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短篇│制約

查覺 霓虹燈 繪畫 創作 熱情
是想脫離控制,還是本身想被控制?


  偌大繁華的街景,路面上不住閃爍的霓虹燈,交相輝映著。
  補習班騎樓外數位課程的立旗不斷飄盪,一個人影佇立在斑馬線前等待。
  「你⋯⋯等等!可以請你教我畫圖嗎?」他快步跑出騎樓外,喘氣著追趕上那個人影。
  「下次再說吧。」對方只是擺了擺手。

  那一年,Xun十六歲。

  在他這段人生當中第一次接觸到的這個人,時間同樣短暫,卻又令人印象深刻。
  他叫Ying,是Xun年少時期教導繪圖的師傅。
  在報數位課程的高階班前,Xun無意間去聽了Ying的說明會,便被他所敘述的內容深深吸引。
  那舌燦蓮花、妙語如珠的說詞,提及創作時滔滔不絕,可謂生動不已。
  說明會結束後,不少學生聚集在他身邊爭相地詢問問題。
  數十分鐘後大夥散去,Ying下樓離去前,和Xun聊了許久,多半都是相關動漫類型的話題。
  興許相談甚歡,而後Xun覺得Ying有相當的理想抱負及創作技巧,因此便詢問能否請Ying指導自己繪畫基礎。
  一週後,Ying主動聯繫上Xun,兩人約在補習班見了面,他站在電腦前,手指挪動滑鼠滾輪,翻看Xun的作品,說道:「我看過你的圖了,要不要試試看臨摹?或許對你會有幫助。」
  Xun不解地問:「臨摹?」
  「嗯,臨摹。」Ying點開一個資料夾,翻出案例照,「比如像這樣的,開一張空白畫布,對著照片仿畫。」
  「這是練習嗎?」
  「沒錯,這是練習,重點在觀察細節。」Ying說,「這是讓你練圖用的,想想看你今天要練的是什麼樣的,光影、骨架、立體度、透視?」
  Xun望著螢幕思忖著,並未答話。
  Ying瞥了他一眼,「試試?」
  「好啊。」
  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平均一週七張以上的臨摹照片,額外加上兩張自創圖,Ying不由得驚嘆他的衝勁和效率。
  與此同時,原先指導Xun的另外一名老師Six,在有一次因緣際會之下,將Ying介紹給Xun認識。
  那會兒,兩人正在一樓,Ying從二樓走了下來。
  Xun抬眼見到Ying,不由得一愣,說:「這位我認識啊。」
  「哦原來你們早就認識了嗎?」Six訝然道,「你有關畫圖的問題,也可以向他請教。」
  Ying望著Xun,神情顯得有些若有所思。

✴   ✵   ✴

  練圖過了近半年,這段期間倒是發生不少事,Ying將自己另外帶的一名徒弟介紹給Xun認識,讓兩人相互討論切磋。
  那名徒弟比Xun晚入門,因此算是Xun的師妹。
  她比Xun更內向,除了線上打字外,多數時候的言語溝通都是有些困難的。
  某日課程途中,Ying將Xun喚來,說:「你的畫工已經進步很多,未來有想做些什麼嗎?」
  「這是什麼意思?」Xun不解。
  「你練圖的意義。」Ying不動聲色地道,「我看你很有衝勁,代表你是有目標或夢想的吧,你的目標是什麼?」
  Xun思忖著,「應該是,成為繪師?我想接商業小說封面插畫那類的,但我有一個時間限制。」
  Ying好奇道:「什麼限制?」
  Xun眼神堅定,「我想在十八歲前出道。」

