。
「誰說的?」
被對方忽變的態度驚醒的汪蘋愣愣地說:「我說妳的頭髮染得很漂亮,在哪染的,多少錢?」
張芬芬仔細觀察汪蘋的表情,見她似乎真的不曉得,這才鬆口氣,眉頭一揚想將主題拉回來之際,白色觸手冷不防地出現了,汪蘋神色大變的站起身,就這樣往她的肩膀拍下去。
「好痛,學姐妳幹嘛啊!」張芬芬站起身,不爽揉著肩膀並嬌喝著。
臉色白的像張紙的汪蘋,如臨大敵般望著鏡子邊緣木框旁爬動的白色觸手,全身發抖。
瑪蘇米領主和忍導師的話瞬間浮上心頭。
「魯利姆˙夏科洛斯……」她低喃著維基上的描述。「狀似巨大的白色蠕蟲,眼睛是兩個血洞,頭部中央有無齒無舌的大口。」
「學姊?」張芬芬望向汪蘋注視的地方,毫無異狀,一如往昔。
「芬芬,怎麼了?」聽到騷動的其餘社員也圍了過來。
「鹽巴……」她低喃著。一把抓起背包,汪蘋沖出盥洗室。
「學姊可能真的被刺激到了。」某位學妹臆測著。
「胡說八道,汪蘋學姊好的很,今天她剛做出直體空翻兩周同時轉體720度的動作。」圍著大毛巾的賀茵連駁斥。
其餘人對他露出不屑的表情,說她才胡說八道。
唯獨張芬芬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要不要和教練說一聲?學姊恍神的比平常嚴重,在這種情況下練習高難度動作,很容易受傷。」
旁邊的紛紛同意,幾個性急的就這樣跑去找教練了,賀茵連想阻止都來不及,只能忿忿地瞪視著張芬芬。
不曉得這些後續發展的汪蘋,衝去賣場買了一大包鹽的汪蘋,正打算叫計程車回學校時,才記起瑪蘇米導師說一般的鹽巴沒有用,得用曬過月亮的,於是只好乖乖回家,將撒在盤子上的鹽巴放在窗臺上,冀望今晚有月亮並且能曬到鹽巴,還將一些已經沒再用的化妝水或乳液的瓶子洗乾淨,打算明早做成鹽水帶去學校。
等該忙的都忙完了,睏意襲身,汪蘋隨便吃點晚飯便回到房間,兩三秒就陷入夢鄉,睡沒有多久就又醒過來。
因為,她又返回夢土了。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創作  #寫作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排除負能量的黑碧璽》
  • 下一篇
  • 《勇者的夢土》第四章:眾人聚集之境,高低立見之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