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W

若無其事,是W優點。
於是他再度於不合時宜的時候出現,恰如其分的撩撥我。
用一些我很受用的日常代替道歉。
像只是遲到了,但沒有取消約會。
但他跑回來牽了我的手說不會的,沒那回事。
而我以為我要好了,以為終究會船過水無痕。
可怎樣都是一個人,戀人的宿命。
依戀一個人的下場就是孤獨。
愛我,W是不會的。
無痕,也沒那回事。

往常的夜,我躺在床上,W挨著我的側身,下巴嵌進了我的肩窩,說了一些關於未來的嚮往。
他沒看見我眼睛一閉只是一片黑,跟他口中陽台望出去是一片白雲藍天,明顯是兩個時空。
人鬼情未了,我大概是上輩子欠了W太多,W狹愛報復來了。
「妳幹嘛不說話?」W看我沒什麼反應,只嗯了幾聲,又是閉著眼。
「我信啊,沒什麼好反駁的。」
信任其實是最容易做到的,豁出去就好了。
盲目像是信手拈來,但絕對是認真的。
我信任了,關係才不會有一觸即發的緊張。
不會有拉拉扯扯的叫罵、連綿不絕的哭泣。
更不會有此起彼落的埋怨、週而復始的期待。
什麼鍋配什麼蓋,W剛好是個蓋,幫我掩住了離開的念頭,燉一鍋似是而非的愛。

但該來的,總還是來了。
睜眼瞎久了,天也會看不下去了。
那張婚紗照在風和日麗的一天掉入我的眼裡。
像是被太陽光直射眼球的刺痛。
射穿了長久以來的我以為、我可以。
我收緊著呼吸,手指在螢幕上來回放大W和身邊女人的面容。
你結婚去了。
難怪對我顯示的最近一次貼文是分享了田馥甄-你還是要幸福的MV
我打的電話轉進了幾次語音信箱後就讓我作罷了。
我以為你還能再有下次的若無其事,看來是沒有了。
若是我和你,你會不會笑開一點。
可能我會。
不用你親口證實,再演一場百般無奈,但我也明白了。
可惜,還好。
希望你不會招惹她哭。
我一直都有最純粹的孤獨。
愛過你一場,像跑了場一人參賽的馬拉松。
一直都是我自己的呼吸聲跟哭聲作伴。
你帶來的快樂是極盡所能後誘發的海市蜃樓。
我還想堅持的,你離場了。
你還是要幸福。
但我。
給不了你祝福。
#愛情  #記事 
分類:日記

文字 音樂 一點酒精 還有美食與愛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