  Ying似乎有些意外,「為什麼?」
  Xun認真道:「十八歲就成年了,我覺得十七歲出道,聽起來比較厲害。」
  Ying有些哭笑不得,「隨便你。我在意的點是,這樣你練習的時間剩不到一年啊,要很拚很拚才行。」
  「沒關係,怎樣練法我都能接受,只要能在成年前出道就好。」Xun說。
  Ying點點頭,滿意道:「你的目標很明確,那朝這方向下去進行,之後練習方向我會幫你做調整,你得禁受得住。」
  Xun當時非常仰賴Ying,孰料,他後來發現,Ying很多時候收了他的圖後,skype再也不讀,甚至後期很多時候是不予回應任何問題的。
  由於Ying本身有接遊戲封面插畫,忙碌之餘,他沒有多餘的空檔去理會Xun。
  Xun後來轉而求助Six。
  有別於Ying的強勢蠻橫,Six的氣質溫文有禮,從他在課堂中敘述畫理的耐心看來,可看出他不僅文質彬彬,並且對待創作這一塊相當殫精竭慮、篤實好學。
  Xun在Six及Ying的交錯指導下,Six曾糾正過他,「我跟你說過腋下這一塊的骨架,你老畫錯,如果沒有這一段支撐,人體會不夠飽滿厚實。畫不要快,不要急著產圖,這樣只會顯得思慮不周。」
  相較於Ying,Xun更喜歡Six的言傳身教。
  在後期,Xun深刻的發現,Six的畫技明顯略勝Ying一籌。
  彷彿查覺到了Xun的心思,Ying的態度相當兇狠,甚至帶有微些獨佔欲,「你如果一直找Six問問題,那乾脆拜他為師好了,以後有任何問題都別來問我。我告訴你,我的時間是很寶貴的,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帶人。」

  言下之意便是Xun應當感謝他,並且所有的問題只能詢問他一人。
  Xun當時覺得有些憋屈,他先前一直問Ying,可Ying只忙碌於自己的工作,根本沒空理會自己。
  但他敢怒不敢言,後來私底下和Six說了這件事後,Six語氣淡淡,「不問就不問唄,耍什麼脾氣,未免太過幼稚。」
  Xun頓了頓,「老師,你不收學生的嗎?」
  Six平靜道:「只要有心,誰來問我,我都來者不拒。收不收徒,並沒太大意義。」
  「Ying想擴展他的事業。」Xun忽然道。
  Six垂下眼簾,彷彿早已知曉此事,「他有告訴過我,還詢問過我是否願意與他一起。」
  「那老師你的回答呢?」
  「他有那個雄心壯志,他想玩,他自己玩,我可不想。」Six狡黠一笑,「道不同不相為謀。」
  Xun蹙眉問道:「聽這語氣,老師莫非不喜歡他?」
  Six眼神中帶有不安和煩躁的交雜,表情變幻不定,「你跟他多相處些時日,以後就知道了。」
 

✴   ✵   ✴
  「這邊,這色塊你可以再加重。」Ying一邊解釋,一邊在屏幕上打了幾個記號,要Xun做修正。
  起初,Xun覺得Ying很厲害,總是說的頭頭是道,久了以後他才發現這傢伙充其量不過就只是出一張嘴。
  上課時,原先自己一張原創圖裡頭角色的五官,Ying嫌他比例有問題,隨後替他修改,但那當下,Xun只希望不是錯覺,因為他看越久,就發現Ying越改越奇怪。
  很想阻止他,叫他別再改了,只是看在他是自己的師傅,Xun還是按捺住那股衝動。
  畢竟Ying要教的學生不少,但花在自己身上的時間最多,所以⋯⋯還是尊重他。Xun自我安慰道。


