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之砲灰男配》 作者: 葉憶落

【文案】https://czbooks.net/n/cb940g
慕辰躺在床上,認真思考著,他思考著他穿越成了一個為了白蓮花退婚,為了白蓮花一擲千金,為了白蓮花與男主死磕,最終害死父親,死於非命的茶几,他該怎麼辦啊!
以下雷區不喜者請即刻點右上角X:
1. 主角攻
2. 生子文
3. 蘇蘇蘇
4. 金手指、作者絕對親媽!

第一章 超級學霸

“慕辰這次又是第一,看樣子,這次的國家獎學金又要讓慕辰這傢伙給拿走了。”圖書館內,一個學員,略有些嫉妒地道。

“我聽說,前幾天的全國數學競賽上,他獲得了一等獎。”

“這算什麼,之前的大學生交叉學科建模競賽中,他獲得了全球特等獎。”

“我聽說,他精通計算機,獲得了圖靈獎,這個獎項的含金量,那可是驚人的。”

“據說,他還申請了三項發明專利。”

“怎麼會有這麼天才的人呢。”

“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就是個書呆子而已,我看,給他一個雞蛋,他都不一定會剝殼,這種人,也就是會考試而已,到了社會上,他就知道厲害了。”

“那倒不至於,我聽說,慕辰這小子,會做飯,而且,手藝還不錯。”

“不會吧,他還會做飯,他難道沒有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習上了。”

“沒有啊!我聽慕辰的捨友說,這傢伙喜歡看小說,花了不少時間看小說。”

“花那麼多時間看小說,成績還這麼好,真是難以想像。”

“這麼會有這麼天才的人,這種人,就應該天打雷劈啊!”

“那是,那是,這種人留在世界上,會影響社會的和諧,就應該一個雷,把他給劈成渣渣。”

…………

慕辰躺在床上,默默地看著天花板,前一刻,他還在宿舍裡,聚精會神的看一本小說,後一刻,他已經被一道雷電,劈到了這裡。

腦中多出來的記憶,告訴慕辰,他穿越了。

正所謂,人在屋中坐,禍從天上來,慕辰死活不明白,自己得罪了哪路神仙,怎麼會一下被劈到了這裡。

“少爺,少爺,你醒了嗎?”一個小廝,走進來問道。

“齊四,出去,讓我靜一靜。”

“少爺,今天鬥獸場有一隻三眼狼王會出戰,你要去看看嗎?”

“出去。”慕辰冷冷地喝了一聲。

齊四打量了慕辰幾眼,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

“居然連齊四都被轟出來了,少爺平時,可是最看重他的。”

“看樣子,少爺這次,是被莊瑜少爺氣的狠了,居然連鬥獸場都不去了。”

“少爺,頭一次對一個人這麼用心,結果被這麼毫不留情的拒絕,實在太可憐了。”

“要我說,天涯何處無芳草,這個莊瑜少爺,好像很難搞的樣子,少爺,還是放棄比較好。”

“莊瑜不就是長的漂亮點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啊!”

…………

慕辰輕嘆了一口氣,將兩個下人的談話,一字不落的聽在了耳朵裡。

穿越過來之後,慕辰融合了原主的靈魂力,耳力一下子提升了好幾倍,以至於,將兩個小廝的話,聽了個一清二楚。

慕辰輕扶了一下額頭,有些悲傷的發現,他不只穿越了,還穿越到了他正在看的一本小說書裡。

這本小說,講述的是一個白蓮花小受崛起史,白蓮花小受,出身平凡,相貌出眾,天真善良,吸引了一個又一個男人為他赴湯蹈火。

這些被吸引的男人通常有兩種下場,條件優秀的,收為后宮,條件不夠優秀的,成為炮灰。

非常不幸,慕辰現在穿越的這個傢伙,是原書中一個不學無術,貪花好色,不死進取,只會仰仗祖上陰德,胡作非為的二世祖,這種人,不炮灰那簡直對不起觀​​眾啊!

