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人謂故屋中有惡鬼喻

從前有一間老房子,荒廢了好幾年,久而久之,出現了一些繪聲繪影的傳說,有人說半夜鬼影幢幢,有人說裡面常常有鬼叫聲,有人說窗戶還會自動打開又關閉,還有女人的哭聲,更有人說這惡鬼會吃人等,有人喜歡講,有人喜歡聽,也就沒有人敢接近這棟鬼屋。
東村住著一個名叫張三的人,自認為膽識過人,誇口說道:「那棟鬼屋有什麼好怕的,只不過是村人謠傳有鬼罷了,今晚我就到那兒住上一宿,看看這惡鬼有多厲害。」
日落時分,張三大搖大擺地進了那棟鬼屋,前前後後的仔細查看,自言自語的說:「好像也沒什麼嘛!村人真的是大驚小怪。」
西村的李四,平日裡就看不慣張三那張嘴臉,與其互別苗頭,常常是鬧得不可開交,兩個人都說自己是村裡最勇敢的人,總想找個最適當的時機一較高下。
好巧不巧,李四在村的另一頭也向眾人說:「張三那傢伙算什麼,他敢去鬼屋嗎?今晚我就讓他知道什麼叫作勇敢,都說那裡有惡鬼,非常可怕還會吃人,晚上我就去瞧瞧,看那惡鬼有多可怕。」
正當張三找了個好位置,準備躺著休息時,突然聽到外面有動靜,便走向大門去。原來是李四也到了,推門要進屋裡去。
張三聽到腳步聲,而且要打開門,這下子慌了,「難不成真的有鬼,該不會是外出回來了?」使勁的堵住門,不讓惡鬼開門。
李四想打開門,卻怎麼也打不開,感覺裡面有人擋住門,「還真的有鬼啊!」愈是打不開門,愈是想打開瞧瞧,這惡鬼到底長什麼模樣,「今晚就是要跟你一決勝負,讓村人知道我的厲害,讓張三那傢伙俯首稱臣。」
兩人都以為有鬼,一個是用力的要打開門,一個則是拼命阻擋著門,就這樣相持不下,互不相讓,直到清晨公雞啼叫,兩個人也筋疲力盡,終於撐不下去了,揉了揉眼睛,眼神交會之下,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
世間一切的人也是如此,最在意的「我」,只不過是因緣和合,暫時有罷了,並非真實,更沒有一個主宰者,仔細的分析推敲,就會發現找不到「我」,誰才是真正的「我」呢?是手腳四肢嗎?是五臟六腑嗎?是頂上的腦袋瓜嗎?是心裡的思想嗎?一個一個去探究,根本找不到一個東西,可以真正代表「我」,身心是不斷的在變化,現在的我、現在的想法,也許下一秒就大改觀,「我」真的可以主宰一切嗎?
然而眾生卻執著於一個真實不變、永恆存在的「我」,執著於可以主宰掌控一切的「我」,既然認定了自身實存的我,便衍生了身外的「我所有的」萬事萬物,必然也是真實不變、永恆存在,能夠主宰控制的,真實情況卻恰恰相反。
全都與我牽扯在一起,這是我的房子、車子、財產、名聲、權利、眷屬等,便產生強大的執著貪戀,就有無止盡的煩惱,為了我的面子,為了「我」的…,一定要爭個是非對錯,拼個你死我活,縱使是無事生非,也要刷存在感…,輾轉又造惡業,受苦報,循環不已。
如同那兩個人,執著於有一個鬼存在,於是對著一扇門,互相的較勁爭鬥,推擠拉扯的情況,這與眾生執著於「我」,說實在的,還真沒有什麼差別。
出自《百喻經》卷3.〈64人謂故屋中有惡鬼喻〉
145人謂故屋中有惡鬼喻2021/6/21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伎兒著戲羅剎服共相驚怖喻
  • 下一篇
  • 五百歡喜丸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