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沒關係是代禱啊!

晚上將近11點,追劇追到一半,忽然有一種很難描述的感覺臨到我。我很難描述那是什麼感覺,因為那是一種「以前沒有感受過的感覺」。
我對這感覺的回應是:按下stop,低頭問神:「主啊!我有沒有得罪祢?最近我有沒有在什麼事上干犯祢的聖潔,是我不知道的、是我疏忽的?求祢光照我。」
我從沒有這樣問過神,而我也很難描述我為什麼要這樣問,我甚至無法描述當我這麼問時心中到底存著什麼樣的態度。
是恭敬嗎?不是。
是謙卑嗎?不是。
是忽然覺得應該要謹慎待神嗎?不是。
是試圖為這難以描述的感覺找到答案嗎?不是。
我覺得比較接近這狀態的詞,叫做「簡樸」。因為,我暫停追劇來求神鑒察我身上是否有可責之處,這件事是非常自然、天然、反璞歸真的。雖然我從沒有這樣做過,照理來說這滿怪的。
代禱 金繼 創傷 善良 天父
然後,我看見兩天前才質問我一連串問題用以表達我的聲音有多麼令他困擾的那個人。
聖靈使我看見,他的婚姻有一道非常大的裂縫,幾乎撕裂他整條右手臂,聖靈要以祂的榮耀來填滿那裂縫,如同日本陶瓷修繕技術「金繼」。那道隱密卻巨大的婚姻裂縫今後不會消失或癒合,卻要以帶有神榮耀醫治記號的型態穩固的存留下去。
那是聖靈渴望做的事,我便開口禱告。內容很簡單,一分鐘內就說完了。
然後聖靈又使我看見,祂在呼喚那人的女兒為她的父母禱告,但女兒頭也不回的一直向前走。她是個聰慧精明的女孩,她有大好人生和事業要奔赴,她覺得父母是——只有當她疲累的時候才需要依靠的港灣,所以她沒有留意到父母的需要,甚至沒有留意到聖靈的呼喚。
那是聖靈渴望做的事,我便開口禱告:「女兒,女兒,回頭!回頭!轉過身來,舉起妳的手隨處禱告,妳的手中有堵住妳父母關係的裂縫與傷痛的力量。」我從沒見過也不認識那女孩,只是感覺聖靈的呼喚大概是這樣的,便用第一人稱禱告了。內容很簡單,一分鐘內就說完了。
然後,沒有了,我知道我可以回去追劇了。但我停下來想了一下,慢慢的明白,原來這就叫做「代禱」。
(1) 當我自然而然的求神先鑒察我「有沒有得罪祂的地方是尚未認罪的」,這件事就是「自潔」。正如祭司在進入聖所為別人代求前,需要先「自潔」,如果有得罪神之處,就要先為自己認罪。如果不先掃描自己,當神的榮耀灌下,祭司會像帶有裂縫的器皿一樣當場爆裂死亡的。
(2) 看來聖靈早就想要醫治那人婚姻的裂縫,但代禱的第一人選原本不是我,是那人的女兒一直沒聽見聖靈的呼喚才會輪到我。但,我只是那人(可能)討厭的一個挺陌生不熟識的人,怎麼會是第二人選呢?我忽然明白過來,便說:「主啊!謝謝祢信任我。」聖靈不要他的裂口被女兒以外的人知道,否則他可能會遭人論斷攻擊,因為他家族中充滿有頭有臉的周刊名人。我始終不明白「婚姻的裂縫」為什麼會導致那人「右手臂幾乎被撕裂」,但我不明白也是好的,代禱者只需要宣告神的心意,我不需要了解他的婚姻發生什麼事,更不需要跟他或我們之間共同認識的人分享今晚這件難以描述的事。
(3) 我相信聖靈本來就渴望醫治、祝福每個人,但如果今天我對於「那人屢次抨擊我的聲音」早就感到受傷、委屈、糾結、埋怨、憤怒、苦毒,我還會自然而然的為他求醫治求祝福嗎?感謝主每一年都更新我的心質與體質,現在我並不覺得一個弄我的人不值得被神醫治祝福。
(4) 我知道為那人的婚姻求醫治求祝福並不會使那人改變喜好願意接納我的聲音,我可能不會因為暗中為他禱告而得到任何好處,甚至今後可能還要為更多會惡意中傷我、以詭詐手段盜竊我所擁有之物的人禱告,那麼,我還願意嗎?我自問自答:「是的,主啊!我願意。祢是護衛我的,我的一切都在祢裡面,求祢保守我一生一世擁有純正良善的心。」
我按下play繼續追劇,劇中有個人問他的手足:「你的人生在幹嘛?你到底要什麼?」真是個好問題,我的心中浮現出馬太福音6:10「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代禱  #金繼  #創傷  #善良  #天父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原來那股難受的感覺叫做被討債
  • 下一篇
  • 為什麼 當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