第二章 被退貨

“少爺。”齊四低眉順眼地走了進來,喚了一聲。

慕辰瞇著眼,眼神不善地看了齊四一眼,不耐煩地道:“我不是讓你不要煩我嗎?”

慕辰低垂著頭,按照原書中的記載,慕辰生母早亡,父親慕遠風是個煉丹師,經常閉關煉丹,雖然疼愛慕辰,但是,慕遠風能照顧慕辰的時間很少。 每次惹了禍,慕遠風總會出來給原主收拾爛攤子。

齊四露出了一個尷尬地表情,小心翼翼地道:“少爺的話,我當然記得,只是莊瑜少爺來了。”

慕辰瞇著眼,打量著齊四,道:“他來了?他來幹什麼?”

慕辰瞇著眼,雖然齊四表現的恭恭敬敬的,但是慕辰卻知道,這人對自己並不像表面上的那樣,因為這人是慕辰的大伯慕遠航,埋在慕辰身邊的釘子。

根據記憶來看,慕辰小時候,還是很乖順的,煉丹的天賦也不錯,但是,從他懂事起,這傢伙就偷渡各種各樣的玩物給慕辰,慕辰畢竟年紀小,沒個定性,很快就逐漸沉迷在了吃喝玩樂之中,白白荒廢了大把的時間。

慕辰對慕遠風有些敬畏,慕遠航又願意為慕辰打掩護,因此,慕辰吃喝玩樂的生活,過的那是“如魚得水。”

慕遠風雖然發現慕辰有些玩物喪志,但是,管教了幾次,慕辰依舊如此,久而久之,也就只能聽之任之了。

齊四看了慕辰一眼,道:“莊瑜少爺,是來歸還碧水劍的,他說無功不受祿。”

“他人呢?”慕辰問道。

“已經走了。”齊四道。

“劍呢?”慕辰問道。

慕辰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按照書中的設定,莊瑜是個不食人間煙火、品行高潔的美男子,這樣的美男子,沒道理收慕辰一個二世祖的東西。

慕辰對此嗤之以鼻,要知道,莊瑜本身的天賦有限,能混的風生水起,就是有一群為他不顧一切的護花使者,這傢伙雖然沒收慕辰的碧水劍,但是其他人的東西,他可沒少收。

慕辰覺得莊瑜不收慕辰的禮物,第一,那是矯情,第二,那是看不上,慕辰買那把碧水劍花了五百元石,但是,實際上,這人是被人坑了,這把劍最多只值五十元石。

慕辰覺得要是直接拿五百元石給莊瑜,莊瑜或許更容易接受。

齊四心底一顫,看了慕辰一眼,道:“在我那裡。”

慕辰性格乖戾,送出去的東西,扔了也不會再要回來了,所以,齊四就自作主張的將那把劍藏了起來,想著莊瑜不收,慕辰怕丟臉不提了,他就能把劍昧下來了。

“在你那裡?你想幹什麼?私吞嗎?”慕辰眼眸不善地道。

齊四一下子跪了下來,道:“少爺,我怎麼敢,我是怕你看到那把劍心裡難受。”

慕辰輕嗤了一聲,道:“難受,我為什麼要難受,把劍拿過來。”

齊四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

慕辰深吸了一口氣,按照原文,慕辰會因為莊瑜退還他的劍,大發雷霆,和莊瑜的護花使者二世祖陳莫然死磕,兩人大打出手,慕辰和莊瑜都受了不輕的傷,父親因此還和陳家還因此發生了嫌隙。

第三章 決定退掉

一把珠光寶氣的劍被慕辰捧在了手裡,慕辰滿是激動地摩挲著劍上的寶石。

碧水劍上的寶石每一顆都品質極佳,要是這東西拿到地球,他就發了。

“少爺,這把劍,你打算怎麼處理啊!”齊四好奇地問道。

“怎麼處理,退掉啊!”慕辰理所當然地道。

齊四皺了皺眉頭,道:“退掉?”