  然而,某日傍晚,Xun在交稿前,詢問了Ying不少問題,但Ying一如往常地不讀不回。
  他給予Xun施加不少壓力,甚至為此情緒勒索他,說倘若未在時間內完成,以後再也不用問他問題了。
  Xun急了,再次求助於Six。
  這期間,他已經畫到了場景透視,即將面臨最難過的關卡。
  Six一如既往地、不疾不徐地出手幫忙。
  Xun在畫完前,顯得有些垂頭喪氣,便和Six相約出去一同用餐。
  傍晚飯後,Six陪Xun在景色宜人的公園步道,走了相當漫長的一段路。
  秋高氣爽的好天氣,奼紫嫣紅的花朵百花齊放,滿園春色,令人流連忘返。
  Six告訴Xun,夢想隨時都可以放棄,但倘若變成了目標,並且實現它,會非常有成就感。
  Xun問他道:「我該怎麼辦呢?總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
  「你很努力了,我都看在眼裡。」Six神情始終淡淡,「你會這麼排斥他的要求,也是因為他的行為讓你反感吧。對此,我也要付點責任,我向你道歉。」
  「為什麼?」Xun眼神黯了黯,問道。
  「當初我應該要阻止你的吧。」Six有些欲言又止地道,「現在你也不會跟他搞到這麼複雜。」
  「這不關老師的事啊。」Xun有些不知所措的說。
  Six沉默半晌,「我知道Ying的難處,他有他趕稿的壓力,在一個極端壓力的情況下要拉另外一個人一把,是很難受的,你別為難他了。」
  兩人在一處大石塊上坐了下來,Xun不發一語,只是沉默。
  Six瞄了他一眼,平靜說道:「不要哭啊,男孩子,要有點肩膀。」
  Xun支著頷,撇了撇嘴,「我沒有好吧。」
  Six似笑非笑,安撫道:「你記得嗎?我上次問過你,如果我給學生上課的時候,能不能拿你的作品出來展示?你不曉得,每當我給底下的人示範的時候,都引以為傲。好歹你也是我帶出來的學生。」
  「真的?」Xun有些不敢置信。
  「嗯。」Six移開視線,眺望遠方漆黑一片的林木,「我們身為創作的人,切務記得,創作不能有雜念。你要自信點,不要始終籠罩在Ying的陰影下。」他泰然自若地道,「總之,你有問題,還是隨時歡迎問我。」
 
✴   ✵   ✴

  Ying後來將Xun及師妹約來自己的租屋住處,說明自己想要開創FB社團帶大家臨摹練圖的事情。
  「先前我有跟你們說過我的理想和目標,就是希望可以設立一個專門有在教人電繪的學校,打算將商業繪圖這類行業的發展,延續下去,讓更多的學生學到各種不同的畫圖方式,以後出社會,也可以比較懂業界的趨勢。」
  Xun原先貼著冰冷的牆面,此時緩緩坐直身軀,義正嚴詞地道:「你是想靠著自己最近所看的那些理念去實現自己的願望嗎?改變一向傳統嚴格的作法,打破現在補習班的制度,給大家正向的觀念,都可以給自己期許,增加信心,認為自己辦的到就辦的到。」
   「Xun,果然還是你理解我的想法。」
  至於師妹,她覺得Ying什麼都好,加上對他有好感,因此沒有多餘的想法,很多事情幾乎是認同他的。
  Xun早已受不了他的專制蠻橫,當著師妹的面硬槓上Ying。

  「我理解你,但你真的理解我嗎?」Xun斜睨了他一眼,神情有些怨懟。

  Ying不悅地道:「你說什麼?」
  「先且不論你的指導好或不好,但多數時候我的感受是很差的。你敢說你沒有在我問你問題的時候,一字一句都不回嗎?你自己問師妹。」Xun將時間點,甚至該張作品名字,Ying當時並未理睬他當下所繪製的那個遊戲插畫名稱,全都鉅細靡遺地描述出來。
  Ying被Xun接二連三地咄咄逼人炸得啞口無言,最後只能硬著頭皮向Xun道歉,說那的確是自己的錯。
  但Xun早已不想繼續跟著他了。
  這人太過專制霸道,掌控慾極強,甚至有些偏執到不正常的地步,他只想趕緊脫離而已。
  Xun正思忖著要如何解釋欲離開的想法,Ying便開口道:「最近這陣子,我打的日記,你們有看嗎?」
  「有。」師妹立即回答。
  Xun無語地望著她,心中有種說不出的蒼涼。
  「Xun呢?你有想要幫我嗎?」Ying急切地追問,「就我上次跟你們說的那幾個,包括這次的重點,就是我想做的這些事情,繪畫上的,到時可能也會麻煩你們幫我一些忙?就看在我有教你們的份上吧?應該不過分不是嗎?」
  Xun毫無畏懼地迎上了Ying的視線。

