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15

分享

色鉛筆,鳳梨精靈

跟風布恣妹妹的鳳梨彩色畫。
但是那兩個小鬼是我臨時加上去的,因為怕無聊吧,沒人來喝鳳梨汁有點可惜...XD
其實,我不太重視吃這件事,並不是怕胖喔(現在是會啦),吃對我來說,重要嗎??看跟誰在一起吧,小時候生長在家管嚴的家庭,為了全家一起吃那一桌菜,氣氛弄得很僵,所以什麼懷念媽媽的味道,或者親自下廚對我來說,我都不在乎。只想趕快吃吃走人。
在這裡半年了,看到別人的美食分享文,好像很好吃,然而我卻始終存留著吃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的那種陰影。等到出社會開始工作,就更不想在家吃飯,因為家務分擔從小就不公平,沒吃飯的人要幫吃飯的人洗碗,不是很奇怪嗎??除非是假日,否則我三餐都選在外面解決。
也許有人會說,衣食無缺不是很好嗎??衣食無缺也有衣食無缺的煩惱吧??又或者以前的長輩不懂懷柔教育,只知道在經濟上滿足小孩,用餐時間小孩只能乖乖吃飯,要聽家長聊大人的話題,然後吃完還要乖乖跟大人請示離桌,簡直跟軍隊一樣。
這些說說看起來真的像牢騷文一般,當我們在感嘆現代家庭成員的疏離感時,往往也忘記了從前社會的親密感,是在威嚴下的家庭教育硬擠出來的..
然後導致了這代的父母對孩子的寵溺,還有不想再嚴管子孫的長輩。
又或許,我畫的這些童趣,是在尋找我失去的那段快樂童年。
分類:日記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神隊友之外,我的男隊友
  • 下一篇
  • 吹~我們吹呀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