慕辰點了點頭,道:“是啊!”

要知道為了這把劍,原主已經傾家蕩產了,慕辰可不想剛穿過來,就變成窮光蛋。

他保留有這把劍的單據,十五天之內拿去推掉,還能拿九成的元石,要是這把劍爛在手裡,那就糟糕了。

“那劍不是要給莊瑜莊少的嗎?”齊四不解地道。

慕辰點了點頭,道:“是啊!但是,他不是不收嗎?”

“少爺,你不要灰心,只要你誠心誠意的把劍送給莊瑜莊少,相信他一定會接受你的心意的。”齊四勸道。

慕辰暗暗翻了個白眼,心道:他幹嘛要死乞白賴的求著一個要間接害死他的人收下他的禮物啊! 他是錢多燒的慌嗎? 更何況,莊瑜這傢伙,又不是他的菜。

慕辰不以為然地道:“天涯何處無芳草,莊瑜不就長的漂亮點嘛,但也就那樣而已,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花在他身上,我都可以多泡幾個了。”

慕辰撇了撇嘴,心道:按照記憶,慕辰在認識莊瑜之前,也是個喜歡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只是,認識莊瑜之後,就變的清心寡欲了。

齊四看著慕辰,臉色不禁有些古怪。

“可是,少爺,你之前不是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你就認定莊瑜少爺了嗎?”齊四問道。

慕辰冷冷看著齊四,齊四被慕辰看的毛毛的,“少爺,怎麼了嗎?”

“沒怎麼,只是,你不覺得你話很多嗎?我要怎麼做,需要向你一個下人解釋嗎?你是個什麼東西,管起我來了。”慕辰冷嗤了一聲道。

齊四滿是尷尬地道:“對不起,少爺,是我越矩了。”

齊四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仇恨,慕辰沒有漏過這一幕,按照記憶,原主對齊四也算大方,一應資源也沒有少了這傢伙的,只是這人,吃裡爬外也就算了,還把原主當成白痴,真是該死。

慕辰冷冷地看了齊四一眼,道:“出去吧,我這裡不用你伺候。”

齊四的臉色變了變,退了出去。

慕辰看著齊四的背影,眼眸中閃過幾分煞氣,知道對方不懷好意,慕辰恨不得將這人趕緊解決掉。

不過,他初來乍到,這麼急著打發心腹,難免讓人看出端倪,慕辰決定暫時忍一忍。

“齊四,又被少爺請出來了啊!”趙二看著齊四,臉上出現了幾分幸災樂禍。

齊四咬了咬牙,他雖然是慕遠航的人,但是明里效忠的對象卻是慕辰,如今,慕辰對他的態度這麼冷淡,其餘的下人對他也多了幾分輕視。

“少爺,心情不好。”齊四道。

趙二冷冷地笑了笑,道:“少爺,找人把任三請回來了。”

齊四的臉色變了變,任三是慕辰的母親留給慕辰的人,之前一直照顧慕辰,為人木訥呆板,很是不討慕辰的喜歡,之前已經被慕辰貶出去了,這會又叫回來,看來慕辰是真的變了。

“齊四,你到底做了什麼啊!”趙二看著齊四道。

齊四尷尬地道:“我什麼都沒做啊!”