  「我不要。」
 
✴   ✵   ✴

  數日後,Ying在發表說明會時,展示了Xun以及其師妹的作品,並且未經過他人同意公開了他倆的家庭狀況加以渲染,敘述說儘管再多麼貧困清寒,甚至諸多狀況,在課堂上向學生們炫耀,好博得更多的崇拜和憐憫。
  當Ying從學生那裡得知Six在上課時已經向其他學生展示過Xun的作品,當下不禁暴躁不已。
  Ying將Six的功勞全部奪走不說,並且在老闆面前造謠,不僅捅了他一刀,還胡亂謠傳他及Xun的關係。
  Ying及Six兩人原先便各持己見,互不相讓。
  諸多恩怨一觸即發,終至反目成仇。
  Six嗓音帶著沉沉的慍怒,「誰讓你這麼去說的?你講那些是什麼鬼,我得罪你了?」
  「你就是得罪我了。」Ying瞇起眼睛,神情中隱約帶著令人膽顫心驚的瘋狂,「他是我教的!你憑什麼拿他的作品去和學員介紹?」他陰惻惻地開口道,「誰允許你這麼做?」
  「無論他是誰教的,重點是他並不是你的物品。」Six彷彿永遠是這麼的泰然自若,「他有自主權,那是他自己畫的,他有權給誰便給誰,況且我早已徵詢過他的同意。」
  Ying強硬道:「他同意了,那有經過我的同意嗎?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Six看也不看他一眼,「那你自己詢問他本人吧。」
  Ying眼神有些森冷地對Xun說:「你以後,有任何問題,休想問我!」
  猝不及防地強行控制慾,一如往常威脅的口吻,Xun宛若頭頂被澆了一盆冷水,如大夢初醒。
  他可算是明白了,自己和師妹不過是他想端上檯面炫耀的物品而已,Ying只是個功利主義者。

  無論是先前,他去過Ying的租屋處幾次,經歷了開會、指導、練圖。
  Ying循循善誘地打算讓Xun信任自己,並且給予不少關於創作的建議。甚至是後來在課堂上,Ying在叫他時,Xun為了報復他,始終充耳不聞,當著無數學生的面不給Ying面子,還一直和他唱反調,在他家上演心悸的戲碼,抬著襯衫袖子假裝抹淚。

  那些過程,最後皆塵封在過往的記憶裡。

 
✴   ✵   ✴

  兩週後,Xun將原本與Ying合作可以送審商業稿的遊戲圖版權要回,在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後,他退出了社團,並且在最後一刻打了電話,和Ying解除了師徒關係。
  Ying似乎有些厭煩,彷彿懶得再管Xun如何和他硬槓。
  「行吧,要走便走,我不留你。只是你自己要搞清楚立場,你在後期,很多時候,對我實在太沒禮貌了,反正你自己想清楚,我以後也不會再管你。」