這段時間,他還是陪著慕辰聲色犬馬,縱情聲色,慕辰對他應該是很滿意的,唯一不滿意的,可能就是沒追上莊瑜吧。

齊四抿了抿唇,他要是失去了慕辰的信任,那麼對慕遠航來說,也就失去價值了。

第四章 退劍

“少爺。”任三走進門,恭敬地道。

“你來了,既然來了,跟我出去走一趟吧。”慕辰瞟了任三一眼,淡淡地道。

“是,少爺。”任三乾脆利落地應道。

慕辰打量了任三幾眼,任三長的其貌不揚,為人有些木訥,不過,總算足夠聽話,實力也還算不錯。

齊四看上慕辰和任三出來,立刻迎了上去,慕辰看到齊四,眼眸中閃過一絲厭惡。

“少爺,你去哪?”齊四追上來道。

“怎麼,我去哪裡,還得向你報告嗎?”慕辰不耐煩地道。

齊四的臉色變了變,道:“我只是擔心少爺你的安全。”

慕辰看著齊四,道:“擔心我的安全,我真要遇到危險,你又能幫的了什麼?”

按照原主的記憶,以前原主和別人打架,齊四總是虛晃幾招,就躲到一邊去看熱鬧,也虧的原主腦神經夠粗大,才一直沒有發現。

任三淡淡地瞟了齊四一眼,跟著慕辰走了出去。

幾個僕從看到這一幕,看著齊四的目光,或嘲諷,或憐憫,或幸災樂禍。

任三看著慕辰,道:“少爺,我們這是去哪?”

“去胡家兵器鋪,把這把劍給退掉。”慕辰道。

任三看著慕辰,不禁有些意外,“退掉?這不太像少爺您的風格啊!”

慕辰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都是窮的嗎?”人窮志短啊!

“慕少爺,您來了,不知道,您需要些什麼?”胡氏兵器舖的掌櫃看到慕辰,立刻迎了上來。

慕辰將碧水劍取了出來,遞給掌櫃,道:“我是來退貨的。”

掌櫃的臉色變了變,道:“怎麼了,慕少爺,你對這劍不滿意嗎?”

慕辰笑了笑,道:“送不出去,所以,退掉算了。”

“慕少爺,你可要想清楚了,這把劍的品質,那可是百里挑一的,這劍退了,還得扣一成的元石,下回想買,就不止上回那個價了。”掌櫃對著慕辰提醒道。

慕辰笑了笑,道:“還是退掉吧,我之前覺得這劍不錯,現在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不太順眼了。”

掌櫃的尷尬地笑了笑,道:“那好吧。”

“咦,這不是慕辰慕少嗎?”陳莫然搖著扇子走了過來,身邊還跟著莊瑜。

慕辰忍不住瞇起了眼,按照原文,慕辰會因為莊瑜退還他的劍,大發雷霆,和莊瑜的護花使者二世祖陳莫然死磕,沒想到,他沒有主動去找這兩個人,還是與這兩個人遇上了。

“是陳少啊!”慕辰淡淡地道。

莊瑜看到慕辰,眼眸中閃過一絲淡淡地厭惡,身子往陳莫然身後躲了躲。

慕辰看到莊瑜眼眸中閃過的神色,心中暗暗泛起了一絲冷笑。

莊瑜這傢伙,一方面,享受著慕辰對他的付出,一方面,又厭惡慕辰著這樣一無是處的二世祖,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莊瑜看到慕辰的眼眸從他身上移開,心中湧起了一股異樣的感受。

“慕少,你來這是乾什麼?又要買劍,不對啊!我聽說你最近手頭挺緊的,你還買的起劍嗎?”陳莫然有些鄙夷地道。

“不是的,慕少是來退劍的。”掌櫃道。

陳莫然吃吃笑了起來,“不會吧,慕少,你都窮到這個地步了,要砸鍋賣鐵了。”

“是啊!我已經窮到這個地步了,陳少,你是不是想要接濟接濟我啊!”慕辰淡淡地道。

第五章 狹路相逢

陳莫然看著櫃檯上的劍,眼眸一下子縮了起來。

“慕辰,你要退掉的是這把劍。”陳莫然指著櫃檯上的劍,氣急敗壞地瞪著慕辰問道。

慕辰點了點頭,理所當然地道:“是啊!”

“你怎麼能這麼做?”陳莫然用一臉你簡直罪大惡極的眼神,看著慕辰。

慕辰撇了撇嘴,暗暗心道:我退掉自己的東西,和你有關係嘛? 做什麼這副表情啊!

“我自己的東西,退掉怎麼了?”慕辰淡淡地道。

“這是你送給莊瑜的。”陳莫然惡狠狠地道。

慕辰點了點頭,道:“莊瑜不是不要嘛,莊瑜不要,我退掉,這不是很正常嗎?”

陳莫然死死地瞪著慕辰,道:“你簡直太過分了。”

慕辰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他實在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過分了。

莊瑜扯了扯陳莫然的衣袖,道:“好了,莫然,你別這樣,這劍是慕辰的東西,他要怎麼處理,都是他的自由。”

慕辰淡淡地打量著莊瑜,莊瑜皮膚雪白,一雙眼睛顧盼生輝,整個人看起來清麗逼人……很可惜,不是慕辰的菜。

慕辰前世也喜歡男人,但是,他喜歡高大帥氣長相英武的男人,莊瑜這樣的是他最討厭的,因為他喜歡的,通常喜歡莊瑜這一型。

陳莫然不忿地看著慕辰,道:“慕辰,識相的你就打消了退貨的念頭,這禮物是你送給莊瑜的,你怎麼能說退貨,就退貨。”

慕辰抱著雙臂,打量著陳莫然,眼眸中閃過一分煞氣,這劍是他的,和陳莫然這傢伙沒有一毛的關係,這傢伙的腦迴路是怎麼長的,非得跑出來多管閒事,他究竟是做了多麼過分的事啊! 才讓陳莫然這傢伙,這麼苦大仇深的看著他。

“掌櫃,四百五十塊元石。”慕辰冷冷地看著店主道。

店主看了看陳莫然,又看了看慕辰,有些猶豫地道:“慕辰少爺,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慕辰點了點頭,道:“想清楚了。”

店主在心裡嘆了口氣,有些不捨地取出了四百五十塊元石交給了慕辰,慕辰迫不及待的將元石收進了空間戒指裡。

莊瑜站在陳莫然身後,看著這一幕,眼神有些複雜。

慕辰的眼眸淡淡掃過莊瑜,莊瑜的眼眸中盛著滿滿的不解和哀怨,那眼神看的慕辰心底發毛。

“慕辰,我要和你決鬥。”陳莫然咬牙切齒地看著慕辰道。

慕辰的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原文,慕辰因為莊瑜退還他的劍,大發雷霆,和陳莫然死磕,如今他不主動上門找茬,陳莫然這傢伙卻主動找上來了。

“沒空。”慕辰不假思索地道。

原文,陳莫然和原主打的兩敗俱傷,他剛剛穿越過來,身體的協調性還不是很好,和陳莫然打起來,必敗無疑,他可不想剛剛穿過來,就弄一身的傷。

陳莫然嗤笑了一聲,道:“你個膽小鬼,懦夫。”

莊瑜扯了扯陳莫然的袖子,道:“莫然,你別說了。”

慕辰涼涼的掃了陳莫然一眼,就想離開。

“慕少。”莊瑜開口叫住了要離開的慕辰。

慕辰轉過身,看著莊瑜,道:“有事嗎?”

莊瑜看著慕辰,眼眸中閃過了幾分歉意,“對不起,慕少,但是,有些事,真的是不能強求的。”

慕辰笑了笑,道:“我知道了。”

慕辰帶著任三離開了,任三看著慕辰,眼眸中閃過了幾分深思。

陳莫然看著慕辰的背影,心頭滿是不屑,陳莫然暗暗心道:幾天不見,慕辰這傢伙卻是越來越孬了。

#主攻  #生子文  #穿越 
分類:藝文

耽美、穿越題材小說/影視,關注劍俠情緣3、古劍奇譚網路版、古劍奇譚系列、仙劍奇俠傳系列相關資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