  Xun反唇相譏道:「我也不想被你管好嗎,不然我幹嘛離開?」

  「老實告訴你,我能花不到一年的時間讓你出道,其他人,我一樣可以。」Ying的語氣依舊無比狂妄。

  「你在開我玩笑?你以為每個人基礎都跟我一樣?」
  
  Xun直接掛了電話。
  他打給Six,Six在聽聞Xun已經和Ying解除師徒關係後,說道:「你管他的,跟他斷絕剛剛好而已,我方才也將他封鎖拉黑了。」
  「你也是?」Xun有些意外。
  「嗯,遲早的。」Six漫不經心地道,「應該是你跟他通電話前吧,我才跟他講完電話而已。不想和他在那邊拉扯半天,有完沒完。他不只黑我,他還黑了其他同事。我看除非他是不想在創作圈裡混了,被逐出團隊後,那也只是他應得的報應。」
  Xun瞠目咋舌道:「原來他評價已經這麼糟糕了嗎?」
  「你不曉得?」Six皺眉,「你是之前被他灌了太多迷湯還是怎樣,我們一堆人都被他背刺,Cheng沒告訴你嗎?」
  (註:Cheng是指導Xun的另外一名講師)
  Xun喃喃道:「因為他在學員及家長那裡的評價普遍清一色都很好,我不曉得背後會是這樣。」
  Six輕嘆,「他只不過是出一張嘴,用話術騙人的高手,很多人容易陷入他的謊言圈套,中了他的迷思,誤入歧途。他說的話可以把學生唬得一愣一愣的。」
  「我當時也是這樣中了他的圈套的,他在說明會上真的把創作講得好吸引人。」Xun回想起第一次看到款步走向講台,在講桌前的Ying,將繪畫願景敘述得頭頭是道。
  「至於他畫技如何,我不予置評。」Six嗓音沉沉,「但他很久沒練圖了,這是事實。」
  「這樣說來,和他結束了這段關係後,我不曉得這麼做究竟對不對。」Xun有些忐忑,語氣中帶著些許茫然。
  「沒有什麼對與錯,每個人身處的角度本就不同,你有你的立場,既然做了就不要後悔了。」Six平淡道,「又不是離開他就不吃飯不呼吸了。」
  Xun乾笑道:「那以後我創作有問題,還是可以繼續問老師吧?」
  「我說過,只要有心來詢問,我一律來者不拒。」Six溫溫的語調裡帶著撫慰人心的勇氣,「無論你以後是專職繪師,或是業餘繪師,只要初衷不變,堅持不懈的是你的熱情,持續精進,該是你的都會是你的。」


───制約【完】



【後記】
  這是一個塵封了十一年的記憶,猶記得當年還有將這段過程給打出來,只是時隔太久,那篇文章的檔案已經找不到了。索性又回顧一次,未曾料到如今回想起來,依舊歷歷在目。
  這件往事在十一年後,有些事情再度浮上檯面,業力引爆,挑起紛爭的事端,至於詳細情形,這裡就不多加以贅述了。
  當時年紀還小,很多實事求是的經驗法則判斷全無,只餘初衷便一股腦子地栽了進去。
  儘管到後來是這麼結束的,但從踏入創作圈,看到啟蒙繪師漂亮的CG圖,充滿熱情的衝勁去學電繪,到後來認識這個人,撇開這個人的為人不談,至少他的影響力是好的。
  只是好像在每個時期,無論跟誰關係特別好,還是會被有心人傳是『你是不是喜歡那個誰誰誰』、『你對他是不是有好感?』諸如此類的蠢問題,只能說想造謠生事的人實在太多~
  會挑起這段往事來說的原因,是因為身邊出現了諸如此類的情況,所謂專制、蠻橫、精神控制、情緒勒索等等,現下這種情況,幾乎在我們身邊周遭可謂層出不窮地持續上演。
  諸多時候身不由己的各取所需,只不過看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造就而成。
  往常的言行不一導致最終的結果,並未是殊途同歸,而是就此分道揚鑣。
  相識相知是緣分,心靈相通便是後續的相處,靈魂上的共鳴程度相當於對彼此用心觀察了解的結果,能獲得相互體諒及包容,於精神層面的理性上都是難能可貴的。談及好感與否,什麼樣的因,造就什麼樣的果,倘若沒有好感,豈會得來今日呢。
#查覺  #霓虹燈  #繪畫  #創作  #熱情 
分類:日記

人生吧,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一說。學會苦中作樂,經受得住波折。方向是逐漸出現的。https://www.facebook.com/Xuanchangxun/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闢謠-3  [END]
  • 下一篇
  • 短篇│孤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